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星期五(10月4日)下午宣布,从星期六(10月5日)零时起开始实行《》(《》),禁止在抗议活动中使用蒙面物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引用紧急法来通过《禁止蒙面规例》。她说:“过去四个月由于反逃犯条例修法引起的抗议活动中暴力不断升级,达到了令人警觉的水平。”

据美国之音报道《“禁蒙面”说什么?为何被指侵人权?》: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五宣布订立受到亲中建制派支持的禁止蒙面规例时辩称,虽然是引用紧急规例,但不等于香港进入紧急状态,而反蒙面的打击对象是使用暴力人士,明白有人有合理需要配戴口罩,强调有豁免条款,已取得适当平衡。

她还强调,反蒙面是以规例方式进行,属附属法例,以先订立后审议进行,在立法会月中复会后,会将规例提交立法会审议。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表示,蒙面的定义包括使用面罩或其他遮掩面部的物品、颜料、任何可阻止识辨身分的物品。订立反蒙面法的目的,是为了阻吓非法暴力行为、协助执法部门搜集证据。

他表示,禁止蒙面的3个场合,包括在50人以上的集会或30人以上的游行、通知了警方并获得批准的活动;未经批准的集结,或是警方禁止和反对的集会游行;非法集结或暴动。在以上3个场合禁止蒙面,违例者经定罪,可被判囚1年及判罚2万5千元。

该法例还规定,警务人员可以在任何公众场合截停任何人士,要求除去蒙面物品,以核实身份。如该人士不遵从指示,最高可以判罚款1万元及监禁6个月。

然而,禁蒙面法的出台,更是激发了香港人的抗争,据美国之音的同篇报道称,“从周五下午至深夜,全港至少14个地区爆发大规模的激烈抗议,暴力程度明显升级。” “香港知名律师黄国桐星期五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港府不用回应民意的方式解决冲突,反而再出台禁蒙面法,限制市民的基本权利,是对港人的进一步严重侵害。”

相关阅读:

 

与此同时,维基百科上关于香港的禁蒙面法竟然发生编辑战,这两日维基百科上的禁蒙面法中有关香港禁蒙面法的编辑版本多大四十多条,最后被锁死。

维基百科上,有关香港禁蒙面法的词条在10月4日产生的版本,目前锁死无法编辑。

 

香港禁蒙面法的出台,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担忧。据法广报道《英美台及联合国忧港禁蒙面 损自由不利局势缓和》称,台湾对港府订立禁蒙面法,用辞较重:

台湾立法院长苏嘉全指,禁蒙面法的实施,等同朝着戒严的方向前进,违反民主潮流,是对民愤的火上加油,呼吁港府悬崖勒马,务必三思。他以台湾历史为鉴,指政府对人民采取威权、暴力的镇压手段,不仅无法解决问题,只会造成社会更大撕裂,让执政者与人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但令人非常痛心的是,港府继续选择站在威权一方,放纵警察暴力执法,任由大陆政府侵蚀香港的民主、法治与人权,可说是「一步错、步步错」。

另外,台湾的大陆委员会发表声明,对新例表达严正关切。副主委邱垂正表示,港府面对当前香港情势,采取争议的做法,只会激化对立、制造对立。最佳的解决方案,仍是本于人权、自由等核心价值,妥善响应香港民众的期待,让香港社会早日回复稳定运作。他又说,注意到港人对启动紧急法制定《禁止蒙面规例》有疑虑,担忧有关做法可能侵害民众人身安全、表达自由及人权、法治等,影响香港的国际形象与金融中心地位,及未来执政者将依「紧急法」肆意而为。

此外,英国方面,“外相蓝韬文(Dominic Raab)回应时指出,政治对话是解决香港局势的唯一途径。他又说,港府须确保人民的安全,但亦必须避免加剧局势,并降低紧张气氛。”

美国国务院虽然还没有回应,但多个国会议员已发声: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批评港府的做法无法回应人民的不满,只会加深外界对香港言论自由状况的疑虑。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亦认为,引用紧急法来禁止蒙面,不能平息持续近四个月的示威,敦促港府寻求政治解决方案,回应示威者的要求。委员会共同主席兼《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共同提案人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直指特首林郑月娥错用方法,他警告港府,如果希望香港继续维持国际枢纽地位,应重新思考甚么是优先事项。

该篇报道还报道了联合国对此事的反应:

位于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人赫玛达(Marta Hurtado)发表声明,指香港订立《禁止蒙面规例》必须要有法理依据,而限制亦须合符比例以及把干预减至最低。她说,和平集会自由是基本人权,须确保能尽量不受限制地使用。

发言人亦留意到警员用枪对付示威者的问题,指出只有在受到实时威胁和别无他法的时候,才可用枪。

另外,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办事处主任罗助华批评港府的做法,指香港当局不单未有方法缓解局势,反而选择给自己更大权力以图打压抗议活动,反映港府对市民和平集会的自由的容忍度越来越低。而在香港市民人人自危的时候推出反蒙面法,更加令人担忧。

据德国之声报道《德语媒体:自由香港就此作古》称,香港特区政府出台了集会蒙面禁令,成为了周六德语报刊的热点话题。《南德意志报》认为,这种做法对法治的破坏是深远、不可逆转的。《明镜周刊》则担心,国庆过后的北京,也许会更加无所顾忌地向香港下狠手。

慕尼黑出版的《南德意志报》以”新的怒火”为题,刊发评论指出,香港特区政府已经不再值得信任,这座城市的自由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港府利用了英国殖民时期的《紧急法》来颁布蒙面禁令,想要借此来重新掌控局面。但是,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示威者的诉求是保障今后的自由基本权利,北京也曾经就此向港人许诺过。而现在,这些权利却被人用殖民时代的残余所限缩,这说明了一点:香港人的惧怕是合理的。现在,他们无法再相信这个政府。”

……

“看来,自由香港要成为历史了。

此外,该报道还说:

最新一期的《明镜周刊》也就《紧急法》以及蒙面禁令刊发了评论。文章以”第一枚子弹“为题,担忧地指出,国庆日之后,北京向香港下狠手,也许再无顾忌。

“安全力量越来越忐忑不安。两大警察协会要求实施来自英国殖民时期的紧急状态法令,允许实施宵禁、新闻审查、住宅搜查。颁布蒙面禁令则是首项措施。

不过,也有评论认为,《反蒙面法对反送中运动有利》,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颜纯钩认为,反蒙面法客观上保护了勇武派,同时让更多和理非走上前线,冤仇越结越深,旷日持久,香港沉沦,等于揽炒,

等到香港社会冲突不可收拾,西方国家群起制裁,中共外资输入渠道枯竭,经济如履薄冰时,那时回头看,揽炒固然会让香港人承受灾难,但对中共造成的伤害,也可能让他们承受不起。既然非如此不能绝地重生,当然只有抱在一起死,看谁能死过返生。

 

 

CDS档案 | 香港禁蒙面法

CDS档案 | 香港反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