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年里,中国当局已将多达100万名少数族裔关进了拘禁营和监狱

(德国之声中文网)《纽约时报》周五(11月16日)报道称,这份长达403页的文件是数十年来从中共内部泄露出来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提供了前所未见的有关少数民族在新疆遭遇镇压的内幕。在过去三年里,中国当局已将多达100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族裔关进了拘禁营和监狱。内部文件来自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国政界人士,此人表示,希望能由此防止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领导人逃脱他们应为大规模拘禁承担的责任。

这篇题为”‘绝不留情’:泄露文件披露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Absolutely No Mercy’: Leaked Files Expose How China Organized Mass Detentions of Muslims)”的文章指出,这些泄露出来的文件展示了隐蔽的中国国家机器,怎样执行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影响最广泛的拘禁行动。文件中披露的关键信息包括:

  • 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对官员们发表了的一系列内部讲话中,为镇压打下基础。这些讲话是习近平在2014年4月视察新疆期间和之后发表的,就在他去新疆的几周前,维族武装分子在一个火车站用刀砍了150多人,造成31人死亡。习近平要求全面开展”反恐怖、反渗透、反分裂”的斗争,使用”专政机关”,”毫不留情”。
  • 海外的恐怖袭击和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加剧了中国领导层的担忧,影响了镇压行动的展开。中国官员认为,英国发生的袭击事件是”过分强调’人权高于安全'”的后果,习近平主张中共模彷美国在9·11袭击事件后”反恐战争”的一些做法。
  • 自治区新党委书记陈全国于2016年8月上任后特别积极,新疆的拘禁营迅速扩大。为表明这场运动的正确性,陈全国把习近平的讲话分发给官员们,敦促他们”应收尽收”。
  • 镇压行动遭到了当地干部的怀疑和抵制,他们担心这会加剧民族紧张局势,扼杀经济增长。陈全国对此的反应,是清除了一批有妨碍他工作之嫌的干部,其中包括一名县级领导官员,该人已被监禁,因为他曾悄悄地释放了数千名关押在拘禁营里的人。

内外明显有别

文章作者王霜舟(Austin Ramzy)及储百亮(Chris Buckley)介绍,泄露的材料包括24份文件,包括近200页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的内部讲话,以及150多页的有关管控新疆维吾尔族人口的指示和报告。还有的提到把限制伊斯兰教的措施扩大到中国其它地方。

24份文件中,指示如何处理2017年暑假回新疆的少数民族学生问题的文件,提供了最详细的关于拘禁营的讨论,也是中共严格区分对内、对外做法的最明显例证。中共在对外讲述一个故事的同时,在内部用一种更严酷的叙事对官员进行动员。

例如,虽然指导文件建议官员告诉学生,他们的亲属由于接触了伊斯兰主义激进思想,正在接受”治疗”,但同时文件的标题用了家庭成员被”处置”的说法,”处置”是党内文件中用来表示惩罚的委婉说法。

根据指导文件,面对从外地返乡却发现家人失踪的学生,官员们可以回答:”他们在政府设立的培训学校”。如果学生追问的话,官员可以告诉学生,他们的亲属不是罪犯–但现在不能离开这些”学校”,并同时警告学生,他们的行为可能会影响他们再次见到家人的时间。

美国这家媒体还写道,政府把新疆最聪明的维族年轻人送到中国各地的大学学习,目的是培养忠于党的新一代维族公务员和教师。而内部指示显示,新疆镇压涉及的范围如此之广,甚至影响到了这些精英学生,这令当局十分紧张,尤其因为”内地返乡学生社会交往广泛,涉及全国各地”, “一旦在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平台发表不正确言论,影响面广、消除难度大。”

官媒反击

就《纽约时报》的最新报道,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周日发表时评”西媒报道新疆不缺信息 缺的是良知”。文章指出,西方舆论用他们的价值坐标对新疆各地开办的教育培训中心横加指责,加上一些政治和舆论精英”很希望看到新疆被各种极端暴力和混乱吞没,对新疆局势出现根本性好转则耿耿于怀”。

该报质问道:”他们真的在意过那里的无辜生命被暴恐分子杀戮吗?他们是不是对新疆社会被暴恐事件反复冲击、尤其是那些事件拖累了中国感到很兴奋?还请他们扪心自问:他们是不是更希望看到新疆继续乱下去,而不是愿意看到那里重归和平与繁荣?” 该文写道,“南疆曾经的敏感地区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接壤,真是要感谢新疆治理采取了一些果断措施,使得新疆彻底远离了类似那些周边国家的混乱。而且,新疆也没有成为第二个车臣。”

武装警察在喀什巡逻(资料图片)

排除抵制

墨尔本乐卓博大学中国民族政策专家雷国俊(James Leibold)则向法新社表示,这次泄密以白纸黑字的方式证实了中国有意对新疆穆斯林进行大规模的非法拘禁。这名学者强调,文件显示,部分地方出现抵制情绪,而那些有异议的官员也遭到惩罚或肃清。他补充道,文件泄密的事实是一项重要的指标,显示中共内部有很多人认为拘禁政策并不明智,并希望习近平和陈全国为此负责。

《纽约时报》也指出, 虽然不清楚这些文件是如何被收集和挑选的,但这次泄露意味着中国内部对镇压行动的不满比已知的要大,也凸显了新疆的新党委书记在克服抵制上所起的关键作用。数千名新疆官员因抵制或未能以足够的狂热执行镇压而受到了惩罚。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共对新疆党员在”反分裂斗争”中的违法行为展开了逾1.2万起调查,是上一年的20多倍。

追根溯源

《纽约时报》的文章写道,在新疆推行大规模拘禁的想法可以追溯到2014年习近平作为中国领导人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新疆视察,暴力给那次视察蒙上了阴影。

当年在多起流血事件的背景下,习近平发表了一系列秘密讲话,确定了一条强硬路线,最终形成了目前正在新疆展开的安全攻势。虽然官方媒体提到过这些讲话,但从未公布过具体内容。然而,有四份讲话的文本在泄露出来的文件之中,它们为了解镇压的起因、以及发动这场镇压的人是怎么想的,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未经过滤的视角。

“我们同志拥有的手段也太简单了,”习近平在乌鲁木齐视察反恐警队后发表的讲话中说,”所有的武器还对付不了那些大刀片子、斧头等冷兵器”,”我们要针锋相对、毫不留情”。

考虑到后来的镇压行动,《纽约时报》继续指出,习近平讲话中有几段话令人惊讶,他对官员们说,不要歧视维族人,要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权利。他警告说,不要对维族人和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之间自然存在的摩擦做过度反应,并拒绝了想在中国彻底消灭伊斯兰教的提议。

《纽约时报》分析称,在习近平之前,中共曾常常把新疆的袭击事件描述为少数狂热分子采取的行动,这些人受到境外鲜为人知的分裂组织的鼓动和策划。但习近平提出理由说,伊斯兰极端主义已在大部分维族社会扎下根来。虽然以前的中国领导人强调通过经济发展来遏制新疆的动荡,但习近平说,这还不够。他要求从意识形态上解决问题,开展一场重塑该地区穆斯林少数民族思想的努力。

《纽约时报》强调,新疆的拘禁营虽然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但是,早在2014年5月的领导人会议上,习近平就预料到了国际社会的批评,并在非公开场合敦促官员们,不要理会这些批评。

 

CDS档案 | 新疆再教育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