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误会,这篇文章说的是俄罗斯。

冒着催泪瓦斯,冒着飞舞的警棍,他们又上街了。

最近,由于当局禁止独立派候选人参加9月8日的莫斯科市议会选举,不少俄罗斯人按捺不住,尽管他们知道——俄罗斯防暴警察像野兽一样凶残。

果然,7月27日的游行示威者再次见证当局的暴力,超过1000人被捕。

强力镇压

上上周,莫斯科曾有大规模游行。这一次,莫斯科当局不再让步,宣布游行非法。

执行命令的俄罗斯警察冷酷如机器,他们最擅长如秋风扫落叶般驱散示威者。他们的狂野粗暴,让人感觉俄罗斯还可以被窃贼再统治500年。

接下来的一幕幕,在俄罗斯当局看来,顺理成章。防暴警察行动前像是喝多了伏特加,在街上见人就打。

不分青红皂白,无论是静坐示威者,还是在错误的时间进入错误地点的行人。

警棍飞舞,警犬狂吠,仿佛时光倒退回纳粹时代。

一群静坐示威者,拿出了“”视死如归的劲,就让胡椒水使劲地喷吧。

有报道称,上周末1400多人被捕。这是俄罗斯近几年来最大的镇压行动之一。

很多人再一次读懂了普京曾夸下的海口:“给我20年,给你们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个警察国家的国家机器的确强大得足以横扫一切。

据法新社报道,27日下午,警力强行驱赶示威者,逮捕了大批抗议者,很多人头被打出血。

设计了莫斯科地铁logo的俄罗斯青年设计师Konstantin Konovalov(下图),在逮捕行动中,被警察粗暴地弄断了腿。

不到18岁的俄罗斯女孩Olya,也在周末的游行示威中被捕。(下图)

她让人想起了2017年,在一次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中被捕的俄罗斯女孩奥尔加·罗齐娜。(下图)

反对派人士雅辛发推文说,政府完全丧失了理智,下个星期六还会举行新的游行。

虽然警棍随时会砸到自己头上,很多俄罗斯人义无反顾。

俄罗斯推友Alexandria Villaseñor这样形容她的一名被捕的男性朋友:

抗议在俄罗斯是非法的,但他承担了风险,因为他知道他的未来受到威胁。我们将在俄罗斯看到更多的抗议行动。下一次革命即将到来。

反对党领袖德米特里·古德科夫在推特上说,市议会“在普京领导下寿终正寝”。“我们能够合法参与政治的最后幻想已经破灭。”

骗子们不让人参选?

27日抗议集会的起因,是俄罗斯选举官员禁止约30名独立候选人参选莫斯科市议会,理由是借以获得参选资格的5,500个签名部分无效。

而被禁的候选人表示,当局不认可签名是为了阻止独立人士参选,以确保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和其他亲普京的竞选人当选。

这里说一下签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签名会成为一种限制措施?

俄罗斯活动家卡拉穆尔扎在《华盛顿邮报》上解释说,签名“意味着自愿将个人信息提供给政府的反对派支持者数据库”。

许多候选人设法达到了门槛,但选举委员会裁定一些签名不合格,说他们不清楚或提供的地址不完整,并禁止候选人参加。

在周六集会之前,当局逮捕了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党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纳瓦尔尼上周三被判入狱30天,罪名是号召周末举行“未经授权的抗议活动”。

纳瓦尔尼本周早些时候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如果统一俄罗斯党的骗子们不让独立候选人参选,并蔑视公民的意见,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来到市长办公室。”

普京的劲敌纳瓦尔尼最近出现奇怪病症,有人认为他可能中毒

“肮脏手段”

纳瓦尔尼是个神奇的人物。他和他的盟友在议会中没有席位,但仍然得到很多俄罗斯人的支持。

过去的民调显示,纳瓦尔尼的支持率只有个位数,但支持者们注意到,在2013年莫斯科市长选举中,他赢得了近三分之一的选票。

尽管普京的支持率仍然高达60%以上,但由于多年来收入下降带来的不满,其支持率低于过去。

统一俄罗斯党的公众支持率最近创历史新低。分析人士和克里姆林宫的批评人士指责当局使用多种“肮脏手段”和其他策略,以确保该党继续垄断政权。

传递了什么信号?

这次抗议集会前,当局曾突袭了一些反对派人士的住所,逮捕了一些人。此举当时就激起舆论的批评。

《新报》头条新闻称“莫斯科陷入恐怖”;另外一份有实力的商业报纸Vedomosti 称,“政治手段无法奏效”之后,当局正在使用武力镇压抗议活动。

这次的抗议传递了什么信号?英国BBC的评论值得一看:

未来的候选人,其中大多数是经验丰富的反普京活动家,希望这种怨恨能够持续下去。正因为如此,克里姆林宫的政策制定者们不顾一切地想要控制局面。

随着普京的支持率下降,以及“俄罗斯统一党”越来越不受欢迎,在首都高呼口号的民众可能会向其他准备举行选举的地区传递一种非常强大的信号。

有分析认为,星期六的事件表明,克里姆林宫的批评者,尤其是年轻人,仍然致力于推动俄罗斯精心设计的政治体制走向竞争、开放。

然而,克里姆林宫似乎看不到警棍飞舞,听不到俄罗斯人在街头痛苦的嚎叫。

当抗议者穿过莫斯科最繁华的彼得罗夫卡大街,高呼“普京是贼”的时候,普京正惬意地在波罗的海潜水,他说:

“地球上问题多多,为了减少这些问题,必须上下而求索。”(英文:”There are a lot of problems on Earth, so to diminish their amount one has to go up and deep down)

20年时间过去了,当初让俄罗斯强大的诺言变成幻觉,普京转而关心“地球上的问题”——美国大选、委内瑞拉马杜罗、叙利亚阿萨德……

而在莫斯科街头,一部分醒悟过来的俄罗斯人用另外一种方式“求索”,冒着飞舞的警棍,呼喊着口号:

“没有普京的俄罗斯!”

文|J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