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天迎来中国70周年国庆,香港警方主动在国庆前夕的星期日加大驱散人群和拘捕力度,惹来市民大力反抗,港岛区多次出现示威者堵路、焚烧杂物及掷汽油弹事件,亦有人在湾仔地铁站外纵火;警方则施放多轮雇泪弹、橡胶弹和布袋弹,又动用水炮车发射颜色水,其中,一名相信是乔装示威者的警员报称被发现其身分的市民围堵,于是向天开枪示警。

行动中,警方向与他们争论的立法会议员朱凯迪的脸部喷射胡椒水剂,又用警棍多次殴打已被制服人士的腿部,熟悉保安事务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形容, 「打犯」事件非常严重,属酷刑。

另外,昨日的冲突中,有超过一百人被捕,包括在场协助被捕人士的社工和医生,可能会是反对修例风波以来,单日拘捕最多人的一天。涂谨申分析,警方尽早及主动采取行动,拘捕勇武人士,按例可扣留他们最多48小时,这便可以减少国庆节上街示威的规模,但他忧虑,这可能刺激更多「和理非」(即主要和平、理性、非暴力人士)明天走上街头。

随着警民冲突升级,受伤人数亦有增加。医院管理局公布,在昨日至今天凌晨的冲突中,有48人受伤送院治理,伤者年龄介乎16至67岁,其中一名女子伤势严重,31人伤势稳定。

https://twitter.com/ToXKPIejxZAgn2D/status/1178455462833864704

网民发起于昨天举行「929全球反极权大游行」,全球超过六十个城市响应,以声援香港争取自由民主,香港在未有人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仍有不少人走上街头,但警方布防更严,而且更早采取驱散行动,手法亦更严厉,并多次阻挠记者采访。

游行原订下午二时半于铜锣湾一百货公司前集合,3时出发,游行前往金钟的政府总部。但大批防暴警察中午起已在该处戒备及截查市民,部分更蒙上黑布或面巾;1时左右,警方广播,指在场人士正在非法集结,要求市民离开;未到1时半,便已带走至少四名男女,并举起黑旗,警告会施放催泪烟。两点过后,警方突然施放催泪烟,人群一度走避,但不久又聚集。部分人士如期开始游行,但不久便产生警民对峙及冲突。

行动中,警方手段明显较之前严厉,阻止和推撞记者采访的次数较过往多,又向记者方向喷射催泪弹和水剂。其中,一名印度尼西亚籍的在港女记者在天桥上摄录时,遭驱散示威者的警方以布袋弹击中,眼部受伤。但记者身处的地方与示威者有一段距离,且有不少记者在场工作,香港记者协会质疑警方,指警方不应作出任何伤害记者的行为。另外,香港电台一名摄影助理入夜后在湾仔采访两名女子被捕时,质问警方以什么权力要求被捕者关手机时,被警员以警棍打手,更质问该助理是否想「妨碍司法公正」。港台其后发表声明予以谴责。

此外,警方又多次妨碍被捕者向在场其他人士披露个人资料,又拘捕在场纪录事件的社工,包括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总干事许丽明。社总指出,许丽明在金钟协助收集被捕者资料时,突然被十多名防暴警察阻止,尽管许已表明会离开,但仍被防暴警察推撞及压在地上,后遭拘捕。

社总会长伦智伟今早在电台节目中指出,警方越来越不欢迎社工在场,近三星期更会以长棍设防,又把他们赶至十多米外,或者在社工查问被捕人士姓名时呼叫,令他们难以听清楚被捕人士的个人资料,以便通知被捕者家人或提供协助。

网上片段亦显示,下午四时后,警方在金钟拘捕多名示威者的行动中,有人被按地后脸部朝地磨擦,有人被制服后被人以棍殴打腿部,而一名看似是中学生的男孩被制服后,向拍片者大叫自己的名字,反而引来数名警员挥棍围殴,又用盾牌击打他脸部,阻止他说话。网上数据显示,该男孩就读元朗赵聿修纪念中学中六级。

涂谨申今早在一电台节目中表示,即使是杀人犯,警员也不可如此对待被捕者,何况他们不是。他形容,上述「打犯」情况,比伞运时警员朱经纬驱赶市民离开时以警棍打人更严重,属于酷刑。他促请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立即与善方商讨,停止有关行为。

CDS档案 | 香港反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