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隆汇 | 新城董事长之恶

CDT编者按:本文已被禁止转发。文章原标题:新城董事长之恶:这次,我祈祷上帝也绝不宽恕你

原创: 格隆汇特约 格隆汇

 

作者 | 一壶清酒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1

据公安及新民晚报信息,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因猥亵9岁女童,于本月1日在沪被采取强制措施。地方公安表示,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涉嫌猥亵女童案属实。

据《新民晚报》报道,犯罪行为发生于6月29日下午,地点为万航渡路一家五星级酒店。被猥亵女童事后向在江苏的母亲打电话哭诉,母亲即来沪报警,王某随即被采取强制措施。目前女童已验伤情,阴道有撕裂伤,构成轻伤。

而带女童入住酒店的女子周某也已到案。周某49岁,江苏徐州人。据其供述,事发当天,她带了两个女孩入住酒店,一个9岁,一个12岁。两个女孩的母亲为周某朋友。周某谎称带两女孩去上海迪斯尼玩,从江苏带至上海。当天王某对9岁女童实施犯罪,事后给付周某现金1万元。

涉案人王某今年五十余岁,是上市公司新城控股的董事长,目前对外公布总资产达3000多亿元人民币。同时还拥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

受此消息影响,港股新城发展控股(1030.HK)股价快速跳水,跌幅24%。而A股的新城控股(601155.SH)因消息爆出已是收盘,股价暂未受到影响,全天涨幅3.79%,明天大概率会被按在跌停板上反复摩擦、摩擦。

同时王某也是另一家港股企业新城悦(1755.HK)大股东,股份占比73.17%,受此影响,今日也大幅度重挫23.72%:

这事发生在6月29日,新城控股董事长被采取强制措施是在7月1日,大股东发生如此严重事情,尽管网上已经有善良的知情者好心做了及时提醒(见下图),但直到暴跌的今天,相关上市公司仍未做任何公告——一家公众上市公司,作恶如斯!

至于未来,港股新城发展负债率高达86%,A股新城控股负债率也高达85%,其内部现金流堪堪转正,完全不足以支撑铺的摊子,公司高度依赖外部融资。地产公司玩的就是高杠杆,就是金融,老板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一旦银行催贷断贷,等待公司的,不是20%或者30%的下跌,而极可能是灭顶之灾。

作恶者死不足惜。

但那些被黑洞吞噬的银行资金与社会资源怎么办?

那些被殉葬的投资者怎么办?

那些在社会公序良俗、道德底线上剜出的狰狞伤口,怎么办?

2

如果看公开资料,你会惊讶于它履历的高大上:据公开资料,新城控股董事长名叫王振华,曾获长江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同时他的社会职务超多。除了担任上海市政协委员,还是江苏省人大代表,并在全国工商联、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上海市房地产商会、江苏省工商联等担任各种职位,获得过中华慈善突出贡献人物以及江苏省、上海市诸多荣誉。

这是一张多么漂亮的履历?!

谁能想到,它是如假包换的流氓?

会不会觉得这桥段特别熟悉:荣誉等身,光鲜无比,在出事之前,整个社会都毫不吝啬于给它奉上鲜花、赞许与加持,直到有一天,它得意忘形,不慎脱下了身上的貂裘,露出了皮氅下满身的虱子。

一个孩子问他父亲,什么是黑社会?父亲语重心长的说:“穿西装打领带,或者穿一身干净的唐装,手里拿着着佛珠,身上挂着各种文玩,荣誉等身,平时闻个香,品个茶,还能人五人六的说一大套励志警句,温文尔雅,举止得体的,叫黑社会”。孩子又追问:“那些黄毛光膀子漏纹身,打耳朵眼,戴手指头粗的假金链子,夹个小包,烟不离手,张口闭嘴都是粗话的是什么”?父亲笑了笑,说:“孩子,那是SB。”

一个极富正义感的投资圈朋友给我发来一个段子:

1、”流氓”年年有,近年尤其多。

2、”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现在的流氓,都已转型成了有文化有地位的巨盗。

在段子的末尾,他附加了一句:我没有新城的股票,但明天我高价借券,也要把它按在跌停板上狠狠摩擦。

这是新城事件引发舆论哗然后,我看到的对该事件最经典的两句评论。

第一句话”流氓年年有,近年尤其多”很好理解。”恶之花”肆意绽放,商界一批又一批”流氓”,前赴后继、此起彼伏,蔚为壮观。诸多堪称社会脊梁的公司可以毫无廉耻的赚不道德的钱,在赚完钱后开始肆无忌惮凌驾法规、践踏公序良俗与道德底线,大众要么浑浑而不知,要么习以为常态,选择性无视。极少部分想要去抗争,却无法可依无门可去,只能在咆哮之后,沉默的迎接下一次风雨:

