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智 | 为港大校长上一堂数学课

昨晚,港大校长张翔与学生和校友对话,谈到香港的普选问题。张教授回应指美国总统也不是一人一票选出。我听到这个说法,即刻吓一跳,然后得啖笑。堂堂香港大学,校长发言如此水平,唔系呀嘛?

如果我在现场,我会这样回应:

「我理解张教授不是社科出身,不紧要,不懂社科,可以讲数学。我们就来一堂数学课。

所谓「一人一票」的意思,不是字面上每个人投一票去选国家领袖的意思。如果仅仅按这字面理解,那么英国也不是民主,人家的首相也不是直接选出的。「一人一票」的意思,是指票值均等,也就是我在投票时所产生的政治影响力,和你在投票时所产生的政治影响力,相距不应太远。

基于各种原因,具体的政治制度不一定会做到100%的票值均等,问题是距离要有几远才叫过份。

在美国,票值差距最远的是纽约州和怀俄明州。纽约州每52万人分得一票选举人票,怀俄明州每14万人分得一票选举人票;换言之,怀俄明州居民投票选总统时的理论影响力,是纽约州的364%。美国有如此制度,是因为立国时想保护细州份的权益。不过今时今日大州份和细州份的人口差距已远超当年立国先贤的想像,也有不少人要求取消选举人票制度。

但如果美国这个364%的比例也算离谱的话,我们再看看香港。

香港的行政长官由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出。如果你是一般香港市民,你在选委会的直接代表就是立法会议员。现时立法会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选民有3,522,881人,选出5名议员,即每704,576名选民可在选举委员会得一席。但如果你是渔农界的代表,154名选民就有60席,或每席2.57名选民。

(我知道渔农界的是团体票,但那些团体是从何而来是没有客观定义的,如何成为这些团体的成员也没有清楚说明,更别说投票时是委托代表,连这些团体本身也问责不了,所以现实上参与的就是154名选民。)

张教授,你是科学家,计比例你该懂。你按一按计算机,会得出渔农界选民的代表在行政长官选举中投票时的理论影响力,是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选民的代表的274,510%。

张教授,你拿了美国的制度和香港的作比较,但是你平时做科学实验的时候,会觉得364%和274,510%,是两个可以比较的数字吗?它们可相差754倍啊。

张教授,你是港大校长。港大有政治系的。如果你不懂得什么是「一人一票」的实际意义,你可以去问他们。做学者,第一天条就是不耻下问。不懂,就不要装懂。身为港大校长,希望你能为学生们做个好榜样。谢谢。」

至于当日的其他对答和事件背景,大家可以看这一篇: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321350484549204&set=a.243607792323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