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视片段截图)

【11 月23 日16:07 增写内容】

多家澳洲媒体共同发表报道,一名中国间谍变节,向澳洲政府投诚,提供大量情报。该间谍自称曾参与绑架李波,策划人员渗透香港大专院校,以及干涉台湾选举,试图协助亲中人士当选等。

该间谍名为王立强 (Wang “William” Liqiang)。澳洲媒体称他为首个公开自己身份的中国特工。他曾在香港任中国高级军事情报员,主要工作是协调其机构与其他特务机构工作、收集支持港独人士资料、协助亲共人员渗透香港大学及传媒机构,以对抗民主运动。此外,其组织也向独立运动领袖策动袭击。王称,其活动目的之一,是散播恐惧,「令香港滋事份子害怕」。

早前,王向澳洲安全情报组织 (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 ASIO) 宣誓投诚,提供他在香港与台湾的行动资料。他现正以旅游签证处身悉尼某处,正寻求澳洲政府保护。

他早前接受了包括《时代报》、《雪梨晨锋报》、《60分钟》以及《看中国》等数家媒体访问,仔细公开其行动细节。王表示,中共在习近平领导下,渗透所有国家的所有部份,包括军事、商业与文化,以达到其目的。

「你不可以低估我们的机构… 我们是受培育与训练多年后才担当重要职务的。」

报道引述西方情报机构指,王所言非虚。

直指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是中国特务潜伏前线

王称,他是秘密潜伏在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China Innovation Investment Limited, CIIL)」的间谍一员。他指,其表面身份是「中国创新投资」()的员工,而中国创新投资则是多家中国特务机构与共产党员潜伏的前线公司,它由解放军总参谋部创建,执行政治及经济情报工作。王说,中国创新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向心,也是一个高级特务。

「中国创新投资」是开曼群岛注册公司,在香港上市,总部位于香港上环德辅道西9号26楼。根据该公司资料,其主要业务是「军民融合发展」投资。根据《雪梨晨锋报》调查,该公司与中国军事武器公司「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关系密切。

王称,他求职时并不知道这公司与特务工作有关。他指,由于其家庭政治背景合符情报组织要求,加上其个人努力,一名高级大学人员建议他进入「中国创新」工作。他于2014 年迁到香港,替「中国创新」与「中国趋势」两家公司服务。他称,它们都是中国国防总参谋部所属的中资公司。入职后,他方发现它们并非普通公司。当王最后发现原来他的工作主要是为共产党及军方服务,他并不吃惊。

「坦白说,作为一个中国人,这是吸引的。薪水高,我又觉得自己是为国服务。当时我没想到这是『特务』…它是含贬义的字词。」

指公司主席向心透露1993 年来港当特务

向心今年54 岁,是包括「中国创新」与「中国趋势」在内的超过十家香港公司持有人或主管,部份公司与其妻龚青共同持有,而其妻在两个与政府相关的机构占有席位,其中一个机构是解放军的军事情报机关。

由于王懂得绘画,2015 年,向心要求他教其妻画画。王说﹕「赢得她(龚青)的欢心,是我成为核心成员的关键。」其后向心渐渐信任王。他引述向心指,其真名是向念心(音译,英语原文为Xiang Nianxin),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在1980 年代及90 年代初曾为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工作。该委员会职能是建设中国武器系统。王亦称,向心曾为前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工作,担任秘书一职。邹家华曾于1980 年代有份透过取得外国军事技术,参与中国国防建设。后向心到国防科工委负责军事研究。

向心告诉王,他于1993 年来港,开始特务工作。1997 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军方高层聂荣臻之女聂力,以及聂荣臻的女婿丁衡高上将指派向心在香港收购两家上市公司,便是「中国创新」与「中国趋势」,并以军民融合发展与通讯类为主要业务。

王说﹕「其实这公司就是中共最高情报机构直属的间谍据点与指挥所,向心建立并操作着一个强有力的情报收集团队与执行团队,直接在香港与台湾运作。」

王说这些公司的创立,起初是为中共收集世界军事情报,买卖先进武器,偷窃军事技术。他称,购得的武器会带到香港。此外,公司间谍人员亦经常受命中共高层,利用在港势力铲除政党异己,监视派系斗争中的失败者。

「我直接参与谈判的就有最为著名的中共原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被逼退的事件。」

报道今次事件的澳洲媒体曾就此事向中国创新投资查询,中国创新投资发言人称向心不欲回应,因他不回应记者电话提问;当记者以电邮查询时,该公司则说向心不回应,因为他无法肯定这些电邮是否来自澳洲政府,以试图取得秘密情报。《纽时》联络到向心,向心以电邮回覆指,他不认识王立强。

澳洲方面发表报道后,一封由Edison Li 寄出的电邮指,「任何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些问题是荒谬和虚假的,质疑者很可能是有经济目的。我们会将事件交给律师处理。」

