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继六月因「」运动,于6.9的103万人上街,以至6.16的200万人上街后,终在8.18过百万人上街,根据主办者民阵的数字,人数达到170万以上,然而由于警察以《公安条例》无理打压禁止游行,只能够以「流水式集会」的灰色地带举行;然而人数之多,实在令人大跌眼镜,即使事前再乐观的估计,大家都未曾想过会有如此多的香港人,在中共与港共联手的文攻武吓,以至暴力恐吓下坚持到底;这证明了香港的「」运动,已变成了长期的持久战,而不是以往的香港民愤般,只有「三分钟热度」。港共期望以拖待变的策略落空,中共面临「」(同归于尽),与政治退让的两个选择,而期待所谓短期内,香港会「民意逆转」的幻想,可以休矣。

用香港警察于8月17-18两日,所发表的集会人士数据,即可解释其问题的根本。8.17「反暴力救香港」的撑政府集会,在占地1.7公顷的添马公园举行,根据2015年警方向民阵所公开的数据,指此公园集会可容纳1.7万人;然而8.17亲政府人士根本连公园都坐不满,其大会竟声称有47.6万人出席,而香港警察则声称「高峰期」有10.8万人,即为警察自己提供容量的6.35倍,比起警方以往统计,在维园举行的六四晚会还要多:今年六四晚会,市民坐满19公顷的维多利亚公园(即添马公园占地的11倍),警方的统计,「高峰期」却只有3.7万人,即只有8.17的三份之一;而8.18同样在维园所举行的「流水集会」,警方竟声称人数「高峰期」只有12.8万,即比起一日前的撑警集会,只多出2万而已。

全世界和平示威,在其主题以外都集中在其人数,因不听人民的反对说话,面临的就是革命倒台;然而香港特区政府就示范了「国王的新衣」,以警察这些被嘲讽为「毅进制」的计算方法,把示威者的数字一笔勾销;因此示威人数再多,都会为特区政府官方的掩耳盗铃,当作不存在;因此七月一日占领立法会行动中,示威者写上了:「是你教我们和平游行是没用」——因为香港警察的工作,就已经包括颠倒是非黑白,去创作支持政府的人数,以及删除反对政府的人数。所谓「公务员」,如今连最基本的政治中立都已经做不到;香港人「反送中」,就是期望香港的制度,不会变成和中国大陆般「无法无天」;如今「送中条例」未能撤回,只能所谓「寿终正寝」,但更深层次的问题,即在于不用「送中」,香港政府已经倒退到和中共没有分别。如今不是「反送中」,而是「反变中」,香港不是中国,还未是(Hong Kong is not China, not yet)。

因此目前香港民意的最大公约数,就是守护香港的制度,也其实是原本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变」所承诺港人的。然而正由于这一切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因此这个原本被称为「非政治化」的「经济城市」,终于被中共迫到全面「政治化」,因为香港市民发现,如今中共的侵蚀,已令香港失去宜居的最基本法律与公义。如果放弃,香港人就要每日都活在完全违反常识与理智的谎言之中,要接受警察与官员,每一日都颠倒是非黑白,贼喊捉贼,警黑勾结,政府透过黑社会来治港。

因此近月港共不断「翻炒」以往「繁荣稳定」,要「拼经济」的老路套,以此「论述」去说服港人停止运动,8.18证明此想法是全面失败。2003年七一游行后,港共曾以此方法,说服港人变回「经济动物」,其原因就是中共当年仍尊重一国两制,港人可以回到以往相对公平公正的制度去;然而这两个多月来,港共不但未曾答应五大诉求,更无时无刻进一步践踏香港的制度。特区政府以至警察的谎言,愈来愈离谱,这一切不但没有任何改正或收敛,甚至更加明目张胆!因此所谓「黑天鹅事件」──香港人「质变」终于发生了,就在中共的强迫之下,香港人由以往逃避政治的「经济动物」,终于变成了关心政治的人,靠经济优惠想说服港人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