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丨深圳最大城中村白石洲清租近千学生读书受阻

一纸清租通知

白石洲,深圳最大的城中村之一。根据白石洲兴趣小组2016年的调研结果,白石洲片区占地面积约为0.6平方公里,共有2527栋出租屋,里面居住着超过15万人,其中大多数为外来人口。

今年六月底,陆续有租客看到房东贴在门上的清租通知。通知上说明要求搬迁的原因多数是本被纳入城市更新改造,“本楼已与开发商签订搬迁协议”。要求搬迁的最终期限不一,大多是在8月底到9月底间。

搬迁通知,新塘村是白石洲片区其中一个村,图源:白石洲租户

杨国真一家是被要求搬迁的其中租户之一。他记得,收到搬迁通知的几天前,他的女儿刚拿到了附近中学的录取通知书。

房东给出的最后搬离期限是8月30日,第二天,就是女儿开学的日子。要不是杨国真向街道办反应房东催迁太急,房东把最后限期延长了一个月,按照原来通知,教师节那天,杨国真家就要面临断水断电。

就近入学

搬迁最让杨国真担心的,是女儿的入学问题。如今,让女儿继续就近入学,摆在面前的是两条路。

一条是为女儿申请转学,但这条路已几乎不可能。无论是在白石洲所在的南山区,还是罗湖、福田等其他区,教育局所规定的申请转学插班的最迟期限早已过去。而且,学位短缺在深圳市各区更是个现实的问题。目前,南山区周边的几个区——宝安、福田、光明、龙华都已发布秋季义务教育学位预警。以龙华区为例,根据龙华区教育局公布的数据,龙华区2019年秋季小一学位总缺口高达10286个,初一学位总缺口共2012个。

另一条路则是搬进白石洲附近的小区房。杨国真一家四口——夫妻两人、将要升初中的女儿,还有一位即将上幼儿园中班的儿子。目前,他们每个月收入总共就一万元左右。这两天,杨国真在白石洲附近的小区看房。小区房的租金最低也差不多是现在租的房子的4倍——价格最低的一房一厅的租金达到了3700元/月。在杨国真看来,这样的房租价格是他所负担不起的。这条路也走不通。

一旦无法就近入学,女儿就必须一大早起来,独自搭地铁到白石洲,再走两公里远到学校。“一个女孩子,走三、四十分钟的路,作为父亲的我放心吗?还不说深圳动不动就是就是刮风下雨,雷暴台风,你说这个安全谁来保证?”

受影响的学生与家庭不在少数。居住在上白石五坊的曾家明昨天刚刚收到了搬迁的最后限期,不过他更早之前已经知道房东会让他们搬走。他在宝安区找了一新的租房。然而,前几天孩子刚刚收到的南山第二实验中学的录取通知书后,他就把宝安区的租房退掉了。他算了一下,如果真的搬到宝安区,孩子以后每天得六点就要起床上学。

根据《针对近期白石洲清租对学童入学影响的调查问卷》结果,截止7月7日23:57,已经有967位居住在白石洲的家长填写了该问卷,表示孩子读书受到影响。在这些家庭中,9月份计划就读小学的孩子占77.05%,计划就读初中与接受学前教育的各占11.27%与11.48%。该问卷由一位曾参与深圳“湖贝古村120城市公共计划”的城市研究者发起。

白石洲,拍摄:张超;来源:http://cargocollective.com/ZCSTUDIO/11899037

未知的拆除

白石洲位于深圳南山区沙河街道,又称白石洲片区,包括上白石村、下白石村、白石洲村、塘头村、新塘村五村。在2017年6月,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南山管理局就把白石洲的旧改项目命名为“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

该规划草案显示,沙河五村的总拆除用地面积达459542.1平方米。这占到了白石洲总面积的76.6%。项目申报的主体单位是白石洲实业股份合作公司,该公司曾于今年4月1日发布风险提示,表示白石洲改造专项规划已于2018年12月28日获得使规土委正式批复,需在两年内完成签约、清租收房、房屋拆除等工作。

7月2日,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又发布公示称,白石洲整体改造范围将包含1529栋私人物业。项目将分三期进行实施,最先实施的规划一期涉及私人物业搬迁约180栋。

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草案,图源: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

迄今为止,官方仍未公开说明白石洲旧改的详细计划。这让李溱时刻处于焦灼状态之中。她不清楚需要清拆的到底是哪一栋楼房,也不清楚清拆不同区域的具体时间,她根本不知道如何为孩子的就学作出规划。

