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未曾预料到如今的状态,但李洪元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他希望能够见到任正非并与华为和解,同时华为给出合适的职位,支持他内部试验人力资源系统项目。如果不能回归华为,李洪元想让华为出面支持他的律师评价平台创业项目,他会用赚取到的收入“去建立一个区块链行业的阿里巴巴”。

划重点:

(李洪元在衢州的家中,照片经本人允许拍摄、发布)

12月4日2点20分,经过漫长的13个小时的火车旅程,李洪元终于从深圳回到了老家浙江衢州。过去半个月,李洪元连同他之前工作的公司华为,一起经历了舆论的暴风雨洗礼。

更早之前,他在总部位于深圳的华为工作了12年。在对所在业务线的一次匿名举报后,他的职业生涯变得危险起来。据他讲述,举报的原因是在华为逆变器销售管理部订单履行部负责合同审核时,发现销售过程中的一些造假行为。但是,并未像之前其他同事因举报而被越级提拔,他在举报之后考核被打了最低分,并被要求走人。然而签署离职协议一日之隔,公司下发文件对逆变器业务违规责任人进行问责。

离职之前,李洪元要求的补偿是两倍工作年限离职赔偿与当年年终奖,在数月后他收到了从部门秘书私人账户打出的一笔30万元款项。协商好的年终奖迟迟未发放的情况下,他在2018年9月发起劳动仲裁,一个月后得到仲裁失败的消息后,他再次向当地法院提起上诉。

随后就是众所周知的失去自由的251天。

但故事还有被隐藏的一面。据李洪元讲述,在会议室门口拦下任正非的李洪元,希望自荐他发明的人力资源项目。甚至从仲裁失败提出上诉、被拘留、乃至被羁押251天后,他的主要诉求依然未曾改变:面见任正非。

(李洪元于11月28日晚间写给任正非的公开信)

他同时透露,在仲裁失败提出上诉时,李洪元结识的华为前员工曾梦、欧阳以及一位律师,组建了一个维权群。在赔偿诉求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他们希望接受媒体采访向华为施压,从而引起公司对他们的重视。

2018年12月16日早晨,在深圳出租屋睡觉的李洪元,被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名带走,但到达派出所进行提审时,罪名变更为“涉嫌泄露商业机密”。在当天晚间审问结束后,他得到了释放通知,但他拒绝了:“必须给我个说法,我要见任总。

你答应我见任总,我就走;不答应我见任总,我就不走。”警方随后给出拘留3日的决定,李洪元说,他在口供上写下“因为我要见任正非,所以你们把我刑事拘留了”。

李洪元自此开始了251天的羁押生活。2019年1月7日,下午再次对他提审时,李洪元发现办案卷宗袋上写着“”四个字,提审内容皆与举报逆变器业务与离职赔偿相关。

因没有安全感,希望记录与公司重要谈话的录音,最终成了他的“救命药”。

2019年8月22日,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下发《不起诉决定书》,称李洪元“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被认定为不起诉人。次日李洪元被释放,并被告知可申请国家赔偿。

11月27日,李洪元领取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于11月25日下发的 《刑事赔偿决定书》,对李洪元进行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0.75万元。目前,此笔国家赔偿已经到账。

在拿到《刑事赔偿决定书》当晚,他将文件分享在华为离职群中,希望有群友能发布在华为的内部平台心声论坛上,以证明自己长达251天牢狱之灾的清白。

但第二天早晨,他正在为前日的行为举动懊悔并表达暂停传播的想法时,他的名字连同这份《刑事赔偿决定书》已经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2月3日,他对媒体表示,自己已不敢在深圳待下去,已买好中午火车票,要回到老家躲起来。

虽然未曾预料到如今的状态,但李洪元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让他对自己的人力资源系统项目充满希望。

他说,希望能够见到任正非并与华为和解,同时华为给出合适的职位,支持他内部试验人力资源系统项目。如果不能回归华为,他还想过第二种可能,即华为出面支持他在羁押期间萌生的律师评价平台创业项目,他会用赚取到的收入“去建立一个区块链行业的阿里巴巴”。

以下为对话实录:

作者:你入职华为后主要负责什么业务?

:进入华为公司大约是在2005年前后,作为华为杭州的第一批员工,到总部深圳先进行了一年的研发工作,2006年回到杭州以后分配工作时,想着自己此前已从事7-8年的研发工作该转行了。当时有个机会去市场部,我就去了市场部。做市场的过程中,我发现市场这个工作必须要有销售北京,所以我很来又申请转岗销售,当时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做了1年,公司海外业务需要人,我就在2010年到2011年去了印度新德里。

到2011年下半年,我就回到国内能源产品线营销工程部做市场推广工作。后来由于这个部门的负责人秘书离开,推荐我去做秘书工作。后来能源产品线的负责人希望发展逆变器业务,从而摆脱部门以配套业务为主对于公司主营业务的依赖。但是大老板不同意搞逆变器业务,最后妥协的结果是,如果搞不能借用公司的资源与现有流程、且这部分如果做必须与主营业务剥离。

