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举行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一幅电子数据显示的中国地图。(2018年7月11日)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人权活动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星期二(11月5日)公布该机构本年度网络自由(Freedom of the Net)报告,中国连续第四年被列为网络自由情况最糟糕的国家,排在古巴、叙利亚和伊朗之后。

冰岛、爱沙尼亚和加拿大是网络自由度最高的前三名国家。在这65个被评比的国家中,美国排名第7。

自由之家的报告说,中国政府加强了信息控制,网络审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与以往相比,这一年中国的网络环境中自我审查现象更为严重。

报告说,监管者大规模关闭微信平台上的个人账户,以防出现任何“越轨”行为,例如评论环境问题,这导致了更普遍的自我审查,有报告称,监管部门删除了数万个“有害”内容的帐户。

自由之家的中国与港台高级研究分析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对美国之音说,“寒蝉效应”对普通网民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微信圈尤为严重。

库克说:“我们确实已经在网上看到普遍的寒蝉效应,尤其是在微信方面——越来越多的人不仅是公共账户、信息被删除,或被关闭账户,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个人账户整个被关闭。”

“现在微信被用来做很多事情,不仅仅用于社交媒体交流和政治问题的交流,实际上也是支付手段,功能上也取代了名片,更是家人和朋友交流的途径。因此,当某人的个人微信被关闭后,想在中国过正常的生活真的很困难。” 她说。

库克说,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在微信上发布了被认为是“散布谣言”的内容导致账户被关闭,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造成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影响。

“这是自我审查的结果,因为发表言论的风险越来越大,不仅仅是你的某篇文章会被删除,而是你的整个帐户都被关闭了,以及出现越来越多的因为在社交媒体的文字而遭到实际报复的例子,无论是行政拘留还是其他现实世界中发生的报复,包括在微信上,包括在看似私人的群组中。”

网络监控走出国门

自由之家的报告还说,中国在开发、使用和出口社交媒体监控工具方面占据领先地位。报告援引中国恒扬数据公司的资料,称该公司的宙斯盾(Semptian)监视系统提供了“虚拟世界的全景”,能够“存储和分析无限数据”。

报告还说,中国政府机构与技术公司密切合作。有研究发现,中国互联网上被发现存在一个数据库,其中包含了约3.64亿中国用户的社交媒体资料、信息和共享文件,这个数据库每日更新,供执法人员随时跟踪。

报告指出,中国复杂的网络法规让中国政府能够访问用户内容和原始数据,让当局更容易识别和惩罚传播敏感信息的网络用户。

例如,有报道说,2019年3月,一名新疆维吾尔人因为微信联系人名单上有人去过沙特阿拉伯麦加,自己也被拘留和并被审讯了三天。

全球网络自由整体下降

从总体调查结果来看, 全球范围的互联网自由度9年来持续下降。

自由之家主席迈克尔·阿布拉莫瓦茨(Michael Abramowitz)在一份声明中说:“许多政府发现,在社交媒体上,宣传比审查更有效。威权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正在利用人性和计算机算法来征服选举机制,粗暴对待旨在确保自由和公平选举的规则。”

自由之家说,在其所分析的65个国家中,至少有40个国家运行专门针对社交媒体的先进监控项目。

自由之家的莎拉·库克说:“在全球范围内,互联网自由度已经下降了一段时间,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原因,但令人不安的是,人们一直认为,随着社交媒体和应用程序的普及,它们可以产生促进民主和保护人权的潜在效果,但事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

“尽管有很多不同的原因,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你确实看到,中国和其他一些专制国家在境外实施和推广的各种实例、示范和技术,实际上对其他国家的互联网自由产生了负面影响。”库克对美国之音说。

 

相关阅读:

自由之家:中国出口网络独裁模式 全球网络自由状况堪忧

 

CDS档案 | 网络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