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时期的排队盛况

,司空见惯。

若干个清晨的早高峰时段,总有地铁口站满了排队的上班族。安检,每天要花费掉他们20-30分钟的时间。

在这个外卖晚到五分钟都可能暴跳如雷的时代里,我们对于安检排队浪费的时间,异常包容,仿佛这就是我们生活里的一部分。

可地铁安检真的这样理所当然吗?也许未必。

 

01

地铁安检的经济账 。

 

地铁造价很高,这一点众所周知。

数据显示,2019年成都新建地铁线路中,每公里造价高达10.46亿。

也就说,从骡马市到文殊院这一公里,要投入10座北京二环内的四合院。

那地铁安检的成本又是如何呢?

以首都为例,北京目前建有394座地铁站,在安检项目上,每座地铁站要配备X线行李安检机4台,两班倒的安检员24个。

如此算来,累计需要采购1576台安检机,雇佣9,456名安检员。按照2015年的数据,市面上采购量较大的安检机价格为30万/台,安检员工资为3000元/月。

仅北京一地,地铁安检每年支出的劳务成本超过340,416,000元,设备的固定投入为472,800,000元。

这么多零一时有点儿难以数清, 没错,就是三亿四千万和四亿七千万。

也就是说,北京地铁安检的人工成本,相当于三元食品这样的上市公司2年的净利润,早期设备投入够三元食品赚上3年。

这还不算乘客们的累计时间成本。

造价不菲的安检仪器

 

02

地铁安检真的有用吗 ?

 

地铁本身的高昂造价可以说是物超所值,而地铁安检也是如此吗?

每个高峰期地铁乘客心里,都有一份答案。

早晚高峰时段的地铁安检,由三种成分组成:陈旧藏破的机器、漫不经心的安检员、急不可耐的乘客。

我们很难想象,那些睡眼惺忪的工作人员,能在短短10秒的时间里,从手无寸铁的上班族身上搜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更何况,全国各个城市的地铁,基本都采用半开放式建设方案。

有心之人但凡多动半块脑子,大可以有无数种方法,绕过安检,带自己想带的东西上去。

具体操作方法,我们在这里不多展开,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观察。

北京开会期间的早高峰地铁口

 

03

世界地铁安检面面观 。

 

地铁安检的全面覆盖,也是近些年才开始。

2008年前的北京、2010年前的上海、2013年前的深圳,地铁都是不需要安检。

北京上海的安检从奥运会和世博会开始,市民以为只是大会期间稍加配合,没想到这一配合,就是十年。

纵观全世界各大城市,纽约、伦敦、巴黎、东京,无一处地铁需要安检。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之后,日本社会对地铁安检的必要性进行过讨论,他们最终认为:

把大量的乘客当做一个犯罪嫌疑对象来对待,是对人权的一种侵害。

柏林地铁部门负责人沃尔夫冈也曾表示:

开放式地铁安检是对人的基本信任和尊重。

我们这儿没人来找大家讨论,说检就检了。

没有安检的巴黎地铁

 

04

地铁安检合法吗 ?

 

如果说人权只是一个概念,那我们就看一下合法性。地铁安检的合法性从何而来?

目前主要有以下两个思路:

第一,乘客与地铁运营单位之间存在客运合同关系,格式条款中规定:禁止普通旅客携带违禁物品。

但是,值得注意,这一禁止规定并不自然赋予承运人搜查乘客及其行李的权力。

这就像学校规定了学生应该认真听讲,并不等于老师可以随时打开我的脑壳,看看有没有符合要求。

第二,地铁方对乘客的安检属于行政调查,合法性是由行政机关授权获得的。

但是,有权对公民进行身体检查的主体只有警察,这是《警察法》中明确规定的。

遍寻地铁安检相关的规范性法律文件,位阶皆在法律之下,其合法性显然属于无稽之谈。

这就像我爸答应给我买套房,但家里的财政大权在我妈手上,我爸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一纸空头支票。

北京地铁安检相关规章

关于地铁安检,今年似乎有些“新气象”。

上海部分站点开始试用免检通道,前提是你要注册一个名叫大都会的第三方APP,并向它提交你的姓名、电话、身份证号。

北京则即将引入“刷脸”系统,根据识别结果,把乘客像垃圾一样分类,采取区别性措施。

京沪双城,精彩纷呈。

事实摆了这么多,最终回到题目:我们能不能拒绝地铁的安检?

根据实践经验,还是不行,和地铁安检人员讲法,他们只会认为你无理取闹,然后叫来警察,结果不言而喻。

在当下,除了不坐地铁,我们似乎没有别的方式,拒绝地铁安检。

只能祝大家永不堵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