独立业务涉及到自建流程,从整个产品线去看,我最合适。是做了7-8年的老员工了,而且做过销售、做过市场、做过研发,当时可能逆变器业务中没有几个。

我这个人本身也比较热心,喜欢往身上揽活,因为我觉得揽活本身有几个好处,虽然累一点,但是第一个,我能学到东西,你的能力是通过干活锻炼出来的,我能学到很多东西。活揽的多了以后,忙不过来了,我是不是该升职啊。反正当时领导就喜欢上我了,让我去负责这块业务。

后来我就边做秘书,边在产品线下战略规划部工作。同时,我还在产品线下面生产芯片供电的芯片的二次电源部把外部销售流程揽过来。

做了一年多后,我的工作方式产生效果了,领导就专门让我成立了逆变器销售管理部订单履行部,作为部门领导管理7-8人。

作者:为什么要举报逆变器业务造假?

李洪元:在跨部门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华为的考评体系存在很大的问题。比如说你是我领导,当我去给别的部门干活的时候,从老板角度来说这种行为应该鼓励,但是从你部门领导说,你觉得这个行为不应该鼓励,因为为别的部门工作影响了你的精力。

这就是绩效考核的矛盾。

人性的复杂性导致了这个考评,并不是公平的,或者说并不符合公司的利益。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苦思冥想这个问题,最后想到有效的解决方法是:部门主管只管训练,而项目主管管使用。公司中每个部门要做什么事情就以此成立一个项目,由项目经理牵头,通过互相竞聘议价平台与员工互选后进入项目,员工在项目上赚的钱加起来排名,就是这个人的绩效排名。我的这套方案,在逻辑推演下是无懈可击的。

当时我就希望让高层知道这套方案。

我在船上,我总得让这个船划得更好。当时我正在想什么办法能让高层知道,又出了一个事情,公司逆变器业务部业务造假的事情。这个行业本身就是薄利,薄利的行业薄利的行业要跟老板说挣钱,把规模做大,把规模做大,就造假。

到2016年的时候,我觉得不对了,造假这个风愈演愈烈。从几百万美金到几千万美金到几亿美金,再搞下去就几十亿美金、几百亿美金。所以我就决定举报,举报还有一个私心就是如果老板能见见我就跟他谈谈人力资源改革的事情。举报后过多久,审计组就来调查了,2018年2月2日公司还发布了处罚文件。

也有人提醒我,你举报以后可能会遭到报复。举报之前我也想过,有可能会遭受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但是我觉得任总会保护我。我觉得高层应该会保护我,因为我帮他解决问题了,而且当时我是出于一种朴素的情感做这个事情。举报信发了之后不久,领导就开始给我使绊子,不让我出差,不让我做任何事情,不让我招新员工,后来直接把我主管的岗位给拿掉了。

作者:什么时候买的录音笔?遭受不公正待遇后,有没有想着找工作?离职时,都有哪些方面诉求?

李洪元:没有安全感,我就买了录音笔,中间也找过其他工作。买录音笔没过多久,2017年年底的时候主管跟我说让我离职,说合同到期了不会续签。我就提出了在公司工作12年,2N的赔偿。

2018年1月31日,在何承东的办公室里,我跟何承东、袁红三个人谈了离职补偿的事情,签了《离职协议》。我提2N补偿的时候他们答应了,提到年终奖时何承东说年终奖一定会保证你的,你放心,我们公司肯定有流程的,结果最后食言了。

2月26号,袁红给我发微信称,刚刚电话跟您沟通完,麻烦您尽快回深圳,以便我们及时给你支付离职补偿,因为大额转账还需要提前预约,还请您确定回深时候。提前一个工作日告诉我,我好让同事预约好银行的时间,请您回深后及时与我联系。

这期间我爷爷在医院住院,到3月7号上午出院,我下午从衢州启程去深圳。3月8号上午,袁红让我签了一份《确认书》。

因为当时签的时候,股票的结算款,TUP的结算款和TUP当年的收益这些都没给我,其实本身这个确认书就是不严谨的,因为上面说的结算款到4-5月份才给我。

因为这个钱不是公司打给我的,是部门秘书打给我的,我就觉得有问题了。然后我就4-5月份拨打公司的HR热线28560169反映问题了,说这笔款项可能涉及到没有交税,希望公司确认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公司的反馈是不参与部门内部的事情。后来7月份我就向税务局反映了这个事情,9月份时税务局就给我打电话说,说已经通知华为,华为也同意补缴这个税款。

9月10号,我就启动了劳动仲裁,我想要回年终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曾梦,曾梦通过劳动仲裁要到了年终奖。到10月31号时拿到了仲裁失败的结果。我在11月8号到法院进行了起诉,希望能够最终与公司进行和解。

作者:被捕当天,给出的理由是什么?你觉得为什么后来会产生不同的罪名?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罪责从涉嫌泄露商业机密变更为涉嫌敲诈勒索?

