鱼眼观察 | 湖南教师含冤被埋操场16年,别让“背后的人”跑了

上世纪八十年,有部外国电影曾经很火。

这部名为《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的电影,讲述的是一位正直的警察局长,和从事建筑业的黑手党头目及其保护伞之间的殊死较量。电影中一个情节至今让人记忆犹新:警察局长说服了黑手党头目的情人塞蕾娜出庭作证,指控该头目,但塞蕾娜却在洗澡时被黑手党杀害,她的尸体被浇铸进施工的建筑里。

本以为,只是虚构的一个电影情节。哪知道,今天,几乎相同的一幕,居然真的上演了。

16年前,湖南新晃一中教师邓世平,在该校负责后勤。2003年,该校新修了一个操场,工程负责人系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负责工程质量监督的邓世平,认为操场偷工减料,质量有问题,先是拒绝签字然后又向县里举报。可没过多久,邓世平突然失踪。校长对外称,邓世平携款外逃。

16年后,也就是今年6月19日,在新晃一中操场下面,警方挖出了邓世平的遗骸。校长外甥杜少平被抓获,承认邓世平是其所杀害。这起骇人听闻的冤案,终于大白于天下。

一位正直的教师,因为自己的良心举报,被埋操场16年。这样的惨剧令人悲愤,更人让人不寒而栗。人们的恐惧,不仅是因为世间如此黑暗,人心如此险恶,更是因为,作为一个举报人,生命安全居然毫无保障。举报的高风险之下,举报信随时可能成为绝笔信,我们每个人,都随时可能成为下一个邓世平。

邓世平虽然是被校长及其外甥所害,把邓世平推入死地的,却另有其人。邓世平家人就提到一个细节,邓世平向县里举报操场工程的质量和腐败问题,可举报信寄出之后,等来的不是调查,而是有人把举报信内容偷偷告诉校长。这让早就对邓世平不满的校长及其外甥,终于动了杀心。天真的邓世平此时却毫无察觉,还在做着自己伸张正义的美梦,最终不幸中了恶人的算计。

如今,校长黄炳松及其外甥已成为阶下囚。但是,那位泄露举报信的官员呢?他又在哪里?这个害死邓世平的官员,当时就是县里的领导,如果仕途顺利的话,现在恐怕已经是很大的官了吧。如果这个手上沾满了邓世平鲜血的官员,依然地位显赫,春风得意,含冤而死的邓世平,又怎能瞑目,正义又怎能得到伸张?

邓世平的被害,让人再次领教了基层黑恶势力的可怕,但比之更可怕的,是他们的“背后的人”。那位泄露举报信的官员,就是这样一个“背后的人”,没有他的存在,一个小小的校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一手遮天。

要揪出来的,何止是泄露邓世平举报的官员。邓世平家人还提到一个细节,邓世平失踪之后,家人报案却受到重重阻挠。他们向县政法委求助,政法委书记却对他们说:“邓世平失踪是离家出走,家属要负主要责任。”还说,对邓世平失踪的问题,政法委早就下去调查过。

然而,邓世平举报腐败后就马上失踪,校长压下不报案,校长外甥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称,“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这些都是明显的线索,县政法委如果真的调查了,怎么不可能发现疑点。所谓的调查,到是有着怎样的猫腻?

邓世平家人透露,校长黄炳松在当地的势力非常之大,他的爱人当时担任县政协办公室主任,堂兄弟是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爱人的弟弟任职于怀化市经委。也正因此,家属十几年来,反复上告,没人敢帮他们。县检察院有检察官曾经私下和邓世平的家属说,“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的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政府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关系非常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

显然,新晃县的一些官员,其实心里都很清楚邓世平的冤屈,都知道黄炳松及其外甥有重大作案嫌疑。但面对黄炳松及其背后的庞大关系网,他们也很无奈,他们如果胆敢坚持自己的良知,弄不好,邓世平的命运,也会落在他们自己头上。

黄炳松“背后的人”,到底有多少?一个明显不过的冤案,十多年来一直没人管,竟成了悬案。邓世平十多年一直难以沉冤得雪,家人一直求告无门。到底是怎样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着这一切?这是怎样一股盘根错节的力量?他们还有多少肮脏的秘密?

作恶的校长黄炳松及其外甥如今被抓,人心大快。然而,即便将他们处以极刑,又如何?教师含冤被埋操场,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背后的人”,是背后吃人的食物链。如果不把这吃人食物链连根铲除,邓世平将不会是最后一个牺牲品,举报者将难以避免生命的代价,每一个有良知的普通人,都随时会坠入地方权贵埋下的陷阱,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无声无息消失。

湖南教师含冤被埋操场16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背后的人”跑了,不能让他们心安理得,继续享受着高官厚禄,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揪出来,让他们承担作恶的代价。一个也不放过,一个也不宽恕。

2019年6月22日, 5:26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