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来的终究来了,林郑政府果然採纳行政会议那班蚕虫师爷的屎桥,借「紧急法」过桥,立《禁止蒙面规例》,他们大概以为胜券在握,准备开香槟了。

说他们蠢,有很简单的几个理由:

一﹑林郑目前最大的难题是什麽?

是恢复香港正常的社会秩序。要恢复秩序,唯一办法是与香港市民和解,市民心裡有火,到处找你麻烦,你如何恢复秩序?没有反蒙面法,满街火光,每天伤人捕人,政府固然没脸见人;立了反蒙面法,可能没有警民对峙的场面,但很显然,勇武派不会退缩,他们会找到更多方法去製造麻烦,而和理非也会坐不住,用他们的方式直接与警察交手(太古城数百居民面斥警察的场面以后会经常发生),如此,香港如何平静下来?

香港平静不下来,林郑恢复社会秩序的难度只会更大,不会更小。香港社会无法恢复正常秩序,林郑在中共眼裡就永远都是扶不起的阿斗,那她还能猖狂到几时?即使中共还暂时死抱着她,到第一任完结,她也要收拾包袱走人。

反蒙面法救不了林郑,她只是又一次黔驴技穷了而已。

二﹑反蒙面法客观上保护了勇武派:

本来,在港九交通要道警民对峙,警察佔绝对优势,他们有武器,可以合法杀人捕人,勇武派很难正面抵挡,每次冲突都以勇武派损失而告终,警察受损程度基本上可以忽略不提。至今为止,已经有一千多前线勇武派被捕,受伤的更不计其数,可以说,反送中运动以来,勇武派损失很大。

现在好了,反蒙面法出炉,勇武派在街面上无用武之地,很难与警察正面冲突,他们正好可以避免更多损失,而採用更灵活机动的抗争办法,与警察在港九新界大街小巷去周旋。

试想想,勇武派个个换下黑衣,脱下面罩,人人隐身在人群中,变成游兵散勇,到某些地方,一轰而起,一轰而散,东干一票西干一票,警察闻讯赶到时,勇武者早已逃之夭夭。警察疲于奔命,穷于灭火,警察不在,勇武者自可横行,警察来了,他们又四散逃逸。因为穿了便服,不戴面具,一闪身就在市民中间消失无踪,再加上市民的主动掩护,警察要抓捕枪击,比以前更不知要难多少倍。如此,不仅勇武派保存了实力,作更长久的斗争打算,警察也无法从反蒙面法中得到什麽便宜。

三﹑反蒙面法一公佈,更多和理非走上前线:

太古城和理非集结对付警察的场面,大家都看到了。和理非动嘴不动手,人人便服一度,直面与警察对峙。他们人多势众,警察又没有理由轻易下手。不论在什麽地方,警察一出现,就在和理非市民的包围之中,他们施展不开,唯有呆站捱骂,捱到受不了,只好收队了事。如此一来,警队由主动攻击变成被动受辱,要动武又没有动武的理由,不动武又一肚子气没地方出,时间长了,警察也很难顶得住。

连和理非都挺身与警察对峙,林郑想借反蒙面法恢复正常社会秩序,岂不是发白日梦?

四﹑冤仇越结越深,旷日持久,香港沉沦,等于揽炒:

林郑想到反蒙面法这个主意,原以为一举击溃勇武派,没想到弄巧反拙,更惨的是,她与香港百万市民之间的冤仇却越结越深。官民结难解,社会不安宁,香港对中共的利用价值直线下滑,中共非但没有从她的反蒙面法得益,反而更惹美英等西方国家反感,随时有更辣的对策侍候。到头来,中美贸易谈判又横生枝节,中共吃更多亏,最终,都要拜林郑所赐。

从一开始,勇武派的诉求就是「揽炒」,起初,「揽炒」的诉求并不太受和理非的支持,事变百日,和理非因政府的冥顽不灵,竟也慢慢接受了「揽炒」的理念。林郑迫不及待推出反蒙面法,无可避免将香港拖入万劫不复的绝境,客观上帮助反送中市民实现「揽炒」的愿望,这可是林郑们始料未及的事。

等到香港社会冲突不可收拾,西方国家群起制裁,中共外资输入渠道枯竭,经济如履薄冰时,那时回头看,揽炒固然会让香港人承受灾难,但对中共造成的伤害,也可能让他们承受不起。既然非如此不能绝地重生,当然只有抱在一起死,看谁能死过返生。

很奇怪,如此简单的道理,一条妖法只会「倒自己米」,为什麽林郑和她的蚕虫师爷都没看出来?他们如果不是被仇恨蒙蔽了心窍,一定是天生的弱智之辈。说来也是,如果他们稍微理性和聪明一点,香港也不会给他们搞成这样。

CDS档案 | 香港禁蒙面法

作者:颜纯鈎,笔名慕翼、斯人、冷莹。幼年曾随母亲在香港居住,五零年代初回安海,就读安海养正小学、养正中学,至1966年在养正中学参加文化大革命。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报》副刊编辑、《文汇报》副刊编辑及天地图书公司总编辑。任职天地图书期间,曾主持出版不少在海内外有影响力的出版物,包括「当代散文典藏」、「天地文丛」、《中国抗日战争图志》、《文化大革命博物馆》、《双照楼诗词藁》等等。着作包括:短篇小说集《红绿灯》、《天谴》,散文集《自得集》、《难堪的盛宴》、《心版图》,电影文学剧本《血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