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恩格尔和资深成员麦考尔。(2019年2月13日)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外交委员会星期三分别通过《》。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委员会主席、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恩格尔(Eliot Engel)在星期三法案的审议听证上说,法案展示出委员会对港人民主抗争的支持。

他说:“过去几个月来,我们看到香港民众勇敢并且不屈不挠地为他们的权利和自由抗争。我们也看到北京试图秀肌肉,压制这些民主的不同声音。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0年后,中国当局仍然试图利用暴力和恫吓镇压基本自由。对中国共产党政府和那些试图损害香港自由和自治的人,我要清楚地告诉他们,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不会坐视不管。”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同日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方案》。参议院法案的发起人—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佛州共和党人鲁比奥(Marco Rubio)、参议院外委会主席、爱达荷州共和党人里施、参议院外委会资深成员、新泽西州民主党人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和马里兰州民主党人卡丁(Ben Cardin)四位参议员发表联合声明,赞扬法案的通过。

鲁比奥参议员说:“在香港民众为他们长期珍视的自治与自由抗争之际,我希望他们知道,美国和自由世界在支持他们。”

来自两党的这四位参议员在声明中说,法案是向北京发出明确信号,他们要为侵蚀香港自治承担后果。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被认为是美国现有《香港政策法》的加强版,目前已得到国会两党两院的支持。

法案要求国务卿向国会提交年度报告,评估香港是否继续享受不同于中国大陆的特殊待遇,要求国务院不应根据被捕记录,对香港民主和平抗争人士拒发签证。法案还要求总统制定制裁名单,对侵蚀香港自治和法治的人士实施拒绝入境、冻结在美资产等形式的制裁。

在众议院提出这项法案的新泽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在众议员外委会的审议听证会上说:“这项法案是及时的,也是关键的。”

史密斯2014年就提出这项法案,法案此后根据香港局势不断更新。他指出,法案当中也有两院都认可的豁免条款,“确保我们的行动加强香港自治,而不是无意中对香港造成伤害。”

众议院外委会资深成员、德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说,香港的抗争是“民主与独裁、自由与暴政、自由与压迫之间的战斗”,法案“向北京发出明确讯息,那就是残暴无情的行为会有后果。”

上个星期,黄之锋、何韵诗等香港民主人士前往美国,呼吁国会通过法案。这些法案也得到美国国内许多学者的支持。

屯门公园再光复游行人士拉起横额,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解放香港,并且高举美国国旗。 (2019年9月21日)

在众议院外委会通过法案后,史密斯议员在推特上表示,他将与其他议员一道,促使法案尽快在众议院全院通过。

法案需在参众两院全院通过并由总统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上周与多为共和党议员召开记者会,对法案表达强烈支持。

在参议院,麦康奈尔暂未明确表态要将这项法案纳入参议院的审议议程,但他曾表示,他会支持让《香港政策法》得到强化的议案。在参议院提出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上周表示,他预计法案在委员会通过后,也会很快在参议院全院通过。

在众议院外委会星期三的听证上,除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议员们还审议并通过其他多项涉及香港的法案和决议案,包括CECC主席麦戈文(Jim McGovern, D-MA)和前主席史密斯众议员提出的禁止向香港出口催泪弹和其他非致命人群管制产品的《保护香港法案》以及舍曼(Brad Sherman, D-CA)众议员提出的谴责中国干涉香港事务、支持港人自由抗议权利的决议案。

中国指责美国涉及香港的法案以及议员支持香港民主抗争是“干涉中国内政”,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为中国所称的“港独分子”站台。

曾任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马林诺夫斯基众议员(D-NY)在审议听证上说:“从我自己以前当外交官、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来看,他们(中国)非常、非常担忧国际舆论。他们疯狂想要说服我们不要通过这类决议案就证明了他们的敏感。”

特朗普总统星期二在联大讲话中说, 全世界都在密切关注中国如何应对香港局势,希望中国遵守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所做承诺,保护香港的自由和民主生活制度。他说,美方期待习近平主席做为“一位了不起的领导人”来行事。

 

CDS档案 | 香港反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