李溱2009年搬入白石洲时,已有听到白石洲准备要拆迁的传言。在家里小孩准备申请小学的时候,她也有过犹豫。不过,她最终认为,白石洲拆除前,只要政府有提前的正式书面通知,家里也就有足够时间做孩子读书的规划。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简单,李溱在网上看到有人分享的清租公告后,第一时间就询问了房东。房东未给予正面回答,只是说若需搬迁,会提前通知。这让她开始担心小孩的升学问题。

孩子在后年9月就要升读初一。根据目前《南山区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积分入学实施办法》,“非深户儿童家庭居住时间连续不满1年的,不具备申请学位资格”。而一般学位申请时间是四月中下旬。

这意味着,若无法在2020年4月30日前办理新的租赁合同,没有深圳户籍的李溱只能让孩子回老家安徽就读初中。李溱已经再三询问房东,接下来是否还能办理租赁合同,但房东一直未有回复。房东的沉默让她觉得,自己可能还是要搬走。

她对沙河街街道办、政府、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不公开的办事方式”感到不满。

“我很惊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什么还会赶你走,所以你内心深处的归宿感真的(丧失了),这几天睡不着的时候,我就在想,来深圳那么多年了,自己到底算不算是一个深圳的居民,我也纳税了,我也登记了常住人口,也有居住证,但是对于自己是不是这个城市的一员,我产生了质疑。”

悬而未决

同样的焦虑下,杨国真与其他家长开始一起找“政府”。他们向沙河街街道办提交了诉求书,表达自己所遇到的困境以及诉求。杨国真建议,街道办能将白石洲最后一期拆迁的房子留给孩子需要上学的家长,给家长留出最少一年的缓冲期,以让家长与充足的时间做出搬迁的安排;另外,他也希望教育局介入疏导分流学位,以解决孩子就近入学问题。

沙河街街道办回复家长们称,让家长选出代表,街道办会找作为开发商的绿景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沟通,让家长代表与绿景公司共同商讨解决办法。然而,杨国真至今没有再收到来自街道办的信息。

7月2日,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曾表示,将与项目的前期合作主体展开协商,在延长缓冲期、提供租房服务指导,提供校车接送服务等具体方法上进行探讨。然而,这一回应并没有减缓租户的担忧。

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回应文件,图片为受访对象提供

杨国真认为,这些举措不但不现实,更无法解决租户的问题,因为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所提及的校车接送服务仅局限在白石洲附近,而部分家长不得不因为周边小区房价过高而迁往更远的地方,这一问题也是租房服务指导所无法解决的。

对于李溱而言,白石洲的改造甚至改变了她的人生规划。为了增加孩子的入学积分,她本来已计划在7月份办理深圳南山的户口,并且打算在未来两年内关注位于南山的中学学区附近的房子,若能找到合适且可以承担首付的房子,便会买下。然而,李溱的全盘计划都被打乱了。

家长代表前往深圳市政府递交诉求书,右上角白衣男子为张处长。图源:林坤

目前,有家长还在寻求向政府部门表达诉求的渠道。7月7日早上,身为家长的林坤连同其他十余名家长代表前往深圳市政府递交《白石洲拆迁住户倡议书》,上面征集到了超过150多名白石洲租户的签名。

这一诉求书提出了以下诉求:市政府责令拆迁区域的街道办统一发出正式搬迁通知、成立拆迁区及周边租房价格监督小组、将二三期房子在未来两至三年内出租给适龄上学儿童家庭、教育局根据家长选择的居住地全市统一调配插班等。信访部门收下了这份诉求书,并承诺会在今天(7月8日)给予租户答复。

今天,白石洲股份合作公司通知家长登记包括姓名、子女就读学校等个人信息。登记处工作人员向家长表示,将把统计到得情况向上级反馈,才做进一步处理。林坤向NGOCN提到:“有人问了下一步怎么会安排,他说的只是登记,还没有什么安排……”

注:上文所提杨国真、李溱、林坤、曾家明均为化名

-扫码赞赏,支持我们-

NGOCN是一个非营利的自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

-订阅精选邮件,再也不怕404-

版权声明:如非特殊说明,公号文章内容均为NGOCN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Modified on 2019-07-08

 

相关阅读:

2019年7月17日, 10:35 上午
编辑: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