渗透香港大专用内地生将社运人士起底

谈到香港,王说,香港的情报网「非常大」。当中主要活动范围之一,是香港的大专院校。他表示,其机构「渗透到所有大学,包括学生会及其他学生组织」。他曾负责用奖学金、旅游津贴、校友组织及教育基金,招募大陆学生。其中一个涉事机关是「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该会理事长正是向心。根据该基金会网页,该会于2005年在香港注册为慈善团体,筹集基金已超过八亿港币,主要来源于「新时代环球投资基金」等机构的捐赠。宗旨和主要业务包括中国与香港的科技教育交流和培训活动等。王说,这基金会每年获得中共资助有五亿元。

「(部份)中国大陆学生…若给他们一些甜头或机会去出席一些场合,他们就会愿意替我们工作。」他亦会帮忙设立校友组织,建立网络反异见声音。「我们让一些学生加入学生组织,让他们假装支持香港独立。他们则取得支持独立的社运人士资料,并公开他们个人以至家族成员的背景。」王说,此举有效令这些社运人士「禁声」。

王又指,他的职责也包括「教育」大陆学生,引导他们的意识型态。

「我以爱国主义影响他们,引导他们爱国爱党爱领导,以对抗香港那些争取独立和民主的社运人士。」

绑架李波由中国创新投资人员策动

他提到,自己有份参与策划绑架铜锣湾书店经营者李波,以及有份进行针对香港异见者的网路攻击。他表示,中共绑架李波,是因为书店售卖令中共不快的书,当中包括《习近平和他的六个女人》。王表示,行动由中国创新人员组织,他则负责协调工作,这工作更是在向心的家进行。有特务成员汇报他,一共有六人将李波从铜锣湾书店的储物室直接带到中国。

王指,中共是刻意让事件在香港制造恐慌,称中国政府希望「给那些人制造寒蝉效应」。王又说,事件连他自己也害怕,因他发现「中国可以为所欲为」,「我觉得留在香港很可怕」。他又说,除此以外,其组织与「代表中国政府的」黑社会往来亦教他恐惧。

一个媒体可获5 千万人民币经费

除此以外,王又提到,一家亚洲电视台的高级经理是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的正师级军职官员,直接受命于向心,工作包括打压法轮功等活动并搜集关于港独分子的情报。此人「也是其中一个负责组织特务成员绑架及检控香港民主社运人士的人」。王向采访事件的澳媒透露了该人士身份,但澳媒因法律理由,决定不对外公开。

王又表示,中国创新投资会投资传媒,影响高层人员任命,从而发布亲共讯息,压制异见。王指,仅一个媒体每年就可从中共获得5 千万人民币活动经费。「许多媒体都是()管理,他实际或名义上持有股权,或其公司持有股权。」他说,在香港,公开的中共喉舌媒体主要负责人都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员。这些情报员组成强大情报组织,宣传中共思想,收集各国情报,监督港人言行,打击民主运动。而所有情报最后都归到向心手上,由他向中共汇报。

影响台湾选举直指「旺旺」是主要盟友

在台湾,王指操纵台湾选举工作是由龚青直接操作。

早在2018 年,他已在三地建立了20 多万个网路账号攻击民进党,又成立许多粉丝团作网路霸凌。

「我们还建立海陆空『三军』全面攻击台湾选举。空军是指资助台湾网路公司与媒体,仅媒体公司我们就花了15 亿人民币。陆军就是通过金钱,组织大陆学生、香港学生、观光团等对台湾的学校庙宇等进行统战,让他们给中共倾向当选的站台。海军就是直接给候选人捐款,最典型的就是通过很多所谓海外捐款给台湾候选人韩国瑜,从香港以海外名义捐款就有2,000 多万人民币。」

他指,这次选举的操作非常成功,结果国民党大胜。

「国民党哪来这么多钱?其实应该是我们(中共统战)获得大胜。」

王指,中国创新亦有投资台湾媒体,与电视台秘密结盟,以便控制和审查新闻。获王投下重金的媒体包括中天、中视、东森、TVBS 等。他更指名旺旺集团为其主要盟友,指旺旺集团创办人蔡衍明「与向心有极紧密的关系与合作」。

「同时我们还挑起台湾媒体与媒体的对立来达到我们的政治目的。」

「我们控制媒体,例如买广告以推动潮流走向,让他们给我们支持的候选人作正面报道。」所谓「支持的候选人」例子有如参选总统的韩国瑜,以及其他国民党的候选人。

2018 年的成功,让王再接下2020 影响中华民国总统选举的任务。他称,最终目标是,将蔡英文拉下马,支持参选总统的韩国瑜,最终令台湾失去独立主权,由中共统治,「这意味着台湾即将永久的失去民主」。

