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年前夕,人权律师家属王峭岭、李文足透过视讯出席中国人权律师奖的颁奖典礼,再次对支持的民众与团体表达感谢。他们说,虽然王全璋在会面中的状态让他们大受打击,却也同时感受到了世界的陪伴,会继续乐观坚持下去。

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左)和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右)透过视讯参与中国人权律师奖。

(德国之声中文网) 7月7日,适逢“709”四周年前夕,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暨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在台北举行。该活动由香港、美国、台湾等地数十个人权团体主办。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由唐荆陵获奖。唐荆陵从2003年开始介入大量维权案件,律师证被吊销之后,仍致力于以非暴力的行动发出呼吁,例如赎回选行动、六四静思节、5千天专制倒数计时等,是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的重要推动者。

这天,唐荆陵本人虽无法到台湾领奖,但是典礼上播放了他预先录下的得奖感言。影片中,他穿着受审时穿的衣服说,无论是被关进监狱、失去律师执照、甚至生活来源、流亡海外,人权律师仍然在法庭大声疾呼,他们都没有沉寂,并且在中国的历史中留下持久的回响。他在致辞中也提到香港正在为自治、自由和民主权利搏斗,短短几个月就有几位年轻人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恳请世界各国的人不能对中国不断恶化的灾难视而不见。

第一届中国人权律师奖的得主高智晟律师目前与外界失联,生死不明。

由于唐荆陵无法到场领奖,由六四事件研究者吴仁华(左二)代领。

江天勇虽获释仍不自由

人权律师江天勇在视讯连线中表示,他2月28日出狱之后到现在已经4个月,仍然处于家庭监狱之中:“屋外有很多人一天24小时看守,我也能出去走动,但是他们近距离的跟踪。我如果离开处所的话,必须经过他们批准,并且坐他们的车,非常不方便,所以我仍然处于不自由的状态之中。”他表示现在还不能自由的看医生,也无法与妻子女儿团聚。

延伸阅读: 获释维权律师江天勇返回父母家

他提到王全璋律师的状况堪忧: “王全璋刚刚才允许家人的会见,会见之后发现他的状况非常不好,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使他这样充满活力、很热情的人权律师,变成眼下这种状态。我们都非常担心。”

维权律师家属暨案主分享感谢

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透过视讯参与对谈。王峭岭是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李文足是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

王峭岭和李文足在视讯一接通,便代表“709”家属正在行动的4位姐妹,向在场民众鞠躬致谢。王峭岭以家属的角度分享对律师的深刻感谢: “我们在四年前,在709刚刚发生的时后,能够不害怕危险跟我们联系的就是律师这个群体。包括我们自己的亲人有时后也是在恐惧当中。”因此他们对人权律师这个群体,包括刚刚获奖的唐荆陵律师,都表示衷心的祝贺与感谢。“谢谢唐律师,就是你们这样的律师们,是我们在普通人生活中,让我们看到了 一个人的良心,不断地不断的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的可贵。”

她说: “当我们丈夫都失踪之后,我们开始去寻找律师,开始联系的时后,因为没有经验,我们会用公开的通信工具,比如微信、比如说短信啊,手机这样的。但是我们发现,一旦这样联系完,中国的警察就会上门,威胁这些我们想去寻求到的、帮助我们的人。所以那时候我们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想象过会四面楚歌,就是一下子被边缘到社会最危险的边缘一样。我们被人保持了距离。”

王峭岭说,是在这样艰困的环境下,家属们开始互相帮助,“在眼泪中欢笑、在欢笑中流泪”。她拿身旁的李文足做例子,说她如何把困难当笑话说: “李文足在围观江天勇开庭的时后,现场有一千多个警察。警察是非常紧张的,又下雨,他们就把李文足几个人就拖倒在地,拖了有十几米的路。李文族的外套衬领是非常不透气的,她的外套整个就像背心被脱下来一样,衬领就捂住了她的鼻子,当时她就快喘不过气来。当时她没有力量可以对抗,她就想抱住旁边警察的腿,但是警察的腿太臭了! 她不愿意去抱住警察的腿,就说让他们拖吧! ”

王峭岭回顾过去四年,家属们被逼迁、孩子在学校被差别对待、也无法自由升学,又面对外界辱骂,其实心情并不始终如一坚定,也会担心所作所为是不是真的会给家人带来危险,但是家属们仍然苦中作乐坚持下去,是因为事实证明,他们越抗争下去,家人的处境会越好。

延伸阅读: 抗争四年 李文足终于见到王全璋

王峭岭说,李文足在6月底见到王全璋的这个会面已经是4年来文足不断抗争、姐妹不断陪伴、律师付出注销吊销执政等惩处的巨大代价、公民团体不计回报的协助之后,所得到的“胜利”。而在会见王全璋那天晚上,媒体关注、推特上的讨论、以及有人自发把会见经过翻译成英文等,都让她体认到: “人们都觉得是亲友姐妹在陪伴李文足,但我觉得是全世界那些追求爱与自由的朋友们在陪伴着我们。所以那一天是又痛苦又特别温暖的一天…全世界各地的朋友们,我们爱你们,真的爱你们。感谢。”

李文足先是感谢了各方支持,6月28日才能见到王全璋,虽然王全璋的状况不好对心理形成打击,但是会继续坚持下去。李文足说:“许多人常问我们说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有原因的才去做这些事情。我觉得这就是应该做的、人的本能的反应。今天我们的丈夫被抓了,难道我们就不管吗? 我从来没有考虑为什么要做,就是应该要做的。”

李文足表示,现在除了希望将来的会见权能够得到保障,将来都能见到王全璋之外,考虑到王全璋的身体状况,也希望中国政府让王全璋保外就医。她也说,由于王全璋一审是秘密宣判,她到现在也没有拿到判决书,只能推算王全璋大概会在2020年的4月出狱。

影响深远的“709大抓捕”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源于2015年5月,一名上访人士于黑龙江被民警开枪击毙,20多名声援的维权人士及律师先后被警方拘留,引发逾600名维权律师联署声援,中国政府遂于同年7月9日开始以该联署名单,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2015年7月9日起,中国大陆公安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的事件。

罗法/夏立民(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