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片: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博讯网)

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发起人、知名维权律师唐荆陵上月底乘火车抵达广州,准备赴美深造。但他在火车站被当地国保拦截,随后被强制“失踪”近十天。本台记者家傲采访了刚刚返回老家的唐荆陵,听他讲述近日的遭遇。

记者:唐先生,您目前状况如何?

:我昨天晚上十点多已经回到(湖北)荆州老家了。我个人情况都还好,只不过是被警方关了几天,也没把我怎么样。

记者:您提到,上月底您到广州后被国保拦截,之后您了解到他们是想要阻止您出国旅行。他们有没有提到为什么要阻止您出国呢?

唐荆陵:这些事情他们倒没提。但是,当局应该还是把我列为危害中共安全的人,就是所谓的政治犯。

记者:您是怎么了解到他们想阻止您出国的呢?

唐荆陵:国保直接讲了,就是不让我出境。

记者:那么您这次去广州的原因是什么呢?

唐荆陵:我是准备直接去广州,从那里出发赴美。我近期收到了一封访问学者的邀请,我的太太正好也在美国避难,我也有机会和她团聚一下。我本来回广州就是为了到家里收拾下行李,就准备买票出发了。但是没想到,我刚一下火车,国保等人已经在车门口守着我了,之后就把我带走了。

记者:您觉得他们如何了解到您这次去广州的实际目的呢?

唐荆陵:我之前去办了护照和签证,还用自己的身份证买了票。这些信息对于中共来讲,通过他们的各种智能监控系统,都是可以了解的很清楚的。

记者:您近期获得了一个访问学者的邀请。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吗?

唐荆陵:在上个月,我在美国的朋友帮我联系了一所美国大学,向我发出了为期一年的访问学者项目的邀请。这个项目可以让我去学习一些东西,也能有机会与海外的一些学者和社会活动人士进行交流。当然就我而言,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太太目前在美国避难,那么我也有机会与她团聚。

这件事前面操作起来都还比较顺利,在确定这个邀请之后,我就在老家这里去办护照。按照以前的经验,我是办不下来护照的。让我感到很意外的是,当时到了约定的取件时间,结果我还取到了护照。

记者:您提到一所美国大学的邀请,不知道您方不方便透露这是哪个大学呢?

唐荆陵:鉴于目前的状况,这我就不太方便提了。

记者:这所大学的访问学者项目原定什么时候开始呢?

唐荆陵:原定就在本月开始。

记者:现在您出了这个事情之后,不知道您与校方有没有沟通呢?

唐荆陵:通过美国方面的联络人,我已经在与校方联系了,现在正在考虑下一步的安排。不过我个人推测,我觉得很难成行了。

记者:您提到从8月29日到9月6日之间,您又经历了一段强制“失踪”的旅行。您能透露一下当时发生了些什么事吗?

唐荆陵:这次的经历与我此前的很多经历比较相似。当局无非就是委托警察控制住我,不让我脱离他们的视线。我基本上就住在旅馆里面,偶尔大家出去吃吃饭。然后在旅馆里面,我可以看电视、看书。

记者:当时他们有没有在您的房间里面呢?

唐荆陵:这一次警察和我住在同一个房间里。

记者:他们有没有审问您呢?

唐荆陵:他们没有对我进行正式审问。我的经历告诉我,当局这些行为的重点目标是控制住当事人,所以他们并不是为了从我们这里得到太多的口供。而且,就我与中共特务部门打交道的经历来看,我一般不会与他们滔滔不绝地谈事情,或者试图说服他们。

记者:您经过最近一次的事件之后,有什么感想呢?

唐荆陵:从我个人的遭遇,包括前一段时间在推特和脸书上看到很多朋友发布的遭遇,可以想象目前中国针对人权的打压比在我2014年入狱之前更糟糕了,大陆的人权状况发生了极大退步。因此,中国正处在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我觉得国际社会应该对中国的现状予以充分警惕,采取适当措施来纠正这个趋势。否则,将来中国的这些人权灾难一定会蔓延到其他国家。

记者:您提到当局暂扣了您的护照和港澳通行证。那么您近期有什么打算呢?

唐荆陵:如果我不能去美国学习并与我太太团聚的话,那我肯定还是会继续实行原有计划。我会在老家把驾照拿到,然后会花一些时间在国内到处旅行一番,去了解中国社会各方面的状况。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相关阅读

【立此存照】唐荆陵失联

德国之声 | 唐荆陵获中国人权律师奖 “709”家属视讯感谢

维权网|唐荆陵: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