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总统蔡英文。路透社。

台湾总统蔡英文过境美国纽约第二天,到哥伦比亚大学与师生举行闭门座谈。蔡英文表示,“香港一国两制经验说明独裁与民主无法共存”。而中国的《环球时报》周六发表社评,指蔡英文“抹黑一国两制用心险恶”。

蔡英文过境美国纽约第二天,前往哥伦比亚大学与师生举行闭门座谈。在谈到香港大批市民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抗争时,蔡英文说,“香港年轻人无管道发声,只好上街为民主自由拚搏,台湾民众与他们站在同一阵线”。

蔡英文并表示,香港的“”经验,使外界明白到独裁与民主无法共存,独裁政权只要抓住机会,就会毫不留情消灭民主的微光,过程可能是渐进,但手法精巧到令人无法察觉。

中国《环球时报》周六发表社评,指责蔡英文把统独斗争“扭曲成制度和价值观的斗争,抹黑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用心险恶,意在破坏台湾社会对一国两制的印象”。评论并指,“蔡英文过境美国,让人看到了她面对美国的自卑自贱”,社评并形容她是“华盛顿的提线木偶”。

另外新华社也发表评论,批评蔡英文“为求连任,无所不用其极,这次过境美国,使出浑身解数,大搞台独苦肉计,不断污蔑攻击大陆,大肆鼓吹两国论”。社评强调“她的谋算绝不会得逞”。

评论也同时奉劝美方,不要在台湾问题上玩火,不要向台独势力发出任何错误信号,否则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附蔡英文演讲全文:

能受邀来这所以言论自由及多元包容著称的校园演讲,我实在备感荣幸。我在1980年毕业于康乃尔大学,再度回到久违的纽约校园,勾起我许多的回忆。虽然,或许在场有人会说,任何纽约市以外的校园都不能算是纽约。

然而我在1979年夏天曾经真正住过纽约,协助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的一位教授做研究。而我在通过纽约州律师考试后,就更常走访纽约,有时是在前往华府做贸易谈判时会经过纽约。

对一个来自当时尚未完全民主化的台湾的法律系学生来说,1980年代的纽约生活真的令我眼界大开,多元化和不同的见解竟然才是正常。我很高兴,从这讲台放眼望出去,一切都如此熟悉,丝毫未曾改变。

今天,我来这里要讲的是有关「改变」的故事,发生在台湾的故事。一个位居中国大陆沿海的小岛如何设定民主化的进程,进而为世界各国的民主转型树立标竿。

我们在政治转型初期,很多人说在中国阴影的笼罩下,我们的民主不可能存活下来。然而,现在台湾已然成为民主社会和政治制度蓬勃发展的居所。

有人说,人口只有两千三百万而且资源匮乏的小岛,无法成为经济的主要推手,然而现在我们已经变成美国的第11大贸易伙伴了。

有人说,先进的价值观无法于东亚社会生根。但今天,我是以台湾第一位女总统的身分站在各位面前,而今年台湾也已经跃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的国家。

简言之,台湾就是在不可能的环境下成就了可能。许多人称台湾为「民主奇迹」,但我不是奇迹的信徒。我相信的是人民的意志,以及对更美好未来的愿景。

和美国一样,在我们追求民主的路径上滴满了先人的血汗及泪水。现在轮到我们接下他们的棒子,继续高举火炬,为还在往民主道路奋力挣扎的国家,照亮前途。

我们背负的责任重大,这条路并不好走。因为台湾民主当今所面临的挑战,和数十年前我们所克服的截然不同。而21世纪所有民主国家都面临相同的挑战。全世界的自由都正遭遇到空前未有的威胁。

我们看到这个威胁正在冲击香港,年轻人没有管道发声,只好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拼搏。我们台湾人民决心和他们站在一起。

香港的「一国两制」经验,向世界明白揭破了独裁和民主无法共存的事实。因为独裁政权只要一逮到机会,即使是一丝的民主微光,也会毫不留情地闷熄,过程可能是渐进的,但手法精巧到人们都无法察觉。

想像一下:独裁势力伸入我们的日常生活,突然间,在自己家的书店卖某本书,就违法了;在社群媒体贴文批评某项新政策,就遭传审讯。当你突然察觉到一股看不见的势力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你开始审查自己的言论和想法,不再和朋友讨论时事,因为害怕被窃听,大部分时间都提心吊胆的前瞻后顾,根本无法好好面对未来。