1、2008年,”断子绝孙”的三聚氰胺事件,中国最大的乳业企业MN、YL等行业巨头均现身其中;

2、2016年,中国最大的搜索企业BD爆出”医人拿命”的魏则西事件;

3、2017年,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企业XC爆出一直在利用人工智能针对不同IP自动上调购票价格、默认捆绑销售其他费用;

4、2017年,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企业QH360水滴直播全民事件;

5、2017年,中国最大的幼教企业HHL爆出令整个社会会瞠目结舌的虐童事件;

6、2018年,中国最大的电商与移动支付公司AL,爆出在”你的年度账单与新年关键词”中窥窃成瘾般的对用户隐私肆侵占、搜集;

7、2019年,坐拥三家上市公司的新城董事长猥亵9岁女童;

……

说他们是流氓,或许有些过分,毕竟以上名单中的每一家公司,几乎都是当下中国标准里,各行各业最大、最牛掰、最”成功”的企业与企业家,堪称社会脊梁。

但同样无可否认的是:以上任何一件事,都确定无疑是大尺度突破了商业道德底线,乃至人类基本道德良知底线的,不折不扣的”流氓作恶”。

很多人会把以上都视为个案,并将之简单归结为”无商不奸”的单纯商业道德与商业价值观的崩塌与堕落,同时一定会”善意”引导大众:我们主流是好的。

但任何稍微理智清醒一点的人都不难发现:说以上只是个案,就如同说二战时期日本犯下的滔天罪行,只是极少数军国主义者的罪恶,绝大多数日本人民是无辜的,一样可笑,一样道貌岸然,一样别有用心。

以上,到底是不是一种如假包换的集体性作恶?

如果把这些行业”领袖”型公司及企业家的作恶行为概括为”恶之花”,我们必须要反思的是:

1、如果一个社会,必须更坏、更恶、更没底线才能胜出,且这种作恶都极难得到应有的惩罚,这种逆淘汰机制,会不会最终让我们自己埋葬自己,乃至万劫不复?

2、”恶之花”在一块土地上,源源不断、满山遍野、肆无忌惮地绽放,有多少是花朵自身的邪恶,又有多少是这块土地”慷慨无私”供养、纵容的结果?

2500年前,面对楚王羞辱性的诘问:”齐人固善盗乎?”,齐国上大夫晏婴如是作答: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众生皆有罪,你我皆同谋–如果我们把以上诸多公司及企业家突破底线的行为,轻描淡写地归结为”商业道德”的个案式崩塌,大众骂几句草泥马,媒体跟热点赚几个10w+,然后事件主角道个小歉,大家归于平静,而不去刨根问底,去问诘和追责于土壤,谁能保证你的孩子明天不会被某城看上?

一个社会事件的产生,绝不仅仅是一家公司或企业家作恶的结果,它必然是有一条作恶的链条存在!

那么,链条的第一环在哪里?各环节是怎样自然嵌套,浑然天成的?

3

看过一句不太客观,却发人深省的经典话语:诸多国人仅以赚钱为信仰。

它揭示的是绝大多数人都能看到,绝大多数人都无可奈何,但绝大多数人也都甘之如饴,大肆利用的一种畸形的社会漏洞与现实:一种价值观的虚无与崩塌–罔顾孝悌忠信,罔顾礼义廉耻,罔顾责任荣誉。

剩下的,只是单一的、唯物质的价值导向,以及精致的利己主义–这也意味着,所有人都容忍、认可和接受这样一条潜规则: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去赚钱,只要赚到钱,就是成功,且赚到了钱,就可以凌驾社会,凌驾大众。主流价值观推崇”英雄”不问出处,成功之后再洗白,推崇崇尚强者,践踏弱者;追求结果,不问手段–这是整个社会的去道德化!

