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演清   来源:清声希语

在信息时代,总是以整个省份的群体标签登上新闻头条的,是不多见的,因为新闻事件总是随机突发的,而以群体名义上新闻前提必然是要先发生群体事件。但是以我们的政府的管理经验来判断,群体事件一定是经过有组织有预谋的危险的事,必然要在苗头状态予以掐灭。因此群体事件是难以登上新闻头条的,这应当可以归结为一种特色的新闻学规律。但是另类的福建人就成功地跨越了这种特色规律,时常以福建人整体名义占据舆论头条,这说明了福建人对于集体主义意识的实践有着深刻且独到的领会。
目下,以福建人的名义登上头条的最新的新闻事件,就是香港北角地区的福建人与“”游行示威人群发生了暴力冲突,尔后,多个福建社团发声号召大陆的福建同乡赴港助阵对抗“”人群。也就是俗称“打群架”.据最新的朋友圈消息,香港的多个入境口岸已经出现了众多操着著名的胡建普通话的人群,这实在是富有戏剧性的新闻头条了。
抱团务实赋予了作为群体性的“福建人”一种鲜明的人格特征,作为福建人的一员,每当我听到外人如是评价福建人,也总有种莫名的激动。但是今天看到许多人说要把头条留给福建人的的留言,我却莫名地忧心忡忡着,毕竟这是去香港打群架,不是去赴宴吃酒啊!打群架无论输赢对于群体性的“福建人”虽无妨碍损失,但对于个体性存在的“福建人”却是真真切切的头破血流和断手断脚,甚至横尸街头!对于残忍血腥的暴力事情,常人大都会选择躲避,除非事关切身利益。而我不由地思考这些准备要千里赴港打群架的福建同胞何以会如此勇猛?

打群架可以说是福建群体的文化特产,历史悠久,比较著名的是流行于闽西北地区的土客械斗,可以历经世代而不和解,长期打群架的历史形成了半军事文化的农村组织,不仅为历史上的闽西苏维埃政权培养了大量的军事人才,也为促使土楼这种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的出现提供了客观的人文环境依据。至于流行于全省各地的农村之间的群体械斗,更是许多老一辈人曾经血气方刚的回忆。但是究竟总结来说,这些群斗的历史,是根植于农耕文明时代的特定产物,人丁兴旺的农村为了土地,水源等有限资源而引发的武力争夺,虽是野蛮,但毕竟关乎生存的切身利益,以后人之见,还是可以理解和同情的。而今,处于后工业文明时代的福建人要跑去高度商业文明的香港去打群架,是什么样的利益诱因驱动的?我 实在想不通,所以便忧心忡忡着。

网上为福建人要赴港打群架而呐喊助威的人,认为福建人爱国有血性,还认为打”港独”是爱国的正义行为。“港独”作为一种政治诉求只是一种自然产生的政治诉求,你固然可以指责它极端,但你更应该去认清这种极端诉求之所以会产生的社会原因。比如伟大的毛润之先生也曾经极端地提倡并践行“湖南独立”运动,并在《大公报》上公然发表号召建立“湖南共和国”的文章,今天我们知道毛先生的“湖独”的政治诉求,是基于当时的清帝国灭亡之后的军阀混战的社会的混乱无序,而自然产生的一种政治改革理论。
与今天“港独”相较,作为“湖独”的毛润之先生应当是更极端了些,但是彼时也没有见到富有血性的福建人号召福建人奔赴湖南去打“湖独”。并且作为“湖独”的毛润之先生后来更是带领中国人重建了新的中国,今天的人谁敢说曾作为“湖独”的毛润之先生不爱国?今天的人还有谁能比“湖独”毛润之先生更爱国?所以现在认为打“港独”是 一种爱国行为不仅缺乏历史依据,而且持“港独”诉求的人未来的行为成就,也有可能会证明他们比大多数人都更爱国,因此我觉得高喊打“港独”的人不妨学习一下伟大的润之先生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借鉴考察一下香港200万群众之所以会上街示威游行的社会矛盾之所在,以图化解香港社会的矛盾。而不是吃瓜客似的为福建人鼓舞,毕竟可能将要流血是福建人,作为福建人中的一员,我实在会忧心忡忡。
网上有传言香港的福建社团承诺以每天1200的酬金召集福建人来打“港独”,对于这样的传言,我自然是不相信的。就像上个月台湾的蔡英文过境美国停留纽约时,亦有传闻美国的“福建同乡会”以每天200刀的薪酬召集福建人到蔡英文下榻的酒店门口抗议蔡英文。福建人虽然是崇尚商业文化的族群,但断然不会把爱国当做一门生意。近代以来每当国家处在危亡之际,海内外的福建人都是捐钱捐物甚至献生命来保家卫国,陈嘉庚先生慷慨爱国便是福建人爱国的真实典范,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近半为福建人,这才是有血性且爱国的福建人,故人高行历历在目,而今竟然会传说福建人为了区区百千元而爱国,这种传闻是对福建人的集体诬蔑,我是坚信没有这样的人和事,倘若有,我也坚决认为他不是正宗的福建人,或者他不是真正的爱国的福建人。但无论如何,这样的诬蔑传言还是令我倍加忧心忡忡。

纵观历史,其实福建和香港有着许多相同的命运轨迹,在传统的行政中心看来,福建和香港都是南蛮荒地,离文明甚远。是国家政权衰亡之时,王孙贵族和贫贱草民共同选择的避难所,大家不远万里由北逃难而来,抛开故时之社会等级,以血缘姓氏之共性聚居而重建家园,一姓成一村,一村亦一姓。因此福建人团结恋祖,纵使散居海外各地,一旦听闻故园有难,便会拼死回救,何以如此决绝?无他,只因故土上生活着的是同宗同脉的亲人,心肉相连,这是因逃难而聚居的福建人的集体意识,也是福建人最深沉的爱国意识,家即是国!爱家就是爱国!闽人如此,港人何尝不是?
当年国人在困难时期的大逃港,港人不仅帮忙暗中接应并安顿生计,当港英政府要遣返逃港者时,香港百姓便自发筹钱筹物送给被遣返者带回国内。汶川地震,港人无底线捐款超200亿,并全方位积极参与灾后重建,2018年香港理工大学还开展了汶川地震十周年论坛。这种于危难中的救助,不仅仅是出于常人的恻隐之心,更是出于在遭遇天灾人祸后颠沛流离的人群,在共同的苦难记忆中所产生的集体意识的共振!因此,而今同样身为远离政治中心的逃难者的后代,福建人和香港人应该要在相同的历史命运轨迹中找到集体意识的共振,而不是不明就里的同类相残。

和福建人同样富有血性且抱团的香港元朗白衣人,无差别地殴打游行人群,虽然香港政府还没明确对这种暴行做出谴责和惩罚,但这种暴行已经明显激起了香港社会各界情绪的反弹,使得更多的人同情支持“反送中”游行,就连号称政治中立公务员都站出来声援游行人群。虽然把事情办砸了,但不能就因此否定元朗白衣人的拳拳爱国心,但是表达爱国心有许多方式,仇恨和暴力是最不可取的方式,记得有个人曾说过——因为仇恨会腐蚀掉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对此,我深以为然,毕竟暴力只会激发更大的暴力,仇恨只会激发更多的仇恨,唯有爱才能化解仇恨!
最后,真诚地希望准备要赴港的充满热血的福建同胞们,要先吸取元朗白衣人失败的爱国行为的教训,然后采取正确而有效的方式来表达福建人的深沉的爱国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