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评论 | 上百万维族人遭中国秘密囚禁

文章原平路:联合国证实:上百万维族人遭中国秘密囚禁,都送进了「再教育营」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表示有「可靠情报」,证明中国在新疆的「反极端主义中心」秘密囚禁百万维吾尔族人,即所谓「再教育营」。此外,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重建的韦州清真大寺也面临被中国强拆的命运,数百名穆斯林与当地政府对峙,以保护当地的清真寺不被拆除。

中国是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签署国,依此公约成立的委员会将审议成员国的履约状况,对中国的审议于10日展开,共为期两天。委员会10日在日内瓦的首日聆讯上,美国籍委员、人权律师盖伊・麦克杜格尔(Gay McDougall)提出,根据可靠情报,中国涉嫌将百万名维吾尔族穆斯林,送到秘密的「再教育营」扣留,以打击当局所谓的「宗教极端主义」。麦克杜格尔表示,委员会对有关情况「深表关注」。

维吾尔族约占新疆人口约45%,委员会所提到关押维吾尔人的「集中营」被官方称之为「再教育营」,其是指新疆当局自2014年开始推行,并在2017年达到高潮的官方再教育中心。新疆地方媒体在过去报道这一现象时,将其称之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教育转化培训中心」的场所。

「再教育营」通常由学校或其他公共设施改建而成,部分则是专门修建。美国新奥尔良罗耀拉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莱恩・图姆(Rian Thum)今年5月在《纽约时报》指出中国自2016年以来,至少耗资6.8亿人民币,在新疆各地兴建拘留设施。

代表流亡维族人、被北京定性为「暴力恐怖组织」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世维会)表示,被扣押的人经常要挨饿,「再教育营」内的酷刑虐待行为普遍,而这些人并没有被起诉任何罪行,亦无法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华盛顿邮报》也报导,新疆的村庄布有检查哨与无数的监视器、扫描器,被怀疑者恐被侦讯、不经审判就被关押,并被送进再教育营。遭囚者被迫每天坐着唱数小时的洗脑歌,包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等。

回新疆探亲的哈萨克公民柯谢贝克指出,他被关押数月才获释,期间因无法读写中文,被迫上读写班。他也遭水刑刑求。也曾被囚于再教育营的撒马尔罕表示,曾被绑在称为「老虎椅」的刑具数小时。

据「中国人权捍卫者(CHRD)」与非政府组织联手撰写的报告中指出,截至今年6月,被关押或被迫参加所谓「教育课程」的新疆人,尤其是维吾尔人可能达到了2~ 3百万人。更进一步分析中国政府数据发现,中国去年进行的犯罪逮捕有21%发生在新疆,但新疆人口仅为中国总人口的1.5%。

中国从去年4月开始实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将维族女人穿戴罩袍、男人蓄须等行为,与极端主义相提并论,并加以禁止。世维会今年7月发放消息,称身穿长身外衣的维族女性,被人当街剪短衣服,迫使她们放弃穆斯林传统。

今年4月,美国高级外交官石露蕊(Laura Stone)就曾表示,数以万计的人被扣留在「再教育营」,当时中国外交部反驳,指新疆各族人民「安居乐业」。

不过,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俞建华,在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开场发言中表示,今年3月全国「两会」通过的《宪法》修正案,提出要「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和谐关系」。俞建华称,在中国政府的努力下,「民族地区经济大幅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持续提高」,「不断提高少数民族享受各项人权的水平」。

但44名中国汉族学者、异议人士,包括王丹、滕彪等连署呼吁全球关注新疆的人权灾难。连署发起人、「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说,这是汉族异议人士首度为新疆议题发声,因为新疆的人权状况「已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再教育营就是集中营」,「当局对他们采取的措施范围之大、手段之凶狠,超出一般人想像」。

被中国盯上的穹顶:宁夏清真寺遭强拆
中国西部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10日有数百名穆斯林与当地政府对峙,为了保护当地的清真寺不被拆除。国际特赦组织表示,中国拆除宁夏清真寺的举动表明,政府正在寻求扩大对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控制。

中国大约有2300万穆斯林,几个世纪以来,伊斯兰教在宁夏一带占据主导地位。

同心县为「国家级贫困县」,当地贫穷的穆斯林2015年凑钱重建韦州镇清真大寺,它原本是一座古老中式清真寺的复制品,拥有600年历史的韦州老清真寺在中国文革中被损毁。一名当地居民表示,平日前往清真大寺礼拜的信徒约有3万人。

当地政府与8月3日发通知指出,因为缺少必要的规划和施工许可证,清真寺将被「强行拆除」,该通知在当地回族穆斯林的社交网络上被广泛分享和传播。抗议于周四(9日)在清真寺外进行,并持续至周五。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传播的照片显示,庞大的人群聚集在巨大的白色清真寺周围,「我们现在处于对峙状态,」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告诉媒体, 「大家不会让政府碰清真寺的,但政府也不会退缩。」

BBC驻北京记者麦笛文(Stephen McDonell)分析,数百年来中国的回族穆斯林清真寺建筑风格都比较倾向中式建筑。但这次发生对峙的韦州清真大寺以中东风格建造,拥有四个用于穆斯林祷告的宣礼塔和九座洋葱头形状的圆顶,还有伊斯兰特有的星月标志,似乎被当地政府视为中国穆斯林人群阿拉伯化的标志。政府因此宣布,建筑许可中的条款没有得到执行。

谈判数天后,据说政府已答应不拆该寺,改只对九个圆顶的其中八个下手,理由为建筑大于原先许可。但当地民众表示,双方其实仍在对峙。中国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6日指坚决强拆,不仅是在国内重建党和政府权威,更是警告某些国家某些势力勿借宗教染指中国。

中国回族诗人安然向指出,中国2015年起出现的「反回浪潮」非民间自发,而是上层授意,因此极力铲除清真寺建筑的穹顶、塔楼等「阿拉伯化」特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是在2015年呼吁「宗教中国化」,声称防堵境外势力藉由宗教渗透。

理论上讲,中国《宪法》保障宗教自由,但实际上,宗教活动长期以来严格由政府控制。例如,中国政府曾宣称建筑上的十字架违反规划,因此一些基督教堂曾被迫拆除屋顶的十字架。

今年早些时候,在邻近的甘肃省,临夏地区的16岁以下儿童被禁止参加宗教活动,这一举动令回族领袖们感到震惊。 「很明显,中国政府对中国穆斯林的敌意不仅限于维吾尔族,」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说道。

 

相关阅读:

2019年7月2日, 12:08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