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人愚蠢的是皇帝的权力,是任意妄为的权力。阿克顿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但是他忘了说,绝对的权力导致权力者绝对的愚蠢,这种愚蠢会完全超过你的想象。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有一个明君梦,很多人希望朝廷出现一个明君,但现实呢?恰恰相反,历史上的明君不超过五个,大部分皇帝都是又蠢又坏。

这是很让人费解的,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皇帝不少于400个,但是能够称得上还可以的皇帝,不会超过40个,也就是皇帝的合格率不会超过百分之十。有些人不仅仅是不合格,而且愚蠢至极,将整个国家拖入各种灾难之中。

虽然我们一直做着一个梦,希望出现品德高尚、能力超强的明君,实际上,这个梦极少实现,比中彩票还难,不败坏一个国家就已然不错。

近代最愚蠢的统治者非慈禧莫属,几次对列国宣战,对国家的变革充耳不闻,导致整个清朝实力不断下滑,在这种情况下还将上千万两军费给自己过生日,不单是极端的愚蠢,更加是一种只为自己的极致的坏。

直到今天很多人都难以理解,以当时大清的综合实力,哪里有勇气对11国(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西班牙、比利时、荷兰、奥匈帝国)宣战。但是慈禧不仅宣战了,还幻想能一举战胜列国11强。最后的结果我们已经知道了,慈禧的宣战没有使清朝走向强大,反而极速地败坏整个国家,割地赔款、各种限制,让整个国家背负沉重的债务。

以当时大清的军事实力,面对任何一国都难有胜算,但慈禧却有勇气同时对十一国宣战。为了不让人阻止,反而将反对战争的大臣全部诛杀。慈禧已然不只是愚蠢,而且是极其的坏,本来做的就是祸国殃民的事,还不让别人说,谁说就杀谁,只能在祸国殃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承担这个后果的就是所有的普通老百姓,他们被迫缴纳更多的税收,整个中国赔款近十亿两白银,而慈禧到死都一直享受奢侈的生活。

鲁迅先生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确实对普通人可以恶意揣测,但是对统治者呢?由于中国人一直都有一个玄幻一样的明君梦,所以更不会去揣测那些统治者,但是事实却是,那些统治者往往更坏也更蠢。

普通人的坏和蠢只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而统治者的坏和蠢,付出的代价是整个国家。

中国历来不缺既坏又蠢的统治者,他们高居上位,却蠢地让人难以想象。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一个鸡蛋十两银子的道光,很多常识性,他们就像不知道一样。

中国皇帝很多时候愚蠢地可怕,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愚蠢?是权力,极端的权力导致绝对的愚蠢。

中国古代皇帝很少出宫,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获取的少量信息也是来自周边的大臣,当旁边的大臣和宦官来一场集体欺骗的时候,这些皇帝不愚蠢都不行了。十两银子鸡蛋的道光成为了笑话,但是如果当身边所有的人都说这个鸡蛋值十两银子的时候,道光又怎么会怀疑呢?

因为有了无上的权力,周边的人只会阿谀奉承,只会说你伟大光明正确,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不要打,即使要对万国开战,他们也会闭着眼睛说好好,继续打,我们一定会大胜,我们会成为唯一的胜利国。当八国联军打到北京城之前,慈禧收到的一直是捷报,每一份电报都是胜利的消息,但是当八国联军打到北京城了,慈禧才知道原来大清国一直在输,输地彻底,只能急急忙忙地西逃。

权力是什么?权力是赵高的指鹿为马,权力是秦桧的莫须有,只要有了权力,所有的人都会又坏又蠢,不见得是皇帝选择了愚蠢和坏,而是你周边的人,会让他一步步地坏又蠢。

使人愚蠢的是皇帝的权力,是任意妄为的权力。阿克顿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但是他忘了说,绝对的权力导致权力者绝对的愚蠢,这种愚蠢会完全超过你的想象。

古代的皇帝,他们的眼睛看不见,他们的耳朵听不见,因为绝对的权力,所以绝对的耳聋眼瞎,想要突破宦官、大臣、后宫,甚至全天下人的包围,看到更远更深邃的未来,何其艰难,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觉得中国古代还会产生所谓的明君吗?

一开始绝对的权力,就意味着这个国家不会产生明君了,这样的幻想不要再有了,因为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粥都吃不起了,还能选择吃肉?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在他那里值十两银子鸡蛋实际才几文钱,他们的愚蠢不是来自自身的智商缺陷,而是来自权力和制度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