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撰文,指香港未完成《基本法》第 23 条立法,也未设立相应执行机构,是近几年「港独」等分离势力活动不断加剧的主要原因之一。

23 条立法成为香港特区政府的紧迫任务

张晓明在由人民日报出版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辅导读本》撰文,题为「坚持和完善『』制度体系」。他指,「」既是中国处理香港、澳门事务的基本方针,也是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和平统一的重要制度。「」作为一项制度创新,需要在实践中经受检验,不断完善,而维护国家安全是贯彻「」的核心要求,在特区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是「天经地义」。

他说目前澳门已经完成基本法第 23 条立法,但香港尚未完成,亦未设立相应执行机构,认为这是近几年来「港独」等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的活动不断加剧的主要原因之一。他形容,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已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突出问题和紧迫任务」。

强调要健全中央对特区的全面管治,要加强顶层设计

他又提到,要贯彻「一国两制」,须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健全中央对特区行使全面管治权,具体途径包括:完善中央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选拔、任命、监督、罢免等相关制度和程序。中央可就基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对行政长官发出指令。对基本法的制定、修改和解释权,他特别提到「基本法解释权的行使不应取决于某些人的主观好恶,而应根据实际需要决定,该解释就解释。」

至于就对特区高度自治的监督权,他认为重点是监督法律和政权机关的活动是否违背宪法和基本法、违背「一国两制」。比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可对特区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行使备桉审查权,批准或备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修正桉,对终审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和免职进行备桉。另外,全国人大常委会可宣佈战争状态或依法决定特区进入紧急状态,以及发佈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特别行政区实施。

特区的经济教育工作要改善 绝不容许外部势力干预

他又指,港澳经济都各自遇到一些困境或问题,认为港澳仅靠自身力量难以解决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所以必须调整心态,破除「内地化」「边缘化」等迷思,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在教育方面,他说香港特别要正视长期以来在国民教育方面的缺失,切实加强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

他又提到,外部势力一直通过多种方式干预港澳事务,最近美国国会推动《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桉》,是利用香港问题作为新筹码,牵制和遏制中国发展。中国必须针锋相对,与特区政府建立反干预协同机制,绝不会任由外部势力在香港、澳门为所欲为。

————————————————————

以下评论由CDT辑自网络:

黄丝:在香港未实现民主普选之前,廿三条立法只会令香港人更加离心,更加抗拒中央控制。你晓唔晓,你明唔明?

Li Tak Sing:香港人咁憎共产党一定係因为禁止憎恨共产党法未立法。

Timoteo YN:政府不得民心不顺应民意,先至係俾港独有空间发展的主要原因;中共永远都係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唔係去解决问题

Wai Ho:其实先做个民意调查…有几多人真係想独立?感觉其实不多!
就算数目增加中、主要原因是政府、国家比不到他们信心,不信任…等等
就等同孩子成长…意见不合、监察,控制、要他做乜做乜…便成反叛…才离家出走!
国家,城市…除了稳定、还要有自由,民主,好制度,公平、赢得民心…好地方…没有人想走!
就算推出23条46条100条都是一样!条例、规例…主要是为人民…而出来!像基本法…是为香港人而定出来!
如过去…市民应同警方、认同政府…法例上才给予戴武器,是为保护市民、生命财产安全…而立!
加上香港没有自己军队军力…怎自保护都成问题⋯
在个人来看…成日说:港独⋯其实才是:分化!

Ka Lok Mak:其实依家已经有足够嘅法律去止暴制乱,问题系冇法强力执行拘捕及法律制裁

Man Cheung:港独未见有但共产党隻手越伸越长却是事实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唔驶废话啦

Sean San:689勾结中联扮想在香港隻手遮天,制造乱局从中取利!
进一步挟持香港经济及政治以抗衡中央,将香港变成重庆2.0,689成为老番勃起来。
就算退一步亦可利用香港投机市场洗黑钱套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