李洪元:向龙岗区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后,一个月后的12月16号就出事了。我建的一个6个人维权群中,曾梦拉进来一个杨律师建议我们针对此事接受采访,希望媒体报道后能够引起华为公司的重视。当时对我来说,只是想让公司重视一下。

我正在深圳的出租屋里睡觉,被告知以涉嫌“职务侵占”拘留了,到了派出所,罪名就改成涉嫌泄露商业机密。提审完之后那天晚上就让我走了。我说不走,给我个说法,我要见任总。你答应我见任总,我就走;不答应我见任总,我就不走。后来,他们就给我办了3天的刑事拘留。

到2019年1月7号下午提审时,其实我当时发现他们卷宗袋上面已经写着“敲诈勒索”四个字。进去第一句话我就问她,我现在的罪名是什么?她说你的罪名现在还是泄漏商业机密。当时问的问题,全部是离职补偿的事情,举报公司的目的等。

作者:怎么接触到现在的代理律师的?什么时候提供涉嫌敲诈勒索不存在的证据的?

李洪元:在委托现在的代理律师前,我还见过一个女律师,她是3月15号左右跟我见的,没谈两分钟我就让她走了,一个是她来见我的时候后面还跟着公安人员,一个是她跟我说我的案子她只跟到一审。

我说我是无罪的人,你这是有罪推定。4月15号谢律师来见我,他一开始也认为我有罪,跟我聊了后就知道我是没有罪的。他跟我太太说,这个人不好惹。

4月16号跟检察官聊的时候,我说我有录音,2N也是我的合法所得,这个钱我也是交过税的,这些都不构成敲诈勒索。到4月24号谢律师告诉我录音找到了,已经全部听过一遍。大概时5月份,把录音交了上去。

中间经历了几次退查,到7月15号律师调材料,告诉我敲诈勒索的口供已经改了。8月22号检察院开的会,到8月23号就放人了。

当时,检察官跟我说让我不要闹,该给我到都给我了。我当时心想,肯定要有人付出代价。

作者:出来之后,你主要都在做什么?拿到决定书后,怎么想到要将决定书对外公布的?

李洪元:主要是回家休养,看看有没有好的机会。然后,律师帮我提交刑事赔偿申请材料,检察院说要拿《刑事赔偿决定书》,必须去深圳一趟。我是11月27号那天去拿的决定书,晚上的时候,我想让公司知道,因为我名声很臭,大家都知道我犯罪被抓起来了,现在有赔偿决议书了,就可以证明自己无罪了,我想找人放到公司网上去,消除一下影响。

我被拉到一个群里,里面都是将要离职和离职的员工。我问了有没有人愿意帮我放到心声论坛去,我要恢复一下名誉。当时就有人说了愿意帮我放,然后就发进群。第二天早上,我太太跟我说,要么先撤回来不要放,一个礼拜以后这个赔偿决定书会发给公司,公司领导看了应该会找你;如果不找你的话,再放到心声论坛。结果一看已经被人弄到internet去了,然后就开始起风了。

作者:怎么看待外界对你能力的质疑?入职华为时就是15级,一直到离职?

李洪元:因为我的性格,这个事情任正非也说过。任正非说过一句话,我这个老头子,我这个人这辈子就适合创业,如果让我当员工我也当不好。并不是说,职级提不上去就不是人才,可能职级有认定的过程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骂我小人也好,骂我无耻也好,但是都不是诬告、陷害我的理由。法律是法律,小人是小人。我就是小人,我就是无耻,我就是不要脸,那你就能够诬告、陷害我吗?

作者:目前的诉求是什么?如果诉求不能实现呢?

李洪元:这个事情,我既想把它搞大一点,引起公司重视;又不想搞得大一点,希望公司能够尽快收手,大家能坐下来进行和谈。

其实就是跟华为双赢合作、协作。所以我那个同学说了,如果现在华为把我请回去,给你一个职位,任总都封神了,你也封神了。

除过人力系统的方案之外,华为是一家很有势能的公司。其实这个势能可以拿来做好事的,比如说我准备搞一个司法平台。如果我能够以华为的名义开展,可以省很多事。我甚至可以迅速膨胀起来。我甚至给老板交税都可以,利润交给老板都可以。

如果和老板谈好了,在下面搞一个业务部专门搞一块业务马上做大,做大以后就可以把华为改造成一个阿里巴巴。

作者:事已至此,你最大的感悟是什么?此次发生的事情跟你的性格有无关系?

李洪元:我现在想想人生也是公平的,我如果不是坐了这个冤狱,我也不会交到好朋友,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还获得了这么大的名声。人生也是公平的。不要抱怨自己的遭遇,看看未来能做点什么。

应该说这么多年,我原来的性格是比较偏激的,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炼下来,我不会很偏激。原来的话,我就冲上去了把所有的事情放到网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十几个国家机关全跑一遍,把我的陈诉状每个都递上去,要求平反。

这可能是天生的。因为我成绩好,当时学校和父母都很宠。你想想看以前,我上学的时候,比如说我中考的时候,本来准备考衢州二中,衢州市最好的高中,我们老师都在求我,让不要去,在自己学校读高中。

财新网|李洪元非个案 同期另有数名华为前员工被捕

渔夫财经 |两个世界的华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