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文章原载周保松教授的Facebook。

我也記述一下我的「」,為這個香港「自由之夏」運動的重要一頁,留一點個人見證。

我們一家三口昨天選擇回到深水埗,參與這次行動。我在深水埗長大,父母也住在這裡,回到老家是順理成章之事。

我們先在基隆茶餐廳晚飯,七時四十分走到附近的界限街和彌敦道交界,見到長長一條人龍已經成形,沿著馬路邊的欄杆有序地排著。人實在很多,以至大家張開手彼此拖著的空間也不是很夠。有人穿黑衣,也有人穿別的顏色,大部份人戴上口罩。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手機,也有人在背上貼著「五大訴求」的標語。

我們加入隊伍後,站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六十歲左右的大嬸,再過去是一位大叔,看來都是街坊。不過舉目望去,還是以年輕人為主。在隊伍旁邊的小公園,有我認識的朋友架設了一個投影器,播放三十年前「波羅的海之路」的片段。

於是,我們見到這樣一個場景:在燈火通明、車水馬龍的彌敦道,車如常行著,行人如常走著,紅綠燈如常來回更替,有這樣大大一群香港人,從日常中走出來,排成人鏈,往左看不到盡頭,往右也看不到盡頭,而在我們前面,有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苑)三十年前今日,二百多萬人手拉著手,築成人鏈爭取自由的畫面。

我們這些香港人,和三十年前的人一樣,站出來,為的是爭取我們的自由。

八點活動正式開始後,氣氛開始熾熱。

大家開始喊口號,主要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也有歌聲響起,包括「海闊天空」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

有人開始派口罩、派水,甚至派糖。有負責統籌的年輕人,來回奔跑著,告訴大家其他地區最新發展,例如某某地鐵站和某某地鐵站已經成功聯結。大家亮起手機,在空中搖動。經過的車輛,有的會鳴笛聲援,還有人將頭伸出窗外,大叫加油。然後,我們從手機中見到,獅子山頭也有一條光之路。

也有趕著回家的人,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匆匆而過;也有不認同我們的人,一邊走過一邊豎起中指;也有警車在路上經過,不過沒有停下。整晚我們沒有見到一位警察。

香港交通繁忙,紅綠燈滿街,如何connect?

我們於是見到:紅燈時,車停下來,一群年輕人從馬路兩邊湧出去,迅速排成一排,手拖著手,亮起手機,大叫口號;綠燈時,大家迅速往兩邊散開,站回路邊,讓車輛經過。如此來回往復,不斷聯結。

這是香港特色的流動人鏈,像水一樣。

去到八時四十分左右,有義工告知,九龍塘和太子之間仍然未有完全聯結,請部份朋友沿界限街往花墟方向走,提供支援。我們遂起程。走過幾個街口,去到大坑東遊樂場附近,終於將太子站和九龍塘站聯成一缐。

我們都是平凡的香港人。我們平生不習慣和陌生人拖手。可是這一夜,有超過20萬香港人站出來,組成一條60公里的人鏈。我們不再是陌生人。

這是我們的香港之路,也是我們的自由之路。

2019年8月24日

(相片借自網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