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客文艺 | 杀人者,孝子张扣扣

作者: 董啸   来源: 骚客文艺

本 文 约 2000 字

阅 读 需 要

4 min

今天早晨,在手机的新闻推送中忽然看到这样一条标题:《张扣扣今天被执行死刑,刑前会见家属》。我的心头骤然发紧,张扣扣终究还是要死掉了。

张扣扣的案件很简单,2018年除夕,时年35岁的陕西汉中市新集镇青年张扣扣用尖刀,杀死了邻居王自新和王正军、王校军父子三人,两天后投案自首。

张扣扣指认现场

在这桩杀人案之前22年,时年13岁的张扣扣目睹了因为邻里纠纷,母亲汪秀萍被王正军用木棒打死。

2019年1月8日,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扣扣一审宣判被判死刑

2019年4月11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张扣扣的上诉,维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2019年7月17日,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我不知道张扣扣是被注射还是被枪毙,总之张扣扣今天肯定是死了。注射或枪毙,对他而言,差别也不大。法律就是法律,大部分人都懂,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张扣扣杀了三个人,以命抵命也是应当。

犯罪,就要受到惩罚。这是法律管的范畴。但是,在法律之外,还有人心与道德。罪与罚,自然是法律来判定;善恶是非对错,更多是由人心来衡量。天理、国法、人情,这三个词语的次序是依次以降的。

中国的人心道德,建立在一个字上:孝。

百善孝为先。修身齐家基础是孝行;孝生忠义,然后治国平天下。孔子说:“事行孝故可移于君,是以忠臣必求于孝子之门”。这是儒家传统,也是中国几千年根基的人伦。

杀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这句话估计所有中国人都听过,为父母复仇,是子女的伦理义务。张扣扣血亲复仇,无疑是孝行。尊天理,顺人心,悖国法。

当然,个体的“孝”不能触碰法律的底线,这一点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基本常识。但在古代,这是一个伦理难题:血亲复仇,到底应不应该?

先秦的人包括孔子是赞同血亲复仇的——《礼记·檀弓上》中记载了孔子和子贡的对话:

子贡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夫子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曹,不反兵而斗。

《周礼·地官·调人》更是言之凿凿:

父之雠辟诸海外,则得与共戴天。

除非仇人跑到天涯海角,否则不共戴天,必杀之乃止。

张扣扣幼时目睹母亲被杀,22年期间潜心复仇,终于手刃仇人,无疑是非常合乎儒家思想的行为。

可是另一方面,如果民间纷纷进行血亲复仇,而不诉诸法律,那么天下一定会乱套,公权力就会被蔑视,这是统治者无论如何不希望出现的。既要高举“孝”这个意识形态大旗,又不能破坏法理。古人也为此很挠头,毕竟此事古难全,只好搞中庸——就是所谓的“叩其两端而执其中”。既重亲情,也讲国法,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搞统一规定,个案个别处理。

首先是规定哪些形式的复仇是不正当的,比如,如果父亲被国家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处死,那么复仇就是不正当的。《春秋·公羊传》说:“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父受诛,子复仇,推刃之道也。”再者,如果被杀者不义,也不能复仇。《周礼》说,“凡杀人而义者,令勿仇,仇之则死。”所以当杨过知道生父杨康多行不义的时候,也就放弃了为父报仇的念头。

血亲复仇作为人类早期的一种共同行为,并不是只存在于中国。古希腊戏剧大师埃斯库罗斯有一部名为《欧墨尼得斯》的悲剧,就描述了血亲复仇的故事以及道德困境。

特洛伊战争之后,阿伽门农返乡后不久,被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堂兄弟埃癸斯托斯合谋杀害。阿伽门农的儿子俄瑞斯忒斯遵照阿波罗的神谕指引,杀死了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埃吉斯托斯,为父亲报了仇。

然而,克吕泰涅斯特拉是俄瑞斯忒斯的母亲,所以他也犯了杀害血亲的罪。古老的复仇女神指控他并让他接受法庭审判,定罪票和赦免票相等,雅典娜最终投了赦免票,从而使他免受惩处。

《被复仇女神追逐的俄瑞斯忒斯》,威廉·阿道夫·布格罗绘

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为什么要谋杀亲夫呢?因为阿伽门农在舰队出征特洛伊之前,杀死了他和王后的亲生女儿伊菲革涅亚,作为献祭。克吕泰涅斯特拉杀阿伽门农是为女儿复仇。

为父母报仇的案例,在历朝历代都有发生,但是处理结果往往大相径庭。

汉代酒泉郡女子赵娥,其父被恶霸所杀,三个兄弟又先后染病而亡,赵娥夙夜悲叹,磨刀霍霍,终于杀了恶霸。随后主动自首,请求按照国法把自己斩首。朝廷仔细调查后,不但没有治罪她,还为她刻石立碑,彰显门户。此事见于《后汉书·列女传》。

至于民国奇女施剑翘为父报仇,刺杀孙传芳一案,结果是她被判处七年监禁,不过在社会舆论的影响下,先后被减刑和特赦,最终仅仅坐了11个月监狱就重获自由。

施剑翘

特赦施剑翘:其志可哀,其情可原

如果在古代,或许张扣扣会免死,或许还能得到旌表。但是在天理人情退后,法律昭彰独尊的现代,他只能是作为杀人者被处死。这是法治时代,私权力必须服从公权力的必然。然而,1996年,如果母亲汪秀萍被杀害的时候,陕西当地就有公正的介入,他还会选择私刑来复仇么?

没人知道。唯一知道的是,杀人者,张扣扣。是个孝子。

相关阅读:

2019年7月17日, 9:26 上午
编辑:
分类: 焦点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