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5日, 由中国公司「位元组跳动」(ByteDance)推出,被多个西方国家质疑存在安全威胁。(位元组跳动公司官网)


17岁的美妆博主阿齐兹(Feroza Aziz),因发布呼吁公众关注「新疆集中营」的视频,其后TikTok暂停了她的帐号,后在舆论压力下,TikTok恢复了其帐号。(阿齐兹推特 / 2019年11月25日)

美国对「」海外版TikTok启动安全调查后,有美国大学生对TikTok发起了集体诉讼。兴讼人指控,TikTok窍取个人隐私并将其传到中国服务器。上月底TikTok已爆出政治审查丑闻,美妆博主因发布涉「新疆集中营」的视频而遭封号,后在强大的舆论下TikTok道歉并恢复该博主帐号,有评论人士认为,TikTok为中共的「海外之眼」,西方应对这些肩负中共使命的企业进行反制。(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据美媒《每日野兽报》(The Daily Beast)等媒体报道,上周美国加州帕洛阿尔市一名大学生,提诉中国视频应用程序「抖音」海外版TikTok。TikTok被指控窍取用户隐私,并将这些数据存储中国服务器上。

这名起诉者Misty Hong 为一名亚裔学生。她表示代表1.1亿下载该应用程序的美国居民提起这项集体诉讼。据法庭文件显示:TikTok秘密地清理并转移了大量的私人和用户个人身分数据到中国服务器。

该诉讼称:TikTok还在未经用户知情或同意的情况下,秘密获取了用户内容,例如从未打算发布的视频草稿。

Misty Hong在今年早些时候下载TikTok,但未创建用户,后来发现TikTok自动为她创建帐号,并且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她的身份识别信息,以及她未经发布的视频内容。

Misty Hong的律师在法律文件中写道:用户为TikTok轻松愉快的娱乐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TikTok没有回覆媒体采访要求。该软件此前坚称其服务器位于国外,其数据不受中国法律管控。

本台透过脸书等社交媒体联络Misty Hong,暂未收到回音。

11月初,美国政府对TikTok启动了国家安全调查,其中可能包括调查该应用程式是否向中国发送数据等。


美国已对Tik Tok启动安全调查。(吴亦桐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11月末,美国再爆出一名17岁的美妆博主阿齐兹(Feroza Aziz),因发布呼吁公众关注「新疆集中营」的视频,其后TikTok暂停了她的帐号,但却辩称不是政治审查。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TikTok以误删为由恢复其帐号。有评论人士指TikTok在美国政府对其调查之际,主动送上证据。

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律师欧阳若宇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这些中国设在海外的公司,就如「中国在自由世界之眼」。Tiktok曾辩解,他们的数据中心完在中国以外的地区,不受中国法律约束,这个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帮助中国政府作恶已成常态。

欧阳若宇说:根据中国大陆相关法律,帮助中国政府侵犯人权,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法定义务。腾讯、百度,包括曾经的雅虎等互联网公司,他们为虎作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只是Tiktok因为其巨大的影响和传播力,让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脚伸得更长了。很高兴这次加州的大学生起诉Tiktok,无论结果如何,都希望人们可以看清它的本质,将老大哥的眼睛从自由的世界里摘除。

一直研究中国对外渗透和扩张的旅美法学学者滕彪也表示,中国渗透脚步愈深,这些曝光的Tiktok侵犯隐私和审查的案例、以及这起诉讼都将加快美国对中国渗透的反制。

滕彪说:中国通过各种方法对海外进行渗透,「抖音」只是最近一个被关注的例子,像微信、华为、中兴等等不但威胁西方的国家安全,也对很多个人的隐私和数据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西方也越来越采取反制措施。这个诉讼应该说来得正是时候。

「八九学运」前学生领袖周锋锁也就此接受本台采访,他指不排除中国政府借助「抖音」建全球讯息库。他也希望该诉讼产生示范效应,有微信用户也站出来发起集体诉讼。

周锋锁说:「抖音」的用户包括了各个国家的年轻人,就是中共伸向全球的、搜集信息的一个利器,联想到现在中共正在建立全球的人的信息中心,也希望能够有微信的用户,用类似的方法起诉微信就更好了。

「抖音」平台于2017年9月由中国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推出,在全球青少年中非常受欢迎。至11月分,该应用程式全球下载量已超过15亿人次,超越Instagram。

但目前Tik Tok正被西方多个国家公认为安全隐患,近日美国军方进行了安全调查。美国陆军部长麦卡锡(Ryan McCarthy)11月21日披露,他已经下令对Tik Tok安全评估。早前美国国会参议员大会少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舒默致信麦卡锡要求调查军队使用抖音的潜在风险问题。

 

相关阅读:

 

【立此存照】抖音的海外审查?“拉睫毛反华”遭遇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