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闻侯柏青  新新闻张家豪

王立强的故事在澳媒《世纪报》披露。(翻摄自澳洲世纪报网站)

 

二十六岁的中国青年王立强十一月二十二日在澳洲爆出中国间谍案,并指控香港上市的“中国创新投资公司”、“中国趋势控股”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向心及其妻龚青为中国特务。

隔天,向心夫妇居然被发现就在台湾。

二十三日晚间,向心夫妇准备搭七点三十分的班机返回香港时,遭调查局桃园市调查处拦截,随后由调查局国安站调查官,带回位于新北市新店的青溪园区祕密侦讯。

向心夫妇称来台做医美,不识王立强

由于事出紧急及担心案情曝光,调查局仅预先口头知会台北地检署。据瞭解,两人接受讯问时神情相当冷静,并委任由北检及士林地检转任的大牌律师,两人还拒绝夜间讯问。

调查局调阅两人的出入境纪录后隔离侦讯,要求两人分别解释来台湾的目的。据悉,调查官也搜集厚厚一叠新闻剪报,要求两人解释公司内部营运状况,确认是否有进行媒体投资。而两人的解释大同小异,否认和台湾企业有涉及金钱往来。

调查局从二十四日上午开始侦讯,直到二十五日晚上八点才报请北检指挥,检察长邢泰钊则指定检察官白胜文接手侦办。这件敏感的共谍案,调查局移送检方复讯的地点选在旧特侦组地址、北检第五办公室。

、中国趋势控股被指是中共在港执行间谍行为的前线指挥所。(AP)

 

据瞭解,两人曾经多次来台湾自由行,入境目的都填写观光。应讯中,两人矢口否认替中国发展组织,称此次来是要做脸部医美。两人都表示,来台湾玩时很少看新闻报导,根本不认识自称为中国间谍的“”。但“”到底是谁?这个谍报故事是真的吗?

“在澳洲生活几个月深感民主自由,让我更加对中共破坏世界民主与和平的行径深感耻辱。……我看到了香港的情形,实在不希望我亲手把台湾变成香港。”一位二十六岁中国年轻人“王立强”的爆料,震动了澳洲、美国、、香港与中国。

到中国创新投资公司为解放军服务

今年四月二十三日,自称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飞抵澳洲,探望他的妻子以及两岁大的儿子;十月,王立强决定叛逃,与澳洲情报机关“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接上线,密谈澳洲政府能否提供他政治庇护。

王立强的故事先由澳洲“九号娱乐公司”(Nine Entertainment Co.)旗下媒体《雪梨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世纪报》(The Age)及电视媒体“九号网络”(Nine Network)调查采访节目《六十分钟》(60 Minutes)于十一月二十二日起陆续揭露。《雪梨晨报》是澳洲最具历史的报纸,《六十分钟》则是美国CBS同名节目的澳洲版。

之后《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也跟进报导。王立强还接受《看中国》、《大纪元》专访。

王立强称出生于中国福建的中产家庭,父亲是中共地方官员,自己也是共产党员。“当时我并未想到我从事的是间谍行为。”王立强就读安徽省安徽财经大学油画系期间,经校领导推荐,于二○一四年到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中创)工作。

当逐渐发现公司大部分工作是为中共军方效力,王立强说“但身为中国人这很吸引人,当时我也觉得是在为国贡献。”他就此展开为期五年的间谍生涯。

中创是中共在港间谍前线指挥所?

王立强说,他的情治长官就是中国创新投资的主席兼行政总裁向心。一五年,向心就交予王立强一个重要任务:绑架铜锣湾书店的经营者李波。王立强说,向心指挥、监看,他负责与执行绑架任务的小队长在向心家里协调、传达指令,确保任务完成。

为何王能快速被交予重任?王解释,向心令绘画背景出身的王立强教妻子龚青油画,进而逐步获得信任。

“中国创新投资是中共在港执行间谍行为的前线指挥所。”王立强宣称,情治工作触角还延伸到台湾。

哪个才是王立强?

