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生,属猪。

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市,毕业于北京广院播音系。1993年,21岁,刚毕业就进入了中央电视台工作,一直到现在,应该说还是挺顺的。

康辉在央视,主播过很多节目,2006年开始到新闻联播做播音员,到现在有十几个年头了,俨然是播音一哥。

事实上,的确是。

2010年,他成为播音部副主任,那时候李瑞英还是老大,但是她快不行了,年龄大了,所以,2014年他接替李瑞英主管播音部。

虽然是主管,但是职位还是副的,他就更加努力了,努出来个“德艺双馨”。这是2015年的事,获得“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这下好了,2017年,康辉正式升任播音部主任。

这一切都是拼出来的,拼出了职位,也拼出了声誉。

康辉是怎么工作的呢,他说播音员要提前3个小时到岗准备,也就是下午4点,到了以后,开始看串连单,熟悉串联词,不过这只是部分内容,有时候到了6点半,全部内容的串联单还没有进来呢。

除了看串联单,还得看已经做出来的新闻视频。中间播音员还要化妆,6点40进演播室。

节目播出之后,还不能下班,得等到9点新闻频道重播后才可以,万一有临时更改的内容呢,所以他们是下午4点上班,晚上9点半才可以下班。XI

有人会认为,这种工作不过就是照本宣科罢了。

康辉说:“压力还是很大的,因为新闻联播是字字千钧,对播音员的要求是每个字都要力保精准,不容有闪失。所以,这份压力带来的直接反应是,我现在只要听到新闻联播的片头曲,就马上紧张起来。”

康辉为了加证自己的说法,问欧阳夏丹:“有没有?”欧阳夏丹笑着回应:“蜜兔(me too)。”

念错字到底有什么后果呢,有传言说是念错一个罚款50元,康辉说早就涨价了,央视一直在抓错别字,如果部门出错率超标,当事人念错一个就可能被罚500元。

至于工资,康辉说:“央视主播的工资每年都会被一些网站拿出来炒,说李瑞英老师一个月28万,这肯定是谣言,我一年都未见得能拿到28万。”

是什么支撑着康辉虎虎生威地干着呢?

央视新闻新媒体推出《主播说联播》,这是2019年7月29日推出的短视频栏目,在这个栏目中,央视主播纷纷粉墨登场,康辉也在上面多次露脸,具体他说的什么,我就不重复了,我只给个评价,两个字:给力。

康辉还有别的爱好吗?

有人说,康辉从小就喜欢读书,每天上学时,书包里经常装一本课本以外的“乱七八糟”的书,放学后也往往先去书店或者报刊零售亭转一圈。

关于康辉爱读书的说法,我是不信,我不信一个博览群书的人,还会有精力搞好工作。另外,读书太多,思想太杂,就很难十年如一日地做好播音工作,这毕竟是一份不需要自己思想的工作,思想太杂就是折磨。

还有人说,康辉喜欢看电影,对电影有着执著的爱,他最喜欢的电影是《活着》。

关于康辉最喜欢《活着》,我也持怀疑态度。《活着》这部电影,是张艺谋导演的,根据余华的小说改编,影片以中国历次大事件为背景,把男主人公一生坎坷尽情描述,反映了一代中国人的命运。

这个电影可能是张艺谋拍得最好的电影了,曾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奖,但这个电影在国内没有公映。所以,康辉到底有没有认真看过,或者到底有没有看过,我很怀疑。

我认为康辉最爱是工作。

这两天,网络有一个消息:父亲去世仍坚守岗位,为大家舍弃小家。

这是旧闻了,康辉早前就在鲁豫有约上面讲过了。那是他刚到央视不久,父亲患癌症了,并且是晚期,他说自己很想回去陪陪父亲,哪怕就一天,就一个晚上,但因为工作原因,一直到父亲去世也没能看到最后一眼。那个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父亲病危了,他内心是很矛盾的,想丢下工作立刻回家,但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不能擅自离开岗位。

网友们评论说,这特么还得炫耀一下?难怪这么没人性,没人性何谈其它!

我不这么看,我觉得那时也真是不容易,刚参加工作,二十出头,在单位没什么话语权,谨小慎微,面对工作和父亲,的确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康辉选择了工作,也许选对了。

但是,后来拿出来说,什么“工作的特殊性”,什么“不能擅自离开岗位”,就把自己拔得太高了。在这样的时代环境中,谁的工作性质不特殊?谁的工作岗位不重要?

康辉这样说,肯定是现在他的思想境界更有精进,别的不说,就看那个嘴,嘴边腮帮子上的那肌肉疙瘩,一边一个,看着硬邦邦,估计扔高压锅里煮都不带仨小时能煮烂——练出来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康辉是央视播音一哥了,工作很重要,但也要注意身体。记得上一个播音一哥是罗京,工作也是蛮拼的,死的时候48岁。

康辉1972年生,属猪的,今年47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