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藏独闹得最凶的时候,各种反华势力兴起,我在美国第一次认识到“辱华”势力原来如此庞大,那时,我还是一个“自干五毛”(自带干粮)。励志在网上与各种藏独势力作斗争,加入一批网络大军,与另一批网络大军,斗得水火不相容。这件事甚至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学习和心态,每每在各种平台看到一些辱骂国家的言论,实在另人难受、心寒。

随后又想,我每日与一批无形无影的“账号”为伴,而忽略了身边的亲朋好友,实在不值。于是从此卸掉所有带评论的新闻软件,将近十年都没在任何时事新闻下面发表过留言。

这段时间中,我只做一个旁观者,开始默默地观察。今日重新拾笔论政,我想谈谈,改变我态度的两件事。而这两件却都不在中国国土上:

1.

911后,中东恐怖主义猖狂,西方网民对穆斯林教义的讨论从未止息过,其中也少不了议论一批人,生活在中东的穆斯林女人。众所周知,阿拉伯女性是全世界人权被侵犯最严重的人群。仅仅在几年之前,沙特的女性禁止去足球场看球,禁止在没有男性陪伴下出现在公众场合,禁止开车、开立银行账户 (部分法律在最近几个月才有所好转),至今仍不能自行决定结婚或离婚等等。

每当出现这样的讨论时,总能看到一群人站出来辩护,就是沙特的女性自己。她们的言论诸如此类:“我们过得很好,我们在家中被丈夫像皇后一样对待!”“穿戴Hijab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传戴Burqa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不仅如此,移民到美国的一部分人觉得她们有必要宣传自己的服饰和文化,于是在美国校园中设立Try on a Hijab(试穿头巾)的活动,前两天还因此事与保守派的Miss Michigan发生口角,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作为一个旁观者,大家会觉得很荒谬,人身受限制的是你们,在遭罪的也是你们,世界只不过是把这个话题放在开放平台讨论而已,你们不为自己维权,有什么可跟我们解释的?她们人身自由如此受限,却给出“我们很好,不用你管!”的态度。我想我也可以理解,也许是为了维护个人或民族的尊严,试图挽回一些颜面吧。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以上是一种人。另有一类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每当国际媒体爆料出他们本地的游行示威,小团体抗议社会不公的活动,他们往往会留下此类评论:“感谢曝光!”“谢谢帮我们发声!”“我们的问题需要更多关注。”然而没有一个人会讲:“谁让你替我发声了?我过得很好,管你屁事!”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希望通过关注,取得进步,而从自己生活在的社会能一点点的完善。

2.

我所描述的第二种人中,包括美国人。川普美国当选总统对我的思想改变有很大的影响,不是因为一个激进的民簇主义当选了总统,而是在他上任后,美国各种民间组织开始兴起,开始发声,在他上任的第二天,全国女性大游行爆发了。我当时身在首都华盛顿,川普在这里的支持率只有4%, 自然是Resistance的核心地带。

我来美国十多年来,从未对这片土地产生过归属感,直到我亲身融入这次游行…

人们是有力量的,这种力量不是统治阶层能够给予你的,游行示威是凝聚群众,体现爱国精神的最好方式。良性的游行是推动社会发展,推动社会走向公平公正的一个过程。 这场大游行载歌载舞,能看到民众自制的各种标语牌子,美国人们也是幽默的。人们互相鼓励彼此,支持彼此,告诉彼此:我也不支持他们,因此你并不孤单。我看到有乞丐一手拿着讨饭盒,另一首举着标语。有街头艺人为人们表演助兴。甚至两旁护卫的警察与人们互动。这场游行盛会持续了几周,然后战场就转移到twitter上了…

在美国,一旦自己国家出了大事,全球其他大新闻都要往后排。他们一定要先解决自己的事,才不管别人对他们的想法。羞辱美国总统最厉害的是谁?就是美国本国人;批评美国政府最厉害的是谁?就是美国本国媒体。美国和诸多西方国家,最大的问题无疑是如果制止更多人进来(移民),而中国最严重的问题是如果阻止人离开(分裂)。

别以为美国只会盯着外国内政不放,我关注的一个驻华驻朝鲜的CNN记者(少不了抹黑中国),一旦美国大选期间,或国内有重大新闻,他就会被调回来当候补。我其实极少看到有关中国的报道能上美国新闻的头条,反而“美国”的字眼上中国官媒的头条次数比较多。如何判断一个媒体是否公正公道,是否在服务人们?不是看他如何批评别国政府,而是看他如何批评本国政府。

再插一个小插曲,川普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了,有民众骂他向独裁者靠拢,可他归根是从小到老生活在自由主义国度,思想也没有超过这个范围。前几周美国在一日之内发生了两起年度伤亡最惨重的枪击案,事发后,受害者、受害的社区和市领导都一再恳求川普不要去探望他们,他们认为总统的言论是事情的根源,他们不欢迎总统,可川普却执意要去,到了医院,没有伤员想见他的(El Paso没有,Dayton有几个),于是他在医院兜了一圈走了…

就在本周记者问川普如何看待香港示威者,他提出让习和示威代表会面,他有信心如果双方坐下来谈判,事情能在15分钟内解决…我看到这新闻后膛目结舌,他是认真的吗?还是太不了解中国国情了。由此可见,同样都是统治者,思维不可同日而语。

以上我说了两件改变我思维的事情,此后我看待每件事都不再一样了,再说回我自己。我的家乡来自中国一个古都。我的家乡有一个巨大的工程——她日日夜夜都在修路。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早上起来去买菜,回家路就不见了;上午去上班,回家后街边的店都消失了。如果碰上新一批领导班子,或者他们手头经费不够了,那这条赤裸裸的路就放在那里,一年都无人问津。我知道我的亲戚对这件事是嗤之以鼻的,但我无从得知家乡市民对此事的态度,他们只是默默忍受着,一年又一年看着这个城市埋没在灰尘中。我多希望能找到一个集体讨论的地方?了解人们对此事的看法?一个能听到市民之声的平台?然而没有,城市政府网站上闪亮亮的写着:文明城市,奋斗新时代。

我居住在美国一个小城市,面积比我的家乡小点儿。去年我们小区(都是home owner)旁边要建经济房(affordable housing), 市政召集了小区居民来开会讨论。其实建造affordable housing也不会对生活有太大的影响,并不会妨碍交通和居住,但是小区多数居民投了反对票,房子愣是没盖起来。

无论大或小,社区应是个团结的集体。由此可联想到香港人,几个月以来,整个事件自始至终,他们都是在帮助少数不能发声的,利益有可能被损害的人。当一人牺牲时,他们说一个都不能少。当一个学生拿激光笔被捕时,第二日数百人都拿起了激光笔。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被损害了吗?不是,是因为他们明白,任何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对正义的威胁。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Martin Luther King)

在我态度改变之后,就没有人说我是爱国者了。但我心中清楚,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和“公知”(虽然我不喜用这种标签),都是爱国者。但是爱国的方式不同。有人觉得爱国是一味的拥护政府,保持和谐稳定。有人觉得指出不足,敢于发声,为弱势群体维权,极力争取直到迎来改变,才是真正的爱国。我选择后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