 

王立强说,向心本名向念心,曾任前中国副总理邹家华秘书,一九八○年代及九○年初在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现已撤销)负责军事研究,“向心为中共军事情报官,与龚青皆为中共高级特工。”王立强说:“一九九三年,向心受中国军方高层委派到香港部署情报工作,并收购中国创新投资与中国趋势公司。”

中创与趋势以军民融合发展与通讯类为主要业务。据调查,中国趋势控股公司的前身名为“思拓通讯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主要客户是中国的无线电话公司,产制电子信息产品,大客户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中创官网介绍,公司于二○○二年二月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同年八月在香港上市。《新浪财经》曾报导,○七年中创宣布投资中国军工企业,○八年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光电局订立谅解备忘录。根据新浪网,中创负责投资研发,中国趋势负责行销通路。据瞭解,近年这两家公司除了做通讯产品,也和中国军方发展更敏感的无人机。

向心申请来台设公司遭投审会驳回

“中国创新投资藉由从他国购入武器,窃取美国的军武机密,向心说他因此被美方密切监控。”王立强指出,中国创新投资及中国趋势背后为解放军总参谋部(现改为中央军事委员会联合参谋部),甚至向心与习近平办公室的执行官也有私人联系。

通常大型中资企业冠上“中华”、“中国”之名、多与中国官方府有特别关系。向心在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曾出资一亿元向经济部投审会申请来台设立“中华资本股份有限公司”,目标业务项目锁定不动产买卖背景。而他继续使用“中华”两个字是否有特别意涵,相当启人疑窦。但当年经济部审查时,怀疑向心在中国的投资或合作事业涉及部分军事工程,基于国安考量,在隔年四月二十日驳回其申请,向心提起诉愿也未成功。

至于中创在香港从事哪些间谍工作?王立强提到中国创新投资透过“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支持两岸大陆与香港大学生发展情报工作,基金会由龚青设立,每年获得中共资助人民币五亿元。

“我组织陆生加入香港各大学的学生组织,让他们假装支持香港的独立运动,收集港独和反对中共的言论情报。”王立强自称在港的间谍任务包括渗透大学校园,他表示会透过奖学金、旅行补助金吸引陆生,并引导他们反击港独及民主活动者。

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官网揭露,基金会由新时代环球投资基金注资设立,中国创新、中国趋势分别为基金会的策略及控股投资标的,基金会理事长为向心,理事为龚青。

澳洲媒体相关报导使用大量香港“反送中运动”青年示威者的影像,但王立强自述四月底就飞抵澳洲直到现在,并开始思考叛逃,时间序与反送中抗争并未重叠。王立强受访也未明确提到介入反送中运动。

韩国瑜呛收中共钱就退选自清

王立强还说向心在香港大量投资媒体,控制媒体导向亲中舆论,而且其中一个电视台高管是中共正师级的军方情报高官。

王立强还自述参与干涉台湾九合一大选,包括买下、投资公司、饭店,以设立组织网军的据点,“我们组织二十多万个网军帐号,成立粉丝团攻击民进党,灌爆脸书、带舆论风向,并改变IP位置躲避追踪。”

王立强以海陆空三军形容,空军花了十五亿元人民币资助台湾网路公司与媒体,中创还投资台媒,向心与旺旺中时媒体集团创办人蔡衍明关系密切;陆军提供宫庙、乡间基层组织到大陆落地招待,遂行统战;海军透过海外捐款给时任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两千多万元人民币,“国民党哪来这么多钱?其实是我们(中共统战)获得大胜。”王立强强调。

王立强的指控逼得韩于十一月二十三日出面回应称,如果有拿中国共产党一块钱参选,“我立刻退出总统大选。”

王立强说,本来他被命令在今年五月二十八日前往台湾干扰大选,所以湖南国防科技大学情报中心寄给他仿造韩国护照、香港永久居民证等,但随着到澳洲后并未成行。王说,他滞留澳洲几个月前间,中共施以各种利诱、威逼、在澳洲跟监等,让他三度搬家,所以拖到十月才向澳洲政府揭露身分。

翁衍庆(右)对王立强的爆料多所质疑。(颜麟宇摄)

 

