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注:本文为端传媒付费报道节选,阅读全文请订阅端传媒。

作者:比利小子,中国大陆互联网从业者

从10月6日到10月20日,豆瓣三个大型小组被封禁,广播功能被禁半个月。而这个“事故”顺带则凸显出,这家多年来赚不到钱却塑造了独特公众形象的网站上,用户们似乎分裂成了截然不同的派系,一派同情站方,担心失去这个“精神角落”;另一派则喊打喊杀,希望将豆瓣变成一个爱国舆论阵地。他们的对立,映射出的是中国大陆青年一代的不同面相。

[…]

若究其原因,也许包含几点:越晚出生的人越没有对中国曾经的贫穷落后的共同记忆,义务教育中的民族主义倾向加强,传统媒体的衰亡和党的互联网管理经验加深,以及代际之间的逆反心理。

就性别而言,正如此前的文章分析过的,在当下的中国,同样是亚文化实践,女性的亚文化实践相较于男性来说要承担更大的社会压力,因此她们必须更积极地采用民族主义话语来合理化自己的追星行为,虽然她们未见得真的相信这些话语。

因此,说这几个小组里的“追星少女”们至少看起来是民族主义拥护者大体上是没什么错的。

[…]

豆瓣在本次事件中不但雪藏了三个小组,整个站点的广播(类似发布微博的功能)还被暂停了半个月。虽然互联网管理部门和豆瓣都不会透露背后的原因,但是不难推测出,这些小组的组员以追星话语讨论政治是背后的原因。

国庆期间,她们在帖子里比较各代领导人的优劣(用追星术语叫“拉踩”),为领导人组配对(也就是“CP”,多年前官方纵容的“什锦八宝饭”也短暂火了一把),甚至讨论起2018年3月的宪法修正案来。

在她们眼中,自己无疑是支持领导人的,然而以她们中绝大多数人的眼界,并不知道在这个“定于一尊”的时代,支持领导人也要按照官方认可的办法去做。她们将小组的封禁归咎于豆瓣“被西方资本控制”,愤怒地到微博上把“豆瓣就像死了一样不爱国”顶上热搜榜,论据包括豆瓣上《战狼2》、《流浪地球》过低的评分(分别为7.1和7.9,在各自的同类作品里并不算低),豆瓣投资方是美元基金,还指责豆瓣上活跃着大量“八千”等。

她们不知道的是,豆瓣实际上是中文互联网上最倾向于无为而治的大网站。

央视春晚几乎年年在豆瓣遭到差评,但直到2016年那次过于政治化的春晚遭到2.3分的历史级恶评(最低分为2分),豆瓣才关闭了春晚相关条目的评分功能,而2015年及以前的差评继续保留。

曾有多部国产电影自称要起诉豆瓣,因为豆瓣上的评论影响了它们的票房,但豆瓣也从未回应这些诉求。“父母皆祸害”小组引起官方媒体的批评时,豆瓣也没有解散该组,只是将它改为私密,不予许组外人员看到内容,同时不允许主动申请入组。豆瓣曾有一次试图将“豆邮”功能改名为“私信”,都在全站用户的强烈抗议下放弃修改。

豆瓣的管制操作的确在变多,2018年3月和2019年6月暂停部分小组服务就是例子,然而这是互联网管理部门的“执政能力现代化”的结果,并非豆瓣本身的变化。

[…]

前文提到了另一个以青年女性扎堆而知名的论坛晋江兔区。晋江文学城论坛因其网页的粉红配色有“”的别称,论坛上的主要讨论话题之一是耽美小说 ,因为可能涉嫌敏感历史人物和色情描写,它经常是“扫黄打非”的目标,网站运营方一直谨慎地控制着站内政治讨论的尺度。

一些持较激进民族主义/威权主义的网友感到不解,认为站方不爱国,于是在2010年从晋江中分裂出去,另外成立了凤仪美食论坛。这个新论坛上,讨论耽美小说的内容经常还没有讨论星辰大海的多。从某种程度来讲,2010年的“凤仪党”非常类似2019年的“八组鹅”(现在流行用“小粉红”而非“凤仪党”描述民族主义青年网民、尤其是女网民,则是2014以后的风气,始作俑者是微博知名网友“大咕咕咕鸡”)。

凤仪党们活跃的时候,正值微博有公共论政属性的年代,也是十八大前各方角力的年代。2011年之后,她们与孔庆东、司马南等亲重庆知识分子在网上的互动甚密,甚至在2012年2月王立军逃亡事件后,她们还在协助传播“王立军是去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抓捕一名涉及藏独事件的喇嘛”这种谣言。十八大后,凤仪美食论坛和老派左翼网站乌有之乡一样,域名被停止解析。

从这一点来看,豆瓣比起曾经那些论坛,对新一代小粉红相对“包容”,才会被部分人理解为主动鼓励“爱国”以致于引火烧身。不过,这究竟是豆瓣的主动行为,还是豆瓣一贯无为而治的运营逻辑在互联网强化舆论引导后的无奈现象?很可能后者更接近现实,但答案却不再重要。

毕竟,即便豆瓣还是那个豆瓣,但在这个时代,豆瓣已不再是原来那个豆瓣。

(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