我刚刚描述的未来听起来也许不可能发生,与哥伦比亚大学的自由校园完全迥异。但在现实中,这种情形就在我们眼前发生。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比以往更需要让全世界听到台湾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是坚毅不挠的故事,是力抗万难,坚守民主的故事。我们的故事在诉说,为什么核心价值如此的重要。台海两岸在文化及政治上的歧异日趋扩大。台湾选择言论自由、人权及法治的每一天,都让我们与独裁政权渐行渐远。我们的故事,乃至我们的存在,是唤醒世界的警钟,让大家醒悟过来,民主是人类最珍贵的资产,必须我们不惜代价地捍卫守护。

台湾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线,面对资讯时代的新威胁,台湾并不孤单。事实上,世界各地无论大国或小国,现在每天都在对抗渗透和认知战。独裁政府企图利用民主社会的新闻自由,在我们之间挑拨对立,要让我们怀疑我们的政治制度,好让我们对民主失落信心。

台湾多年来一直站在这场战争的前线,我们有太多经验可以与世界分享。在数位化时代,假讯息可以在短短数小时内积非成是,而因应这个威胁最困难之处,是如何在国家安全和言论自由间求取平衡。台湾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将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列为首要之务。

我们已经强化了辨识及防止散布假讯息的法制架构。我们已经开始扫荡外部势力制造的泄密事件。让我们与各国密切分享情资,我们就能为降低这种威胁做出更多贡献。然而民主还面临其他挑战,特别是暗藏算计的经济诱惑。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被迫在民主与经济发展间做出抉择,而正确的选择似乎变得日渐困难。我担任总统以来,台湾不断向世界证明,民主和经济成长不仅相辅相成,更是紧密不可分。

我们的经济依赖中国市场,从而限缩了我们在两岸事务的自主权,中国借此要胁,渗透我们的社会,并试图以此为筹码,要骗取我们的民主。

但台湾已决心开辟一条新路来发展经济,如果民主不能活化激发创意和新思维,那么民主的意义又何在?我们着手经济转型,打造有利的投资环境,海外台商回流数已创下新纪录。同时,许多外商,特别是一些主要外商公司也正在扩张在台营运。

单就今年,这些企业就在台湾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创造了上万个就业机会。投资的流入在未来几年将继续成长。我们努力在以规范为基础的区域贸易秩序中扮演建设性的角色,并与南亚和东南亚市场建立更强劲的经贸连结。

我们的「新南向政策」在过去3年来为区域带来惊人的贸易成长,更重要的是,这种成长具永续性。当若干国家落入隐藏债务陷阱时,我们仍然致力推动共荣发展的永续合作。而这点,我们与南亚和东南亚的合作伙伴关系就是彼此受惠的最好明证。

在中国一心掠夺我们的邦交国来孤立我们时,我们全心推动计画,真实帮助这些国家成为更宜居的地方。我们在世界各国,协助建构经济民主实力,培养21世纪所需的劳动力,以及建立透明的硬体和数位化基础设施。台湾又再一次为全球提出建设性的发展模式。我们拒绝参与掠夺,并且一再证明诚实和开放式的合作会带来真正的长期成果。

我们因应美中贸易战的挑战时,民主并没有阻碍我们,相反的,幸亏是我们的民主才让我们克竟其功。民主制度使我们拥抱多元和创新的思维,当常规不再适用,我们仍能灵活应变,打破框架。很多人问我如何在民主与经济成长之间作出抉择,我的答案很清楚,就是:两者密不可分。

历史告诉我们,民主国家团结时最强,分裂时最弱。理念相近国家要通力在国际社会上将我们的价值观传承给下一代,如果没有台湾,形同失去一个关键的链结。

台湾是一个宝贵罕见的例子,曾经走过独裁,现在已大力吹起民主号角,因此,自由民主的台湾,现在比以往更加迫切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台湾的生存不只关乎两岸关系,我们是印太地区重要的民主堡垒,全世界都在密切注视我们即将要为未来民主开创的先例。

台湾是全球理念相近国家社群的一员,我知道我们并不孤单。美国前总统胡佛曾经说过:「自由是一扇敞开的窗,而人类精神与人类尊严的阳光就从这扇窗倾泻而下。」

我们面临的挑战可能令人却步,但有国际社会同行,台湾会坚定不移。只要我们选择打开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来,我们就可以一起让这缕阳光照耀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