尽管王立强的爆料绘声绘影,澳媒也访问前澳洲情报官格莱葛利(Philip Gregory)为其背书;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分析师马提斯(Peter Mattis)也告诉澳媒,王立强应是担任“联络人”或“协作者”的角色,“他们通常是情报官员的副官。”

但台湾军情局前副局长翁衍庆接受《联合报》访问,对王立强的说法提出多个疑点,包括:共军情工人员都具军职军阶,王立强没有;王仅二十六岁,怎有资格负责对台工作的领导工作?此外,中共为控制谍员,妻小一定留在国内,但竟能赴澳洲;此外,王所述对台工作内容皆经媒体报导过。

至于香港铜锣湾书店案,翁衍庆说这是中共公安部一局(国保)所为,跟总参无关。也被绑架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近日也指出,王并未提到关键的“中央专案组”人员,可能只是监控角色。

长期研究中共对台资讯战的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近日也指出,王立强的韩国护照存在拼音问题;王立强自称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却没有提到也隶属总参负责网路作战的战略支援部;王立强谈到渗透宫庙并非旧“总参”业务,但可能是向心涉及付钱,王从旁观察,并非王主要业务。

民进党政府借机推《反渗透法》

沈伯洋推测,对香港渗透才是王立强的主要工作。若王立强所述属实,应该是某情报人员的“执行秘书”,知道中共在台湾有网路攻击行为,但不清楚详细内容。

由于王立强案有太多疑点待厘清,民进党政府都低调以对,只强调中国一向对台渗透分化,国安战位也都有掌握,但不愿评论这个个案。外交部次长徐斯俭虽出现在《六十分钟》访问中,据悉他受访时并不知道王立强案。

另一方面,民进党政府借力使力推动《反渗透法》立法,民进党立院党团周四召开公听会,力拚周五就要迳付二读。草案中禁制国人受渗透来源指示、委托,从事捐赠政治献金、助选、游说,或以非法方法扰乱社会秩序、妨害合法举行的集会、游行。

虽然王立强的说法遭遇多方质疑,但《新新闻》询问台湾公关业界人士证实,王立强描述的网路操作真实存在。包括中国大陆各省市台办透过台商、宗教团体,从一六年大选前就开始接触台湾小规模的网路公关工作室,以每案百万元的价格委托操作。

一六年被交代的操作是美化北京形象;一八年是以包括以LINE、脸书等渠道,大量制作“哽图”攻击民进党;甚至会将部分工作外包给对岸,如收集各种适合做成哽图的绿营政治人物表情截图,“这样有系统的操作,往往对民进党的执政缺失反应非常快,抛出哽图推陈出新又有哽。”公关业界人士表示,带舆论风向更不在话下。

中国锐实力引起各国高度警戒

不过,这位公关人士认为,若如王立强所言,十五亿元人民币要分给台湾媒体及众多小型的公关团队,不可能不引起注意、听到风声。

向心夫妇目前仍被台湾限制出境。

中国创新执行董事向心(中间后者)25日晚间送抵北检询问。(颜麟宇摄)

 

根据我国今年七月新修正公布的《国家安全法》,涉及为中国大陆地区发展组织而意图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责相当重,最低可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五千万元以上、一亿元以下罚金。

中创与中国趋势两家公司的业务范围都与中国军工企业有关联,加上龚青过去曾任职中国国防科技信息中心,两夫妇早就被国安单位列为调查对象。搜证指出,向心夫妇透过他人名义,在台北市信义区买下价格破亿元的双拼豪宅,而是否购置其他房产则尚待调查。据悉,豪宅未拿来自住,疑做为私人招待所。

由于此案事涉敏感,检调对于相关案情都三缄其口,法务部长蔡清祥受访时语带保留地说:“一切事实由检调依法调查当中。”对于媒体质疑调查局在桃园机场留置向心夫妇时,还没报请检察官指挥侦办,蔡仅回应,也许一开始是行政调查之后才转为刑事侦查。(相关报导:王立强共谍案,中国国台办:骗子变间谍,何来营救向心夫妇之说|更多文章)

王立强的谍报故事仍笼罩层层迷雾,但这个故事会引起台、港、澳、美这么高的关切,也正是因为中国利用锐实力、大洒币的做法已引发各国警戒。

 

CDS档案 | 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