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宋新宁,因涉间谍行为被禁止踏入比利时及欧盟申根区。(中国汉办官网 / 2016年5月18日)

周二比利时《晨报》披露,比利时一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宋新宁,因间谍行为被禁止进入比利时和申根区。报道还踢爆疑遭渗透的学者隐瞒该事件。有评论人士指出,「收集情报等是孔子学院核心使命」。但也要聚焦那些已被拉拢的学者和政要,因为他们总是适时站出为中共利益发声。(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周二(29日)比利时《晨报》(De Morgen)披露,比利时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宋新宁因涉间谍行为,被禁止踏入比利时及欧盟申根区。

报道指出,他已经在比利时活跃了十馀年,运用广泛人脉为中国情报机构服务。该大学早已知悉此事,但副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隐瞒事件,并于上周末在中国人民大学会见了宋新宁。

比利时《晨报》发出质询:在比利时,孔子学院是有意义的对华合作,还是校园特洛伊木马?据VUB透露,中国政府每年为其提供20万欧元经费。

早在去年,比利时新闻周刊《Knack》就报道了该大学无视该国安全部门关于孔子学院的提醒。

时任副校长的让·科诺理(Jan Cornelis)因为与中国建立的合作存在问题,包括与一家服务于中国安全部门的大学合作,现时已退休。VUB对与中国的合作项目进行了内部和外部审查。

2015年6月,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在布鲁塞尔与比利时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签署合作协议,时任副校长科诺理(前排中)与中共关系密切。(中国驻比利使大使馆官网)

该校负责国际关系的副校长米尔森(Romain Meeusen)在回应《晨报》记者一系列问题时称:「我们的底线是需要提高警惕,但目前()没有出现问题。而现在我们制定了一份规范,以确保每项活动都包含风险分析和补救措施,例如一个课程必须包括有正面和反面的观点。」

但该校「自由研究」机构担心,孔子学院仍然作为「中国政府在本校的代理对我们构成威胁」。

今年「六四」30周年时,该校没有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尽管该校校园有一座「天安门事件纪念碑」。

米尔森说,经过一番讨论后,学校最终决定不举办抗议活动。不过,就将会在校内原有的「天安门事件纪念碑」周围建一个中式花园,象征中国终将战胜黑暗。

他还为该校与中国的合作辩解,称必须立足现实。他说,如果按照严格标准,则校方只能与比荷卢联盟内部的机构合作才可能有十足的信心。

2016年5月18日,比利时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孔子学院揭幕。是该校与中国人民大学、四川大学合作。(中国汉办官网)

但米尔森刻意隐瞒了重要的一个事实,即该校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现年65岁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宋新宁已被禁止入境比利时。

宋的工作签证在七月到期,当时他和妻子正在中国。比利时移民局拒绝了宋新宁递交的新工作签证申请。同时禁止宋新宁在8年内踏足申根区,相信是比利时安全部门将其看作是一个威胁,因为其涉及干涉和间谍行为。

宋新宁曾为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2007年,宋新宁来到比利时,就职于联合国比较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UNU-CRIS)。2016年,VUB与人民大学合作建立了孔子学院,宋新宁成为中方院长。

报道指,宋新宁给外界的印象不似中国的宣传喉舌,更像是一个开明的社交人物,他与很多跟欧洲官僚精英有密切关系的智库和大学有密切联系。

宋新宁于2007年进入一研究机构,表现活跃,与欧洲很多智库合作密切,图为其参加「欧洲之友」主办的一场和中国软实力相关的研讨会。(欧洲之友官网 / 2017年11月)

在过去两年,宋新宁在比利时外交部下属的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Egmont Institute)做了六场报告。这些报告总是与该中心教授比斯科普(Sven Biscop)一起合作,比斯科普在宋新宁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欧洲研究中心兼职。

比斯科普在发表于比利时《晨报》的一篇评论中称:「我们致力于与非民主政权下的演讲者辩论,只要同时也提供与其相反的论述。中国是专制国家,但还是要和他们保持交流。我认为这是一个与中国人非正式交谈的机会。」

但基于宋新宁与比斯科普的报告活动的演讲者名单,不少中国问题专家质疑是否真如其所说,有关于相反论述的辩论。最主要的疑问是:宋新宁怎么利用这些人和平台,不仅仅散播中国的立场,也发展了一个情报网络。有证据表明,他也为中国情报机关工作,在中国留学生和商务人士中招募线人。

10月3日,宋新宁原本计划在比利时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做一场关于欧中关系的新报告,报告会由他自己组织。当他向奥地利驻北京大使馆申请申根签证时才发现自己被禁止入境。

比利时《晨报》在中国人民大学采访了宋新宁,他称:我已经提出申诉。我不清楚他们是怎么认定我和中国情报部门有联系的。国家安全部前部长耿惠昌也在人民大学担任客座教授,我和他关系很好,就是因为这个理由吗?

宋新宁坚决要求比利时取消入境禁令,他称仍得到VUB的支持,「副校长米尔森还到人民大学见了我。」

该报拨打米尔森电话,证实他确实在中国,面对质询为何不告知媒体宋新宁被禁一事,他以报纸没有采访该问题为由回应,他也不承认是主动与宋新宁会面,指是因为访问中国人民大学,碰巧宋新宁也在那里。

VUB研究员兼欧洲议会顾问富兰茨(Zsuzsa-Anna Ferenczy)认为事件表明「在中国眼里欧洲越弱小,他们就容易接近影响我们」。

欧盟议会前议员、德国绿党创始人之一的奎斯托尔普(Eva Quistorp)也向本台表示:文化机构应该代表一个国家的多元文化,因此孔子学院也有必要讨论一下中共的人权镇压、反对香港自由选举的议题,但它们从来没有这些开放的对话,令人不得不质疑它们的真正使命。

一直致力于研究中共对外扩张的旅美法学学者滕彪就事件接受本台采访,他认为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案例,因为直指孔子学院最核心的使命——间谍行为和收集情报。

滕彪说:这一次比利时的事情不但把孔子学院一些威胁学术自由的问题暴露出来,而且还涉及更严重的收集情报、间谍工作,这实际上也是一直以来负有的一个职能,只是一直在隐藏。

滕彪吁欧盟国家协同做出反制,从而能够彻底关闭孔子学院。

德国时政评论人范知其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毫无疑问孔子学院为中共渗透西方的一个触角。但透过这篇深度挖掘性报道,更要聚焦那些被中共收买的西方学者,他们总会在一些关键时刻发声,以影响西方国家做出对中共有利的决策。

范知其说:中共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进入西方的触角,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商业行为,或者文化交流行为,都会把它转换为间谍行为,孔子学院肩负这样一种特殊使命是不需要怀疑的,、拉拢一些政要到关键的时候为中国利益说话,影响大的经济、政治、外交政策。

今年2月,德国孔子学院的理事、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余凯思(Klaus Mühlhahn)曾在媒体撰文为华为减压。

孔子学院由中国教育部下属的汉办管理,自从2004年以来的15年间,它在134个国家建立了500馀所孔子学院,声称创办宗旨是以传播中国语言和文化。在比利时,除了VUB以外,法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鲁汶大学工程学院,列日大学(Liège University)和西佛兰德大学学院(HOWEST)也设有孔子学院。

近年,瑞典、法国、荷兰、美国和加拿大的多所孔子学院因为有干预所在国政治的嫌疑而被关闭。但对大学来说,中国仍然是重要市场,中国政府也为会向设立孔子学院的大学提供师资、教材和资金。

 

CDS档案 | 孔子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