王说﹕「面对2020 年大选,中共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也不能让蔡英文连任,至少也要在舆论上把台湾弄得一团糟。」

为进行任务,今年5 月,他获得一组文件,当中包括从湖南省国防科技大学情报中心寄出的名为「王强」的新中国护照、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以及一本名叫「王刚」的韩国护照。其中在中国护照上已有法国签证和出入境章,韩国护照上也有出入境章。

「因为韩国护照到台湾和美国可以免签,而香港身份证方便我出入香港,这一切都为即将到来的任务做准备。」

行动涉及多个部份,其中包括与台湾黑社会合作,以及带领网军引导网路政治舆论。王表示,他们已为大选设立很多情报站,「已经在台湾有50 几个网路公司与直播频道」,他说,许多传媒负责人已接受金钱利益,答应为他们工作,「仅与我直接连线的人就高达30 人」,当中包括报社总负责人、大学校长、文化中心总经理,以及政客和黑社会领袖。

「我们支付给每个人每年200 万至500 万人民币。这些人的工作就是替我们间谍活动的开展与渗透进行各方面的帮助。」

学油画出身因怕丧失身份决定投诚

王生于一个福建中产家庭,其父是共产党员。他自小酷爱绘画,苦练绘画十余年终考上安徽财经大学学习油画,曾两次参加全国性美术展览并多次获奖。他自言,求学时充满爱国情怀。

王的妻子Mia 于澳洲读书。2017 年,她告诉王怀孕消息。王开始质问自己,今后将如何告诉孩子他的工作,他们又将面对何种未来。王的孩子于2017 年11 月出生。今年4 月23 日,王往澳洲探望妻儿。他计划提笔写信,向澳洲供出中共的特务工作细节。此时他已知道自己不会再回家,也不会再见到他的父母。

「每当我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十分哀伤。不只我的父母,还有我的祖父、祖母…我不敢与他们联络,因为我们的电话都被监听。这一点最令我哀伤. ..」

5 月底,他仍在悉尼,这时他收到那些假护照。看到这些护照,他表示,害怕自己成为「没有真实身份的人」。此外他也害怕会被台湾的反间组织捉拿。「要是我有什么事,我的家庭就会崩溃。我的家庭会怎样?我的孩子会怎样?谁能保护我?」

因此他决定变节,向澳洲政府寄出告密信。

然而故事并不就此结束。王表示,他与妻子均与中共关系深厚,他们都是党员,「我真的不知道这事会对我的生命构成什么影响」。他亦说,由于自己没按指令去台湾工作,「中共当局一定会置于我死地,我的家庭父母也会受牵连」。

此外,由于向心之妻龚青曾于南澳大学读研究院,王立强担心会被与龚青有关的情报人员伤害。「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员在…这情报网。」

他坦言,由于自己知道得太多,每天心惊胆颤。王不断搬迁,不断改变生活习惯,并避开跟踪他的人,以掩人耳目。

「因为中共在港台甚至澳洲几乎无孔不入。」

直至七个月后,王才收到ASIO 的电话,指示他与相关人员会面。报道事件的澳媒估计,可能ASIO 一时未能估计其情报价值,直至王向入境部门申请保护。

王在这段时间,不断看香港的抗争如何日渐激化。他想到,若仍执行间谍任务,打击香港抗争或会成为其工作之一。

也在此时,他的世界观改变了。

「中国看生命和世界的方式,无法创造出色的人才,因为那是极权,是独裁。」王说。「我希望我的孩子和家庭可以…为人类做些事。我感觉我能在澳洲做到这一点。」

他自言,自己曾参与的是「违反民主道义和控制媒体舆论间谍行动」,在这过程深知中共对香港的控制,「像天网一样监视着、控制着每个人的意识形态和行为动态。」他批评中共破坏世界民主,侵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与世界观的改变,我反党反共的心也日渐清晰,计划着离开这个组织。」

「我看到了香港的情形,实在不希望我亲手把台湾变成香港,所以,我放弃了。」

他表示,希望自己公开发声能为香港与台湾的民主人权斗争带来力量。他自言一人之力对抗中国政府与其巨大情报网,有如蝼蚁斗大象,但最低限度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知道他为何站出来。

王没有说他向ASIO 透露什么,但他称愿意协助澳洲政府了解中国情报系统。至于澳洲,他说,中共情报网的渗透几乎无处不在,远远超过澳洲情报局想像。

「他们抓出个黄向墨,其实黄不是大人物,他也是要向香港的向心汇报。…其实澳洲也有真正的大人物,他目前隐身在堪培拉,我曾见过他。」

他表示,深知中共不能信任,若他返回中国,一定会性命不保。因此他希望得到澳洲政府保护。

「当事态稳定后,我会回到自己的艺术天堂,因为我酷爱画画。」

相关报道

纽时时代报雪梨晨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