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六神磊磊读金庸

文/

我的主业是解读金庸的武侠小说。那里面的老师都有个特点,都和菩提老祖一样,很怕徒弟把自己说出来。

你要是采访一下他们有什么节日愿望,他们大概会说还谈啥愿望啊,不被徒弟举报就好了。

比如风清扬,就反复叮嘱令狐冲,以后你丫不准跟人讲我教过你剑法!

风清扬武功那么高,天下怕谁来?可就是怕被徒弟出卖。

《射雕》里,马钰教郭靖武功,第一句话就是:小子,我教你本事的事情,你以后可不许对谁说起!

为什么这些师父都怕被徒弟卖?

因为他们很多教的都是真功夫、真本事,对徒弟讲授的都是真心话。

菩提祖师教其它人的大概率都是假本事,却对猴子掏心掏肺,教了真本事。

风清扬教令狐冲孤独九剑,也是实打实的真本事,还和令狐冲讲了好多真心话。

真本事、真心话,往往是得罪人的,是难容于俗流的。老师给徒弟教了真的,就等于把弱点卖给徒弟了。全天下掌握风清扬的叛逆不经无法无天的证据最多的人是谁?就是令狐冲。

什么“武林规矩,门派教条,全都是放他妈的狗臭屁”,什么“大丈夫行事,爱怎样便怎样,行云流水,任意所至”,风清扬对令狐冲讲的这些都是要命的,传到江湖上都是要哗然的。

徒弟们低着头记录的时候,你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记笔记,还是在保存证据。你毫无保留,孽徒们正好拿你命门;你掏心掏肺,徒弟们正好当胸一剑。

什么样的老师最不怕被告呢?教假本事的。像金庸写的,明明是“唐诗剑法”,老师却故意教成“躺尸剑法”,给你乱教一通,上课的时候他在台上躺尸,徒弟在下面躺尸,大家互躺,这样当师父自然就不怕你出卖。

长此以往,师父都不教唐诗了,都学乖了教躺尸了,你躺我也躺,大家统统学不到真本事,你入学的时候是个猴子,毕业的时候还是那个猴子。

还有一种情况,这些学生本来就不是为了学本事来的,学不学得到本事他们并不很在乎,觉得还不如卖一次老师的成就感来得大。他们满华山溜达,整天钻山洞,到处找风清扬的小辫。

对于这种学生,老师们只能加倍防护,上台前先来一口深呼吸,气凝丹田,运起“金刚不坏体神功”,紧紧护住心脉。然后使起七十二路随风舞柳剑,剑光霍霍,护住周身命门要穴。讲课的时候,还必须一边讲课一边舞剑,丝毫不能停顿。等课讲完了,也不能贸然撤离,还要向身后虚拍几掌,防止敌人追击,这才迅即夹起讲义,展开轻功奔出。

偶尔地,在讲台上,望着下面求知的眼神,老师可能也会热血上涌,想讲一点点真东西,不讲躺尸剑法了,想讲一点点唐诗剑法。

但随即,他会很快清醒过来,啪啪自抽两耳光,内心痛责自己,像《侠客行》里的谢烟客一样:

“那孽徒害得我还不够惨么?怎么又起收徒之念?!”然后,啪啪!啪啪!啪!

说到这,好像依稀看到了金庸先生。有时在梦里,泪光莹莹之时,总觉得他看着我说:谈什么报答,日后你惹出祸来,不要把我说出来就是了。

-完-

记得点在看,记得加星标

中秋节快到了,水井坊给大家带来一份好礼

参加水井坊小程序活动,测你的专属“好运宴席”,抢水井坊井台100ml品鉴小酒👇

相关阅读:

六神磊磊 | 没法聊天的关键: 有人读的是金康,却非要和你聊金庸

OKKKRRR | 六神磊磊为何被禁言?

六神磊磊 | 翟天临只是秀了件情趣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