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认为,香港过去有很多自由,但我们的政治自由受到限制。政治自由不是可有可无,而是在所有自由中最根本的。政治自由在众多自由中排得较高的位置。如果香港没有民主,所有享用的自由都是脆弱的。

专栏:名家演讲录 作者:本社编辑部 日期:2019-09-09
采访、摄影:张港欣

周保松觉得今次反修例运动,全民觉醒是最珍贵的地方。

2019年9月7日,公民实践培育基金邀请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周保松进行演讲,主题为《自由之夏—从政治哲学的观点》。周保松从政治哲学角度,带领大家思考整场反送中运动。

自由是什么?

很多香港人都珍惜自由,并愿意付出很多。什么是自由?当一个行动者能免受限制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就是自由。举个例子,我不会因言论而承受惩罚和恐惧时,这就是言论自由。

自由并非单一的,而是众数的。自由是在某一领域上进行一些事免受某一些限制。人有不同领域,有家庭、教育、宗教等。不同领域有多少自由是制度决定的。

香港是自由的社会,但不等于为所欲为,自由需要法律的规定,权利在《基本法》得以充分保障,在法律下能保障基本自由。自由需要考虑其他人的权利,尊重他人自由。自由在社会可能是很重要的价值,但不是唯一的价值,例如公义、平等。

不是所有的自由同样重要。任何国家和社会都基于不同理由对自由作出不同限制。香港可以上Facebook、Google,在内地是禁止的。

自由很多时候联想起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在内地是负面的标签。自由和权利息息相关。马克思批评自由社会鼓励自利主义,免受政府限制,满足自己个人利益,破坏人与人之间社群关系。

我们生活在香港社会里,多年来珍惜什么自由?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出版自由。这些自由构成一个体系,构成自由社会。

香港人珍惜什么自由?

香港还有一个自由就是经济上的自由。香港在过去24年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经济自由排行榜都是第一,引以为傲。经济自由就是小政府大市场,低税收低福利。经济自由是指在市场经济体系里,政府对经济活动干预很少。政府干预愈少,经济上享有的自由愈多。

但香港社会不平等,出现贫富悬殊、楼价高企、社会流动低等问题,归因于政府干预市场少,放任市场竞争。完全放任的经济自由,不是我们想要的。其实香港不是彻底放任的社会,例如医疗服务相当社会主义的,90%医疗服务都是公立医院,而且是按需分配。另外,如果香港没有公共屋村,住屋问题会更严重。

自由不是香港唯一的价值,当自由应用于某一领域下而不加以任何约束,会导致不良的后果。市场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政府有责任改善现在情况。

在香港,自由可说是日用而不知的地步。我们惯于享受自由,不知道没有自由的感受。反修例活动给我的感受是当政府剥夺我们习以为常的自由,就会明白自由的重要。

我认为反修例运动是「自由之夏」,在三个层面呈现。第一、捍卫应有的自由;第二、追求想要的自由;第三、在参与运动过程中,实践一些自由,令你感觉自己是自由人。


出席观众众多,部分人需要坐在地上。

捍卫应有的自由

第一层面,我们捍卫应有的自由。运动的源起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就是担心失去人身自由,令很多人感到恐惧。商界担心条例通过后失去私有财产的自由,财产受到不合理剥夺。反修例运动称为「反送中」,因为香港人不信任中国不公正的司法制度。修例后,香港人没有接受公平审判的权利。

运动过程中,现时有些自由会受到威胁。游行集会的自由开始被剥夺,尤其紧急法通过后,连登讨论区被封,Facebook被审查。还有因为某些人的政见,剥夺参选自由。自由逐步侵蚀和限制,会触动很多香港人的底线。


