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总统马英九说「30年来大陆改邪归正,重视儒学」,但那其实是尊孔的最负面例子。(图片取自马英九脸书)

 

选在教师节,前总统马英九参加完祭孔典礼後在脸书上贴出一文,说:「中国大陆在文革时期严厉批判孔子…但30年来大陆已改邪归正,重视儒学…」

景仰孔子,重视孔子的方式可以有百百种,马英九岂会不知,中共今天重视孔子,非但不是改邪归正,还是更邪恶。马英九对共党式尊孔的赞扬,其实反而侮辱了孔子。

较之文革时期,中共今天确实一转共产党对儒家遗产的暧昧态度。尤其自2004年起,开始大手笔在国际上重新推销孔子,着力最深的就是前往北美丶欧洲和澳洲高等教育机构开设以孔子之名,说是要推广儒学丶汉学的「」。

如今,数百间依附在各国大学丶中学丶小学的孔子学院丶孔子学堂,皆由总部在北京的「汉办」直属管辖,「汉办」虽然隶属中国教育部,但真正管理机制则是由中共中央统战部指挥。

2014年7月,在葡萄牙举办的欧洲汉学学会上,有人发现主办单位将主要议程手册中的两页撕掉,根据欧洲汉学学会事後调查,发现这两页内容主要提及「来自台湾的蒋经国基金会不仅长期赞助欧洲汉学学会,还赞助了台币65万元给这次会议」。这两页被撕掉,正是汉办主任许琳的坚持,因为她坚称「手册上某些内容摘要『违反中国法规』」。当时她同时另外对孔子学院在手册上的能见度不够表达强烈不满。

中共曾在今年初颁布「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计画,重点之一就在「优化孔子学院全球布局,修改完善《孔子学院章程》,加快中方院长和教师职业化进程」。但一开始「楼就歪了」,孔子学院怎麽可能长得正。

一开始,孔子学院以飞快速度在全球各地设点,近年却又陆续被很多大学发文关闭,仿佛脸书退赞。包括芝加哥大学丶宾州州立大学丶安娜堡密西根大学丶北佛罗里达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等,都已宣布今年起不再和孔子学院续约。理由同为:孔子学院的教学与大学理念不相符,所以决定终止合作。

因为从开办以来,孔子学院虽然挂上「」之名,但事实上和孔子思想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美国北佛罗里达州大学关闭孔子学院时的声明且说「审视过去四年的课堂活动以及资助活动,发现与孔子学院的目标和使命并不相符」。

的确,中共不再以文革那一套批判孔子,他们只是发现更好的做法,就是利用孔子来愚弄别人。(法国布列塔尼孔子学院/维基百科)

 

早先,加拿大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并已正式通过决议,终止和中国合作开设「孔子学院」,因为他们发现孔子学院只是被用来提升中共的形象,校方没有必要成他们为宣传的一部分。

於此之前,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因孔子学院拒绝删除教师聘用合约中违反人权的条款,关闭了孔子学院;而後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曾有报告说,孔子学院实际是被中共严格控制的宣传武器,应该关闭或改变;接着,加拿大新布伦瑞克省教育厅长多米尼克.卡迪接受访问时公开表示,因为担心孔子学院的教师只灌输中国共产党所赞同的内容,令中共的极端思想渗透学校,因此已向孔子学院发出了终止计划的意向书。

今年9月,加拿大新布省相继有18所小学和国中的孔子学堂课程关闭,理由如出一辙。如今,汉学研究重镇荷兰莱登大学也宣布孔子学院不再符合该校的中国策略及方向,不再与孔子学院合作,紧追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丶德国斯图加特传媒学院及法国里昂大学的脚步。挪威奥斯陆大学则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同意开设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长期以来挟着庞大赞助资金,初期确实受到很多国外大学欢迎,但孔子学院总是强势要求与外国学府签署保密协议,不能透露资助金额;教材尤其只能依照中国版本的论述,而且经常笼统地要求不得有「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内容出现,即便许多自由国家的学校标榜言论及学术自由,一旦和孔子学院合作,就只能采用过滤掉中共所不乐见的公众论述,例如台湾丶西藏丶六四丶异议人士等议题。关闭孔子学院,正是这些学校对「子曰:君子喻於义,小人喻於利。」的醒觉。

美国杜克大学历史系教授阿里夫.德里克在他所着《文化特洛伊木马》一书,即写下:孔子学院不仅为中国政权的威权举措提供意识形态掩护。教育机构号称学术中立与道德高标准,还能提供比企业界更好的公信力。孔子学院这些机构正逐渐与商业利益结盟,表现出来的样子也像营利事业。很多国家,正以一种混合着文化上与经济上的期盼欢迎孔子学院,却对掌控孔子学院的宣传部门迫害学术与政治异议的高压行动不以为意…

马英九可以尊孔,可以批判民进党切断台湾与中华文化的传承与源流关系,可以遗憾总统府不再纪念孔子诞辰,可以批评蔡英文年年缺席祭孔仪典;但以「中国重新重视孔子,30年来大陆改邪归正,重视儒学」而为对照反观,简直是找了个最羞辱孔子的人来挺孔子。的确,中共不再以文革那一套批判孔子,他们只是发现更好的做法,就是利用孔子来愚弄别人,甚且藉由儒家思想,只为美化共产专制。一如赵紫阳秘书鲍彤针对孔子学院曾在推特上说的「现在遍及全球的孔子学院,都是糟蹋这位先哲及其学说的屠宰场,」「它们全姓共,不姓孔。」

※作者为《上报》主笔

 

CDS档案 | 大外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