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新闻 | 3千法律界黑衣游行反政治检控 

文章原标题:3千法律界黑衣游行反政治检控 有律师表示等3个钟才见到被捕者

撰文: 众新闻记者

法律界今日(周三)再发起黑衣游行,是反逃修例风波以来的第二次,今次是反对政治检控及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大会宣布超过3000人出席,为回归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6月第一次反对修例的游行,参加人数接近3千。参加者在终点律政中心集会,高呼「郑若骅对话」,但她始终没有现身。

近日警方就示威活动大规模拘捕示威者,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在集会后见记者时表示,有律师反映,案件在早上9时开庭,但团队7时才获通知;另外亦有不少律师到达警署后,要等待2、3小时才可以见到被捕者。他又指,警方作大规模拘捕,又将被捕人士分散在不同警署,摊薄法律界的有限人手。他呼吁有需要的被捕者,联络免费法律支援热线,表示许多律师都愿意帮助被捕人士。

参与集会的大律师潘淑瑛亦是义务律师,她表示就处理近日被捕人士案件时,发现警方经常在律师到来前,已着被捕人士签署一份同意警务人员翻阅电话及电子装备的文件,有违以往的惯常做法,而被捕人士在未得到法律意见之前签署的,不能算是自愿签署的文件,往往在到场律师表示反对后,警员才取消该份同意文件。她提醒,被捕人士不要胡乱签署文件,要待律师到场后向他们解释。


法律界相隔两个月后,再度发起黑衣游行,并以律政中心为终点。郑靖而摄

游行由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联同30位法律界选委共同发起,中午12时45分由终审法院出发,沿花园道走至律政中心,并在律政中心外举行集会。数位元老级大状都有出席,包括曾任大律师公会主席的资深大律师张健利、陈景生及李志喜,而上次有出席游行的部分资深大律师,如何沛谦、骆应淦、黄福鑫等则未有现身。

游行由公民党郭荣铿、余若薇、梁家杰、吴霭仪;民主党何俊仁、李柱铭;港大法律学者张达明等人带头。是日天文台发出酷热天气警告,穿起毕挺西装的律师在正午太阳下,均大汗淋漓,频频抹汗。游行队伍至下午约1时许在律政中心外停下,并在对开的马路集会。郭荣铿带领在场人士高呼「郑若骅对话」,要求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出来与集会人士会面,惟至集会2时半完结前,郑若骅未有现身。


张健利表示,必须要公义,才能保持持久的和平。郑靖而摄

在资深大律师名册排第二的张健利在集会尾声现身,他发言时指,法律不是只是一个控制人民的工具,亦要限制当权者行使的权力;讲及法治的人,不应以法律为工具、武器,必须了解法治精神,当中不只包括法律及秩序,而是必须要公义,以保持持久的和平。他在发言后被传媒追访时,表示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不欲多谈。

陈景生认为,现时政府的检控,令市民思疑是有政治考虑。郑靖而摄
资深大律师、大律师公会前主席陈景生对律政署的检控表示关注,「因为而家睇嚟市民能够睇到慨检控,有些少属于有政治考虑,譬如有好多人一拉左唔够50小时,即刻告暴动罪,亦有啲人,捉到仲放咗渠,所以令市民有好多不满;就算唔系不满,亦令市民觉得,你应该解释清楚点解你有啲咁慨检控。」

被问到两日内有44人极速被控暴动罪,是否有政治检控的意味,陈景生表示,不可以说检控是错误,但至少会令人思疑,「我哋而家睇唔到,渠检控暴动嗰啲系有乜嘢证据攞出嚟,所以我唔可以喺呢个阶段就话检控一定系错。但系你畀人睇到对于检控方面,系冇一个令人满意慨答案,畀人印象你真系好唔妥,有政治考虑」、「律政署做嘢,畀人信心系好紧要,所以如果你做嘢系令人有好大思疑,本身系有好大失败。」

陈景生同样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因为监警会只是针对警方调查,如要找出事实真相,不单要调查警察有否失当,亦要调查如警队背后是否有人影响决定、民怨沸腾的原因等,「政府咁耐都冇讲出似样啲慨原因,点解唔应该有独立调查。我觉得市民应该知道真相,如果冇真相,呢件事好难得到和解,政府慨行为令人深感不满。」


查锡我认为,政府的检控决定令市民觉得是选择性起诉。郑靖而摄

廉署前总调查主任、大律师查锡我表示,对于政府短时间内以暴动罪起诉示威者,但对于元朗721袭击的人士却至今仍未起诉,令市民觉得律政署选择性地起诉,「呢个系非常危险,好明显市民觉得不公道。」他认为律政署应该独立考虑证据作出检控,不应受任何政治影响,而有份决定强推条例的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亦不应参与是否起诉示威者的决定,避免角色冲突,应安排一组律政署人员,独立处理与反逃犯条例有关的检控工作。


律师陈先生戴上猪咀游行。郑靖而摄

在一众「西装骨骨」的游行人士中,有人戴着「猪咀」,亦有人戴上黄头盔。 30多岁的陈先生任职律师数年,他身穿西装,却戴上猪咀、太阳眼镜及帽子,与律师或抗争者的形象也不协调。他说,周一在金钟和平集会期间,突然被警方施放催泪弹驱赶,人生中首尝催泪烟滋味,今天特地以这身装束参与游行,以示抗议,即使是一个普通走在街上的市民,都会「食」催泪弹,认为不能接受。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则戴上黄头盔、眼罩及黑口罩,以表对前线示威者的支持。他认为近日警察滥捕及使用暴力的问题日趋严重,希望政府可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起码可以畀返程序公义市民」。

如若不幸被捕,法政汇思李安然有以下提醒:

1.市民没有责任协助警方调查,因为举证责任在于控方,市民拥有缄默权。

2.律师未到场前,不要签署任何文件及回答任何问题。

3.若记不住律师电话,起码要记住一个家人的电话,在被捕后要求联络家人。

 

相关阅读:

2019年8月8日, 2:10 下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