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先生,

我和你向无交集,也未读过你任何一篇误国误民的狗屁文章。

但最近你的一篇10W+偶然进入我的视野,其中一段关于“三聚氰胺事件”的叙述,我认为完全是胡说八道!鉴于这篇胡说八道有10W+的阅读量和8000多个“在看”,对公众形成严重误导,作为当初三鹿奶粉事件的报道参与者之一,特向腾讯举报,要求删除。

你的那篇狗屁文章题为【《论舆为-华》- 舆论要靠正规军。】。坦白说,关于你的论点,我毫不关心;关于你那篇文章成堆的语法错误,我也毫不关心。不过,你关于“三聚氰胺事件”的描述完全是信口开河,罔顾事实。

《东方早报》第一篇关于三鹿奶粉的报道

不要忘了,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截至2008年9月21日,因使用婴幼儿奶粉而接受门诊治疗咨询且已康复的婴幼儿累计39,965人,住院的有12,892人,此前已治愈出院1,579人,死亡4人。”正是因为当初东方早报顶住压力曝出三鹿奶粉事件,并因后续相关专业人士和政府机构的积极介入,中国的婴儿才得以避免继续受到三聚氰胺戕害。

我想,如果你有孩子的话,应该不会写那篇狗屁。

你的那篇狗屁文章说:“三鹿本质上是受害者”、“蒙牛伊利是被抹黑”、“舆论战败害惨了中国奶粉行业”,事实上统统都是你一个人的神经病臆想。

周小平原文:当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主要问题出在三鹿。因为三鹿是对外采购奶农的散奶,而奶农为了多赚钱就往兑了水的牛奶里添加三聚氰胺,以欺骗蛋白质检测仪器,从而将掺水奶卖出优质奶的高价。三鹿本质上来说也同样是受害者,因为之前从未有牛奶行业被要求检测三聚氰胺,毕竟牛奶整个生产过程都接触不到这类物质,正常人也不会把它往牛奶里掺啊。

首先,2008年曝出的三聚氰胺事件,主要问题不仅仅是三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08年对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的检查,结果显示,有22家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的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除了河北三鹿外,还包括:广东雅士利、内蒙古伊利、蒙牛集团、青岛圣元、上海熊猫、山西古城、江西光明乳业英雄牌、宝鸡惠民、多加多乳业、湖南南山等22个厂家69批次产品,被要求立即下架。

此外,三聚氰胺在三鹿事件曝出前确实没有纳入检测标准,但砒霜也没纳入。那么请问,是否能够以“并未要求检测奶粉中的砒霜含量”为由,就把往奶粉中添加有毒物质的公司列为“本质上的受害者”?

周小平原文:不过出了重大食品安全问题,三鹿肯定逃不了责任,赔偿是必须的,董事长也被判处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可是这问题,怎么也祸害不到蒙牛头上吧?和三鹿不同的是,蒙牛当初并没有从外面农户手里采购散奶,而是全部采用自家奶牛场的自营奶源,不存在掺水和掺三聚氰胺的可能。然而舆论就硬生生地通过社交网站不断抹黑和攻击,把火从三鹿身上烧到了蒙牛和伊利身上。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蒙牛因此销量大跌,股价被打到最低,然后被外资集团廉价买入。

首先,当初蒙牛和伊利有没有问题,当初质检总局的检测早有定论:

请问你的判断【不存在掺水和掺三聚氰胺的可能】的依据在哪里?这两家样本中的三聚氰胺,难道是国家质检总局掺进去的吗?!

此外,如果你懂哪怕一丁点财经知识或者会使用搜索引擎,至少应该知道:蒙牛乳业,一开始其实是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一家外资公司。直到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一年的2009年7月,中粮投资61亿港元收购蒙牛20%的股权成为蒙牛第一大股东,蒙牛才算有了“国资背景”。你所谓的“股价被打到最低,然后被外资集团廉价买入”完全就是无知。

周小平原文:不仅如此,中国的奶粉行业也因此大受打击,国产奶粉信心几乎被全部摧毁,从那时候起,国人纷纷出国疯抢或代购奶粉,甚至不惜为此花上十倍的价钱。但很多进口奶粉,其实也是国产的奶源。你去黑龙江政府网站上查查看,我们的国产优质奶源都被外国公司买走,运到国外灌装之后,再翻上好几倍的价格卖回给我们罢了。不然你就是把全德国和新西兰的奶牛都挤干,也不够中国人喝的啊。

我还真去黑龙江政府网站上查了,你的所谓“我们的国产优质奶源都被外国公司买走,运到国外灌装之后,再翻上好几倍的价格卖回给我们”说法从哪里来的?我反正没查到。

我倒是到中国-政-府网上去查了一下,查到的结果是:《黑龙江省已成为全国最大优质奶源奶粉生产基地》,黑龙江日报2013年04月的报道。

此外,三聚氰胺事件曝出很多中国乳业品牌当时存在问题,你还不允许消费者买国外奶粉?我相信,如果2008年你有孩子,你肯定是个例外,你一定会给他喂三聚氰胺。

周小平原文:舆论战败,害惨了中国奶粉行业,也坑惨了中国消费者。

中国乳业,在2008年之后,确实经历了非常大的一轮洗牌,但整个中国乳品行业也都知道:这是管理不善、把关不牢、检测不严造成的重大食品安全问题。时至今日,我只知道一个人,就是你周小平,把整个三聚氰胺事件称为“舆论战败”。整个中国,在这件事情上,我也只知道你一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与你周小平的结论相反,正是因为当初有无数记者同行、专业人士以及政府机构工作人员,不畏风险和辛劳,勇敢揭露真相,才使得中国现在的婴儿们(也就是周小平口中的中国消费者)不用再喝加了三聚氰胺的奶粉,也才有了中国乳品行业阵痛之后的健康发展。

现在,我想用我和我的前同事老简(简光洲,三鹿奶粉事件首位曝光者,并因此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的一句微信对话,结束这封给你的公开信:

“这人真是个二B”

周小平先生,祝你余生尽享三聚氰胺!

前东方早报编辑:贰条

(ID: thisistwo)

2019.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