反修例运动称为「反送中」,因为香港人不信任中国不公正的司法制度。

没有政治自由 人生不完整

第二层面,想争取一些未有的自由,而且这些自由十分重要,这就是政治自由,是五大诉求最后一个诉求:重启政改,给予港人真正双普选。这是2014年占领运动的诉求。

有人认为香港已经很多自由,没有民主无所谓。也有人认为有民主就威胁经济自由,有民主就会有福利主义,就会大政府小市场,所以不应该有民主。

我觉得民主和自由息息相关。引用2007年梁家杰参选特首的口号「有得拣,先至系老板」,民主就是「有得拣」。民主精神有三个要点:主权在民、政治平等、有选择的权利。民主所实践的正是政治上的自由。

香港过去有经济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但我们的政治自由受到限制。政治自由不是可有可无,而是在所有自由中最根本的。政治自由在众多自由中排得较高的位置。如果香港没有民主,所有享用的自由都是脆弱的。如果没有民主,政府无需问责。拥有权力的人如果得不到人民的监察和认可,可执行不公义的法律,剥夺自由。民主就是保障我们其他的自由。

政治实践的自由本身有内在价值。人自出世起,生活每一部分都受政治制度影响。政治制度是人为的,不是自然的。自己作为政治社群的成员,但不容许参与政治社群的管治,生命就会不完整。我们没有机会透过政治参与,去实践自己的能力。

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过人是政治动物,并非说人喜欢争权夺利,而是说人一出生就存在于政治社群里。他说如果要建立理性能力,需要公共参与。没有公共参与,人生就不完整。人如果长期生活在市场里,没机会过政治生活的话,我们的生命有严重的缺失。

我觉得今次反修例运动,全民觉醒是最珍贵的地方。中学生不惧校方压力,敢于政治表态,这就是公民实践。

为什么香港人争取民主?如果国家剥夺参与政治的权利,失去选择权,尊严受到损害,甚至觉得承受很大的屈辱。民主不代表可选出一个比现任特首更英明的人,民主不能解决社会所有问题。但我们作为香港社群的一员,有基本的权利决定社群的未来。


五大诉求最后一个诉求:重启政改,给予港人真正双普选。

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

第三层面,我们在政治参与过程,实践一些自由,以前从未有的。反修例运动中,最多人叫的口号是「香港人加油」,这是香港人集体身份认同。基于共同的身份,作出政治诉求和抗争。

「香港人」是什么?香港与内地对比,我们叫「香港人」时会感到悲愤,因为觉得对方欺骗我们,不断压逼,感到不自由和不尊重。以前香港是英国殖民地,现在是中国的特区,香港人不想自己被支配,因此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这就是雨伞运动提倡的「命运自主」。

反修例运动没有大台,遍地开花,每人都是运动的主宰者,没有精英或政党承担责任。自己很多时候,自发参与一些运动。过去香港人有不同的身份,不敢走出职业框架。现在护士机师等进入政治领域,表达政治意见。每一个香港人都改变了自己,不再是经济人,而是政治人,关心香港政治社群的共同利益。

我们在「自由之夏」参与过程中,没有意识到自己改变自己,改变对自身的理解,改变自己与香港的关系。无论这场运动最后中共会用什么方式打压都好,其实这场运动对香港未来产生的影响,其实刚刚开始。现在18岁的年轻人,还有50多年要走。他们对香港的感受,是一个家,并非借来的地方。他们比上一代更在乎香港。


反修例运动中,最多人叫的口号是「香港人加油」,这是香港人集体身份认同。

香港人很了不起

最后,香港人很了不起的。有人觉得香港八十至九十年代是黄金时代,我很幸运经历过雨伞运动和反修例运动,从未见过香港人如此团结,如此珍惜这个地方。我对「自由之夏」运动短期内没有好结果,如果长远地看,经历社会和文化的转变。

香港怎样走下去,视乎大家的付出。现在看似很差的时代,其实现在很好,不再以赚钱为上,实现更高更远的人生价值。


公民实践培育基金成员与周保松合照。

 

相关阅读:

报道者 | 民调反映的港独、揽炒、移民趋势

美国之音 |要求港府按时向联合国提交人权报告

众新闻 | 3千法律界黑衣游行反政治检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