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解答大家的一些疑问

按照要求,我们在 2019 年 8 月 28 日零时恢复更新。
过去三个月中,我们裁员、调整办公室,给《》过去的业务做了一个了断。
所以,恢复更新,可以在《好奇心日报》里与读者说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告诉读者:
我们还会有“大公司头条”、“城市早报”和“为什么读书”、“好奇心研究所”这 4 个栏目,但如果各位希望像以往一样,看与过去一样的《好奇心日报》(也就是每天 2 篇长文章和数十篇短资讯,还有各种栏目),我们就无法满足你的要求了。
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希望用尽量专业的姿态构建一个丰富的媒体,如今架构发生巨大变化,我们选择用另一种方式来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1)我们现在做的事:
一些少数更新的栏目,上面已经提及了。
再有就是关注城市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
我们希望用眼下的人力,用报道的形式,记录比较长时间段内发生的事情。
在三个月里,我们试图做的城市包括:
北京,大庆,汉口,沈阳。
它们目前处于不同阶段的进展之中。我们会不定期更新文章。
每个城市可能都有不同的主题和切入视角,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学习的一种方式。

2)希望与出版界合作,或者收费阅读。
具体的收费机制我们还在研究。

3)没有招聘计划。
我们在做一些城市功课的时候,如果有人愿意与我们一道做些工作,可能可以集思广益。
可能的功课包括:调查、搜集主题线索,或者你觉得你就是那个有故事的人。
但这里面不包括全职或者兼职工作。

4)评论时间,我们会在每天的 10 点半和下午 15 点放出一些评论。
坦白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对话和讨论几无可能。

5)一个叫“蓬皮杜”的栏目
我们在这期间还曾经有过一个孟浪的计划,就是把我们正在操作的东西,一些零碎的观察,自认为有价值的资料,甚至遇到的问题,都如实记录下来与读者分享。
好像很困难,也不是很有底气,毕竟我们没有安迪·沃霍对他的纽约“工厂”的勇气,好像也没有他那种天分和咄咄逼人的欲望。
不过我们会试一试,把我们的诉求以适当的形式跟大家交流。
可能包括研究所在微信公众号里的征集,也包括上面所说的功课。

6)有人同情试图捐款,谢谢诸位厚爱
过去它是一个商业上成功的媒体,借助于巨大的投入获得市场和读者。如果未来不允许这样的机会,或者我们认为这样一种投入要我们放弃太多尊严,我们可以不做这个事。
自由的灵魂。比那些东西重要。
我们保持一种乐观,不扭曲,不堕入虚无,不希望自己像个受害者,我们选择做什么样的事,选择什么样的立场,就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夏末快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