这无疑是一种相当畸形的价值观与社会生态:如果你把赚钱视作衡量”成功”的唯一尺度–无论这个钱是该赚的,还是不该赚的–一概给予艳羡和掌声,你就不要指责那些更有资源、更强势的人会毫无底线,也毫无心理负担地无所不用其极,一遍一遍请君入瓮,薅你的羊毛,乃至践踏你的尊严。

大家都很聪明,也都很清楚:在屎壳郎的世界里,唯有卖屎才能挣到钱。

中国资本市场的里通外合、尔虞我诈、作奸犯科,指数10年原地踏步,90%以上的投资人长期看都是亏损的——这些其实只是无数个体突破资本市场道德底线后,一种再正常不过、咎由自取的集体惩罚而已。

人在做,天在看——你有肆无忌惮突破道德底线的自由,上帝也有惩罚你的自由。

资本市场如此,商界如此,社会亦如此,并无不同——彼此只是各自的镜像而已。

你为蛆虫提供了肥沃的腐殖土壤,就必须接受聆听蛆虫的吟唱,以及土地上开出艳丽的罂粟花。

20世纪中叶,爆发了人类历史上最丑陋、最黑暗的一次互相屠戮。而无数普通德国、日本民众前赴后继挥起屠刀,是因为他们被告知,且发自肺腑相信:这样做,是对的。

1963年5月,20世纪最令人瞩目的犹太哲学家汉娜·阿伦特出版了她的巨著《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汉娜跟踪了以色列对纳粹大屠杀的执行者艾希曼的全程审判。在她看来,艾希曼相当平庸,”骨子里既不充满仇恨,也不癫狂”,只是大环境的”塑造”以及他的不思考,令他成为了”死亡执行官”。传统的善,成了一种诱惑,大多数德国人则迅速学习来抵制这种诱惑,那些一度被视作正直的本能,再也不是理所当然。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新城之恶,其实是我们人人之恶–作恶链条的第一环,在我们自己。

4

但,没有一个人、一个族群、一个社会是生来就是恶的。他成长的行为变化,是与整个外部文化、价值环境所倡议、引导的方向相匹配的:法院判决,扶老人必须支付赔款,整个社会就将视扶老人为畏途。

我们不是没有过秩序,不是没有璀璨的文明。

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国精神文明从上古发展而来,圣贤辈出,僧道清净,隐士放逸,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老安少怀,贤亲乐利。整个文明有一套光辉的体系,有扎实的道德根基!

然,这一切在近代,在离我们慢慢远去。利己主义开始当道,对各种恶,采用了一种暧昧、掩盖、原谅,甚至暗中怜惜、赞美的态度,而这种态度被刻意包装和引导为一种高大上的”以德报怨”的道德绑架,并成为整个社会作恶者持续作恶,并大赦自身的最道貌岸然的借口,作恶者因之永远得不到惩罚,正义则一直缺席,而不仅仅是迟到。

而我们非常清楚,哪怕迟到的正义,也非正义–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1961年5月11日以色列特工组织摩萨德经过长达5年的艰难寻找与跟踪,终于在万里之遥的阿根廷对灭绝欧洲600万犹太人负有直接责任的纳粹战犯艾希曼秘密绑架,并以专机运回以色列。

在初知艾希曼的下落时,以色列总理本.古里安如此表态:”把他弄到以色列来!活的更好,死的也行!”而在回答记者提问为何要如此大动干戈缉拿艾希曼,却不选择原谅时,亲自指挥组织绑架的摩萨德首脑哈雷尔如是说:我们没有原谅的权力!只有让每一个屠杀过犹太人的责任人受到惩罚,我们自己才能真正站起来。原谅他们,是对我们整个民族的亵渎和背叛。

5

尾声

《论语·宪问》记载了孔子与弟子的一段经典对话: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

子曰:”何以报德?”

很显然,哪怕是孔子这个被尊崇了两千多年的先贤,我们很多时候其实也是一种予取予求,为我所用的功利主义态度在解读甚至曲解–事实上,提倡”仁义礼智信”的孔子本人,其实根本不赞同道貌岸然的”以德报怨”。

于我们这个民族而言,最大的善与救赎,不是宽恕,而是忏悔,是正视,是清算,还那些被羞辱过的道德文明以公正。不原谅,作恶者才无处遁形,不敢反复作恶,不原谅,我们才能建立纠错机制,不原谅,我们才会免于轮回。如果恶被宽容,被默许,被鼓励,被纵容,我们创造再多的GDP,也撑不起一个民族的精神脊梁。

回到《论语·宪问》中的那段对话,孔子最后给出的标准答案是这样八个字: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基督徒都笃信一句经典名言:Forgiveness is better than revenge.(宽恕好过报复)

但这次,于你,新城董事长,我祈祷上帝也绝不宽恕你!

原创文章投稿入口:[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2019年7月3日, 9:28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