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一般被视为对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持保守态度,但在近期一次全国人大的记者会上,负责法制事务的官员透露,有大量民众提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应被写入民法典。

这是中国官方罕见地在正式场合触及同性婚姻相关议题。中国正在赶制一部新的民法典,以便在明年替代现行的《婚姻法》等多个已有法律。

中国媒体在周末亦发起了是否支持同性婚姻立法的投票,在两天的时间内吸引了数百万网友参与。结果显示,截至周日(12月22日)晚,支持与反对的比例约为6:4。

但有学者指出,此次官方更多地只是对社会上有关同性婚姻立法的声音作出回应,鉴于紧迫的时间和程序,在明年被正式立法的可能性“很小”。

是什么提议?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周五(12月2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岳仲明对媒体表示,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三次审议稿征求意见过程中,有意见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应被纳入法律。

岳仲明称,从10月底到11月,中国人大通过网络公开向社会征求有关婚姻家庭编草案的意见,收到了近20万人在网上提出的近24万条意见和5600多封来信。

他表示,这些意见主要集中在“完善近亲属的范围、修改可撤销婚姻的撤销机关、进一步完善夫妻共同债务、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方面。”

这名官员的表态迅速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引发关注和讨论。话题#有意见建议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登上了微博热搜榜,阅读数达到7.3亿。

“这才是真正进步的表现,而不是GDP”,一名支持该提议的上海网友说。他的留言获得了超过2万个赞。

“支持社会多元化!”另一名福建网友表示。

不过,并非所有网友都对此持支持态度。

“我国传统‘无后为大’……这个合法了,下一步是不是就争代孕合法?”一名网友留言道。她认为,同性婚姻的合法可能导致更多同性伴侣通过代孕获得孩子。

中国媒体“凤凰网”周五以“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为题发起民调。系统显示,在短短两天时间内便吸引了近700万名网友参与。

截至周日晚间,有超过400万网友选择“支持”,占58%;277万网友选择“反对”,占40%。另有少数网友投给了“不支持不反对”或“不关我事”。

那么,会实现吗?

此次中国官方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公开回应,源于当局正加紧制定的新版《》草案的意见征询。

中国希望在明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通过新的《民法典》,以正式替代现行的一些民事法律,其中便包括将替代现行《婚姻法》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

现行的中国《婚姻法》规定,中国实行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这意味着同性之间“结婚”,在中国不具法律效力,也不受法律保护和拘束。

2019年5月24日,海峡另一侧的台湾同性婚姻法案正式上路。

中国知名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在2003年起,多次在每年的“两会”前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交《中国同性婚姻提案》。但因为未能得到足够多的附议人,她的多次提案均未得以进入大会审定议题。

“现在官方能主动承认这个议题,已经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北京同志中心执行主任辛颖对BBC说。

她表示,过去一段时间内,中国多个LGBT组织号召大家通过网络或写信,向人大法工委(法制工作委员会)表达自己的心声。虽然并非正式立法,但官方罕见地作出回应已表明他们了解了大家的关切,并可能在“试水民意”。

长期关注女性权益的中国四川律师万淼焱表示,该事件是一个进步,但她认为,明年真正将其立法实施的可能性“很小”。

她对BBC表示,目前同性婚姻合法化只是在征求意见阶段。最终会不会被写入草案提交常委会审议,并于明年“两会”提交给近3000名人大代表表决都是未知数。

“很多国家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都经历了二三十年的过程,”万淼焱说。“中国在进步,但水还远没有沸腾。”

中国同志运动的拉锯

据中国最大同志交友平台“Blued”2015年发布的白皮书显示,中国有近7000万同性恋者,约占总人口比重的5%。中国官方虽分别在1997年和2001年将同性恋非罪化和非病化,但总体仍持保守态度。

2015年底,隶属于中国广电总局的两个官方协会发布《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将同性恋与乱伦、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并列列入电视剧中禁止出现的内容。

虽然该通则一出便引发民众哗然,但自此与同性恋相关的影视作品、小说常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到屏蔽和删除。

2016年,一对湖南长沙的同志伴侣在民政局登记结婚遭拒,向法院起诉。这被视为是中国大陆第一宗同性恋维权案,但法官最终宣判两人败诉。

不过,同性恋群体的困境在2019年似乎有所转机。

今年7月,南京公证处宣布对LGBT群体开放意定监护公证,允许同性恋群体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和权利。8月,北京也宣布为两名同志办理了意定监护协议公证和生前预嘱公证。

“总体看来,当同性恋议题以司法个案或立法建议的形式被提出,政府是更加包容的,”中国性别研究学者李思磐对BBC说。“但当可能导致大规模的社会动员时,政府还是会有强烈的安全焦虑。”

但她表示,当局需要意识到,保障同性恋社群的权利实质上“可以帮助社会解决很多棘手的问题”,例如艾滋病的控制和“同妻”问题,也会促进家庭的和睦。

“同妻”是指嫁给男同性恋的异性恋女性。在中国,由异性恋者与同性恋者组成的夫妇大约涉及4000万人,其中“同妻”占到大部分。由于很多男子并未向妻子坦明自己是同性恋,很多女性认为自己是受害者。

“恐同在其他国家,很大程度上是和宗教有一定关系的,其实中国并没有这个包袱,”李思磐说。

 

CDS档案 | 同性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