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镇远图书馆销毁图书引发谴责 网络照片

作者:安德烈

中国甘肃镇远县图书馆“销毁”“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引发震撼,许多人把它同中国历史上发生的两起恐怖事件联系起来,一则是秦始皇的“”,一则是毛泽东发动的文革,文革烧书禁书,视教书人为“臭老九”,迫害成千上万的读书人。

10月23日发表的题为“镇远县图书馆组织开展馆藏出版物清查下架和集中销毁活动”官方宣传报道称,“为充分发挥图书馆在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主阵地作用,近期,镇远县图书馆组织对馆藏资源中社会捐赠的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特别是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图片书刊和影像资料等内容进行了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镇远图书馆还把烧书活动提升到“强化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镇原县图书馆的这一官宣报道,目前已在官网删除。

为什么社会捐赠出版物出了问题,为什么宗教出版物要销毁,什么叫做“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该馆虽然没有任何解释,但该馆把烧毁书籍与符合不符合“两个维护”联系起来。“两个维护”是什么呢?按照中共高层的解释,两个维护的核心意思就是维护习近平主席本人。但是,这些书籍里面到底有哪些内容不太维护习近平呢?没有任何解释。该图书馆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含含糊糊说不清楚,只是说销毁的是一批“价值不高的、借阅量比较少”的书籍,什么叫做“价值不高”?判断标准又是什么,没有任何具体的解释。

消息一出,引起中国舆论震荡。『新京报』发表题为『图书馆‘’,要经得起文明和法律审视』评论,指用这种焚烧的方式处理非法出版物,“恐怕也超出了社会所能够接受的范畴,它传递出的更多是粗暴的观感,而不是对文明的维护”,同时质疑:“宗教类出版物,什么时候成了必须‘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的书籍”,更批评这种做法也违反了中国自己的『宗教管理条例》及『出版管理条例』,目前,发表或转发该文的中国网站已被“404”,“页面已不存在”。

著名作家章诒和在朋友圈质疑此事:“以清查为名,以文件为准,以学校为始,全国范围‘焚书’,事关中国文化命脉,必须由全国人大举手表决通过。请问这是谁批准的?谁签的字?”

北京学者荣剑评论:“焚书开始了,坑儒还远吗?”但有人指出,“坑儒早就开始了,刘晓波不是作家吗?还有那么多良心教授被下课没看到?贺卫方怎么不见踪影了?专制就有其专制的特色,历来都是这样,要不也就不是专制了。”

文革后期毛泽东发起“批林批孔”,他赞扬秦始皇焚书坑儒犹嫌不足的一段话很流行:“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毛曾经回忆过1918年在北大图书馆做图书馆助理员的事,他的一项工作是登记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来图书馆的许多是新文化运动的头面人物,毛十分仰慕,仰慕的同时也积下了憎恨知识分子的病根。

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2017年12月11日在自由亚洲刊载的『习近平焚书坑儒』访谈中指出:“这个新的坑儒,新的焚书,毛泽东己经超过它了。他觉得秦始皇不行,只坑了四百多人,烧书也没有烧光,他比他厉害的多。没想到毛泽东死了以后几十年又来了一个新的焚书坑儒的秦始皇,现代的秦始皇–习近平。习近平现在在焚书与坑儒两方面都比毛泽东厉害得多。他的言论的控制自从他上台以后连胡锦涛时代、江泽明时代的那一点点言论自由都没有了,也没有人敢说不同的话了。那时候还可以说一点不同的话,说完了,听到了党不高兴你,但还不能马上就抓你。现在是利用各种新的法,只要我听不惯就把你抓起来关起来。所以维权律师一直很倒霉,一直是被关的对象,但不止是维权律师,任何人只要对政府提出批评或者二三个人在一块,甚至于在屋里谈话,根本没有出屋,也就可以被关起来判刑。

余英时还特别提到中共要求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把他们的学术刊物『中国季刊』上涉及西藏、、天安门六四的都得撤掉。“焚书坑儒不但延伸到外国,也延伸至学术界。这是连毛泽东都还没做到的事。”

CDS档案 | 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