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又被架在火上烤了。

2017年,山东大学发布通知,为留学生招募学伴,一对一组合模式,引发网民大量声讨。

2018年,模式升级,一对一变一对三,网络又是一阵哗然。

山东大学的「学伴制度」,被解读为「崇洋媚外」,参与其中的女生被解读为「easy girl」,进而联想到留学生荒淫无度,我国女生投怀送抱,校方觍颜甘当买办,这都和当下「强起来」的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心态大相抵触。

从「大案牍术」的角度看,我觉得中国学生情侣之间互相祸害的比例显然更高一些,不知道上述那些「一见白胳膊就联想到全裸体」的评论者作何愤慨呢?

严肃认真点讲,这种制度合不合理,就看两点:是否自愿,是否兼顾公平。

所谓自愿,那就是看山东大学是不是以强制性的手段,勒令学生必须参与为留学生「伴学」。

所谓公平,那就要看当「学伴」是不是和奖学评优挂钩,是不是和考研提干挂钩。

至少目前从我能查找到的资料看,山东大学的「学伴制度」是倡议不是命令,且没有和相关利益挂钩。

在山大校方提供的「学伴申请表」中,列出了一些「软福利」(你参加伴学的主要目的):

有出国留学的想法;

想提高自己的外语水平;

想了解异国文化,体验异国风情;

拓展社交圈,丰富自己的生活;

结交外国异性友人;

放松心情,缓解就业压力。

我觉得每一条看起来都很正常,击中很多大学生的需求点。有「目的」是好事,如果仅是「为了展示中国人良好精神风貌」那才叫假呢。

在山大的招募条件中,「身体健康」一项被诟病甚多。

我不知道这有啥可激愤的,「身体不健康」当然以「疗养身体」为先啊,「学伴」自然不是一件省力的事,它更适合「学有余力」的人。

这件事出来以后,我觉得「」受到点舆论攻击,没有什么。他作为一个学府重地,理应有对社会公众「阐释务尽」的义务。并且作为一个庞大的机构,发声渠道和力量都很强大,受到点委屈没什么,尽量透明化、公开化就好了。

我担心的是那些当了「伴学」的山大学子被污名化了。这已经是一个事实了。

这些女大学生,就因为参与了学校的活动,就被泼污为「浪荡女」,被认定为勾引洋人的女奴,当真是时代的不幸。

这里头还有一些很坏的声音,跟巴铁小哥结伴的、跟美国人结伴的,他们都能分出个三六九等来。

上面这个坏种的言论,颇具代表性。这种伤害与歧视对个体来说是很难消除的。

跪久了站不起来的,不是山东大学,不是参与「学伴」的大学生,而是那些思想肮脏、语言污秽的键盘侠。

真正自强自信的反而是那些大学生,什么提高口语、什么感受异域文化,我甚至觉得他们都不需要这些理由,就一点足够了:老娘(子)愿意,你算老几。

他们说了,跪着的键盘侠也不信,总能编出点荒淫的故事来,可见我们离文明真的还很远。

还有杠精说了,确实有些外国留学生不怀好意,专事钓女之事。我觉得成年人得有点人际关系相处的防患意识,大学也可以开个选修课,不教防患外国人,就教「恋爱」,因为人渣不分国籍。

最后,得说一句,山东大学的回应并不好。他们认为「学伴事件」被炒作,背后有组织、有预谋、有操纵。

有点过分紧张,语言习惯性切换成「斗争思维」了。

哪有什么阴谋啊,不过是幸福的人各有各的幸福,而low B 总是出奇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