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BLACK BLORCHESTRA
Image caption
有网民把歌曲制作成管弦乐版本,各人打扮成前线示威者演奏。

香港示威步入第三个月。近期,一首名为《》的粤语歌曲,在香港社区迅速传播,成为“反送中”抗议中最具标志性的歌曲。

这首歌的歌词以争取自由为主线,提到抗议的主要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个星期连续几个晚上,在多个社区,均有成百上千的群众聚集合唱。

有香港网民形容,这首歌“旋律悲壮,歌词激奋人心”,有“国歌的风格”。

香港亲北京媒体形容这是“港独”之歌,网上制作的音乐录像大部分画面在“鼓吹和美化暴力”,似乎有意向青年学生“洗脑”,令香港走上一条与国家分离的“不归路”。

创作人:参考军歌和国歌
有网民在YouTube上载《愿荣光归香港》的合唱团版本,配上香港抗议画面,一周内有超过100万浏览人次。

据简介,歌曲由“thomas dgx yhl”创作,填词人为“t”和一众“连登仔”,即是网上连登讨论区的用户。上载者解释,“荣光”一字出自李白的《大猎赋》以及苏轼的《哨遍·春词》,意思是“荣誉”和“光彩”。

其中一个超过1.6万人赞好的留言这样写道:“我终于明白为甚么外国人听到国歌会哭,因为真是很大感触、共鸣和骄傲,才会令‘国歌’成为‘国歌’,我们一起努力,把这首歌成为‘我们的国歌’好吗?”

9月9日,香港各区学生组成人链表达诉求时,已开始集体唱这首歌,当时许多人仍然未记得歌词,要看着手机看歌词去唱。9月10日,香港足球代表队在世界杯预选赛迎战伊朗,现场观众在播放中国国歌期间传出嘘声,并在球场上高唱《愿荣光归香港》。9月11日,一群自称香港文化艺术工作者“Black Blochestra”亦在YouTube上载管弦乐团版本,片段中,他们带着头盔、眼罩和口罩,演奏《愿荣光归香港》,两日内超过70万人次收看。

歌曲“遍地开花”,各区的大型商场均有人聚集合唱这首歌,一些人带乐器到现场即场演奏。

但香港示威者聚集唱歌时,曾引发部分中国大陆旅客和反“港独”人士不满,有时候,他们会唱《义勇军进行曲》抗议,双方有时会发生冲突。

9月12日,BBC中文记者在香港中环的商场内目睹一群手持中国国旗的人在唱中国国歌,与高唱《愿荣光归香港》的示威者发生口角。

有手持中国国旗的人对BBC中文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次是来“支持中国”的,但他们被问到知不知道“反送中”示威者在唱什么歌时,有人误会是著名音乐剧《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又译作《孤星泪》)中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这是香港示威者此前在多个集会抗议场合演唱的另一首歌曲。

香港网媒《立场新闻》采访了《愿荣光归香港》的创作人,但并没有公开其真正身份,只是称他做20多岁的全职音乐人“T”。

“T”在专访中说,他花了超过两个月,参考军歌以及不同国家的国歌,希望创作到一首“简单、容易入脑”、“激励士气、感染人心”的歌曲。

他形容,香港人具有“民族性”,“不像俄罗斯战斗民族般激昂”,有少许“像英国人的庄严”,但又不是他们的那种“古板”,更似是两者混合。因此《愿荣光归香港》开首的旋律较为“庄严”,“后面变得激动”。

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多个商场有示威者聚集唱《愿荣光归香港》。

社运歌曲的作用
香港民主运动过往有不同的歌曲,例如纪念“六四”的《自由花》、2014年占领运动的《撑起雨伞》,以及香港民主支持者经常高唱Beyond的《海阔天空》、《光辉岁月》。

但香港过往几年的社会运动,在集会唱歌这一行为会遭受批评,指唱歌太过“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不足以争取诉求。

在“反送中”抗议,多位网民亦创作不同的歌曲,但惟独《愿荣光归香港》得到高度关注。

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
有持中国国旗的人在香港中环的商场聚集,同时合唱中国国歌,表达对示威者的不满。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周保松对BBC中文表示,他一听到这首歌,就感觉得会有很多人跟着唱,因为“在这场运动,大家累积了很多情绪和情感,需要一些集体的表达”,此曲的旋律和歌词捕捉了大众的感受,产生共鸣,团结示威者。

他认为,这首歌的特别之处,听众不是被动去聆听和享受,而是各界有参与的过程,在示威人链、商场、管弦乐团演奏等不同的地方演奏和高唱这首歌,都在为这首歌赋予不同的意义。

“许多人对这首歌产生很大的连系感(attachment)。”他说。

“港独”之歌?
香港亲北京媒体《文汇报》周四(12日)以“独歌洗脑,煽走独路”作头版,批评这首歌是“港独”之歌,并指这首歌的视频用了很多“鼓吹暴力”的场面,歌词内容是“美化暴力”。

报道引述中国港区人大代表陈曼琪说,有人正以“潜移默化”的形式,向青年学生散播“港独”思想,是“企图想令香港走上一条与国家分离的不归路,必须遏止”。

此曲的创作人“T”在接受媒体访问中说,网民把这称为“国歌”只是用夸张手法宣传,“现实层面上,香港只是一个特区,不是国家,何来国歌呢?”

他强调,只是为了这次抗议而写这首歌,要把它当成“区歌”、“国歌”,需要民主讨论,不是一小撮人决定。

周保松说,唱歌的人是否视之为“国歌”、“港独”或是“国族认同”,在目前阶段仍然是“模糊”。

“对香港的认同,不等于对‘香港国’的认同,这两者是可以分开的,”他认为,北京政府要小心处理,如果很快便把此曲和香港的抗议定性为“港独”,可能会适得其反,反而令更多人趋向有“港独”的想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