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 |大批海外华人“翻墙回国” 他们是“集体无意识”?


海外华人常常在使用中国手机APP时遇到版权问题,但近年来,近千万台海外设备已通过VPN服务“翻墙回国”。 (Supplied)

许多人都知道中国网民可以“”查阅在中国遭到审查的资讯,但人们也许并不了解,数量庞大的海外华人正使用一种“翻墙回国”的APP查看仅中国境内网民看得到的内容。

仅一款提供此服务的APP公司就表示,已有近千万台海外设备使用其服务。

今年24岁的Linda Yang是一名在墨尔本大学攻读硕士的在读生,她在澳大利亚的生活遇到过一件麻烦事——离开中国,手机里许多音乐APP的歌曲都变成了无法播放的灰色链接。

在同学的介绍下,Linda获悉有一款手机APP能让她在澳大利亚“翻墙回国”,这是一款叫穿梭(Transocks)的VPN(虚拟专用网络)服务,专门帮海外华人解决浏览中国网站时遇到的访问限制问题。

“刚开始说实话觉得很神奇,因为之前只听说过从国内翻到‘墙’外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服务是专门给翻回去的,”Linda告诉ABC中文。

穿梭称其产品已累计帮助近千万台设备“翻墙回国”,而Linda Yang是穿梭庞大的用户群中的一员。 (Supplied: Linda Yang)

五年来,Linda使用这款APP畅听中国数字音乐平台上的歌曲,她表示这款APP既免费又稳定,在留学生的圈子里很普及。

据ABC中文了解,穿梭(Transocks)是同类APP中最热门的服务商之一。它于2017年3月中旬发布,主要用户群体是华人留学生和在海外定居的华人。

一位穿梭的发言人向ABC表示,该APP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方便海外华人,因为该团队的成员“有不少身在海外的朋友,和我们谈及海外生活的孤单寂寞,强烈表示希望能像身在国内一样使用国内的各种音乐APP、追剧APP”。

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这款APP的用户数量一直在增长,主要分布在北美、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西欧几个地区,目前在南美、俄罗斯、非洲和东南亚等地区的用户也在增加。

“到目前为止,全球已经累计有近千万台设备安装使用了穿梭产品,”穿梭在声明中写道。

“特别是在北美和澳洲…… 有一些家庭主妇,是高度依赖穿梭所提供的服务的,”这名发言人补充道。


穿梭告诉ABC中文,澳大利亚有大量华人依赖穿梭的TV版及手机版APP,从而观看中国的音视频内容。 (Supplied)

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网络强国战略”,敦促加快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建设,推动中国互联网文化的发展。此后,中国经历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互联网发展热潮,诸如微信、支付宝等手机APP产品深深地融入在中国人的生活中。

与此同时,习近平以“网络空间法制化”的名义不断升级“防火长城”,不仅屏蔽了越来越多的境外网站,同时也对网民使用VPN“翻墙”的行为不断收紧。年轻的中国网民在无法接触西方互联网产品的情况下,逐渐有了一款“替代品”并形成了较强的使用习惯。

Linda也认为“翻墙回国”是对自己出国前的上网习惯的延续,就拿音乐APP来说,她觉得自己更倾向于接受中国本土APP的商业模式:免费听歌、无会员费的服务,哪怕音质一般或有广告。

“[我]没有说不想改变想维持这个习惯,就是觉得…… 怎么简单怎么来,就是一种喜欢,用着顺手,”Linda说。

一个“不自信”的中国

中国时事评论员刘逸明把这种习惯看作中国互联网用户行为的一部分,他认为,这种使用习惯反映了中国打造互联网防火墙的一个目的,即塑造网民的行为模式,让人们依赖“墙”内的平台,对被屏蔽的平台缺乏兴趣。

“很多人因为以前曾长期在国内生活,他的生活习惯、上网的习惯根本就一下子改变不了,”刘逸明告诉ABC中文。

刘逸明将这样的用户行为形容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式的用户习惯,具体来说是指用户的行为受到了“防火墙”的限制,但却爱上了“防火墙”内的互联网环境。

“它衍生出来的一个结果是让这些用户即使到了‘墙’外,依然想要看‘墙’内的内容…… 思维模式行为模式都打上了官方的烙印,很多人已进入集体无意识状态,”刘逸明说。

在美国纽约生活了一年多的余心妍是一名记者,她第一次“翻墙回国”的情况和Linda类似,是在出国旅行时追剧,但现在更多的是出于工作需要。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网站在2018年8月遭中国网络“防火墙”屏蔽。 (ABC News)

余心妍的工作类似于用“翻墙回国”的APP来测试中国互联网“防火墙”的最新变化,因为这道用于审查的“墙”没有官方的屏蔽词库,更没有明确的审查指令,对于从事新闻工作的她来说,能做的只有“翻墙”测试,没有别的办法。

“有时候我要去测试一下,比如说某一个东西在国内的网上能不能发出来…… 比如说,我要看看这个照片发出去是否会被屏蔽,”余心妍告诉ABC中文。

去年十一月,多家国际媒体报道了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创造了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争议事件,这些报道大量引用了中国知名商业信息平台“天眼查”上的内容,曝光了贺建奎的多重商业身份。然而据ABC中文观察,就在该事件被曝光后的第二天,“天眼查”关闭了其海外地区用户在桌面端的访问权。该公司未就此事回应ABC中文的置评请求。

这道神秘的“墙”在舆论审查方面的效率在数字音乐平台上也有所体现。今年“六四”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纪念日前夕,歌手李志的全部歌曲在多家中国数字音乐平台上下架。此前,李志的《女神》、《广场》等歌曲被认为是为了“八九学运”而作。

腾讯音乐在向ABC中文提供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海外用户无法收听部分歌曲是由于音乐版权按不同国家区域分别进行授权,而该平台为获得一些歌曲在海外部分地区的版权。但未就QQ音乐审查某些歌曲的做法予以置评。


歌手李志的歌曲及音乐人资料在今年六四纪念日前夕在中国多家数字音乐平台上下架,其中包括QQ音乐、网易云音乐及虾米音乐。 (Supplied)

尽管如此,余心妍认为对许多普通人来说,“翻墙回国”获取音乐和影视资源并非是一种无法摆脱的办法,原因是人们一旦掌握了墙外的替代品,就不再需要“翻墙”了。

但刘逸明说,“翻墙回国”只是形式上的体现,其背后的深层问题是一些海外华人无法融入西方社会的不适感,它反映出“防火墙”成功塑造出来的用户习惯,以及中国人的不自信。

他认为,中国在“软实力方面还没办法跟西方相提并论”,所以“防火墙”的双重功能不仅防止西方价值观传入中国,也防止海外网民看到一些信息并用于批评中国,造成负面的影响。

“一些商业网站、科技网站,以及一些新闻媒体或政府网站会比较在意海外人士的访问,而这体现出中国官方和一些机构不具备它们本身所宣传的那种自信,”刘逸明说。

“不让国内的人去看海外媒体是不自信,现在不让在海外的人看国内的消息也是一种不自信,”他说。

 

相关阅读:

2019年6月29日, 9:08 上午
分类: 国际华闻
专题: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