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4月,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因操作不当发生爆炸,产生了相当于400颗原子弹的辐射量。导致27万人患上癌症,9.3万人死亡,核辐射可能会持续几个甚至几十个世纪,是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

2019年,美国HBO电视台根据纪实文学和解密资料,把这场事故进行改编,搬上荧幕,出品了5集迷你短剧《》,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审视这场历史上最严重的技术事故。

这是一场由失误导致的灾难。而从最初的操作失误到对失误的反应,都体现着人类对错误的最本能反应——否认。

从核电站的总工程师到厂长,再到政府,第一反应都是否认。

他们从最初的不相信自己的失误,到隐瞒自己的失误,说这只是普通火灾,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他们不疏散群众,反而派宪兵队封锁城市。他们甚至切断电话线,封锁消息,堵住“悠悠之口”。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犯错让人感到泄气、尴尬、焦虑,我们迫切想要“正确”,渴望“正确”带来的愉悦感。

因此不管犯了什么错,我们要么死不认错,要么厚着脸皮辩解,要么把错误甩锅到别人身上。

如何正确面对失误,是我们处理与自我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的基础。

人类关于犯错的三个终极问题:

我们容易在什么时候犯什么样的错误

为何人类无法克服犯错带来的负面情绪

如何正确看待错误

1. 我们为什么会犯错?

我们犯错的原因有很多,可归纳为:感官的失误,大脑的编造、判断失误,社会压力与同类原则(从众),以及不确定带来的恐惧。

其中最常见的是被自己的感觉所骗,即感官的失误。

我们常常用视野做类比。形容掌握真理的人为“有远见”,形容无知的人是“睁眼瞎”。我们相信眼见为实,也相信我们的其他感官。我们把大脑内的观点当作事实。

可我们的感官会欺骗我们。抬头久望星空,我们会觉得斗转星移。站在坚实的大地上,我们会觉得如此平坦和静止。但我们都知道,事实不是这样:地球是转动的。

我们为什么会犯错?

我们犯错的原因有很多,可归纳为:感官的失误,大脑的编造、判断失误,社会压力与同类原则(从众),以及不确定带来的恐惧。

其中最常见的是被自己的感觉所骗,即感官的失误。

我们常常用视野做类比。形容掌握真理的人为“有远见”,形容无知的人是“睁眼瞎”。我们相信眼见为实,也相信我们的其他感官。我们把大脑内的观点当作事实。

可我们的感官会欺骗我们。抬头久望星空,我们会觉得斗转星移。站在坚实的大地上,我们会觉得如此平坦和静止。但我们都知道,事实不是这样:地球是转动的。

2. 我们为什么难以接受自己的错误?

“反应堆堆芯不存在了,它已经爆炸了,反应堆堆芯爆炸了。”

“他吓坏了,把他带走。”

“反应堆盖炸开了,烟囱在燃烧,我亲眼看见的。”

“你神志不清了,石墨核反应堆芯是不会爆炸的,你说的根本不可能,反应堆芯不会爆炸的,只能是控制箱爆炸。”

《切尔诺贝利》中,工程师向副总工程师汇报反应堆堆芯爆炸了,副总工程师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就这样,他错过了第一次纠正自己错误的机会。即使后来第二个工程师也回来告诉他反应堆堆芯爆炸了,他依然不相信,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

人类为什么会本能地反驳自己做错了呢?

由于没把错误当作内在特征来感受、记忆、追踪、珍藏,所以每每犯了错,我们总觉得错误是从局外蹦进来的,是来自外界的。

然而,事实刚好相反。归根结底,错误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我们对错误有本能的排斥,因为我们会不禁自问“我当时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怎么会那么做?”,这是对自己的质疑,对自己的否认。

“错误”意味着我们原本深信不疑的东西只是一念空想而已,这简直如一记当头棒喝。

我们面临的不再是知识危机,而是身份危机。

3. 我们应该如何拥抱错误?

错误是能斩草除根的,还是无法避免的?

有趣的是,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如果想要铲除错误,你从根本上就得认定错误无可避免。

本杰明•富兰克林曾认为错误是

“头脑创造的纯粹而简单的产物,是灵魂能自由舒展的地方”。

我们可以犯错。世间万物中,唯有我们人类可以不怕犯错地孕育奇思妙想,可以黄粱一梦,可以天马行空,可以相信天方夜谭。

我们不是机器人,面对自己的错误时不会自我毁灭。相反,我们会从错误中汲取经验,重新塑造自我。认识到“自己会犯错”这一事实可以让我们“兼听则明”。

我们应该如何拥抱错误?

错误是能斩草除根的,还是无法避免的?

有趣的是,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如果想要铲除错误,你从根本上就得认定错误无可避免。

本杰明•富兰克林曾认为错误是

“头脑创造的纯粹而简单的产物,是灵魂能自由舒展的地方”。

我们可以犯错。世间万物中,唯有我们人类可以不怕犯错地孕育奇思妙想,可以黄粱一梦,可以天马行空,可以相信天方夜谭。

我们不是机器人,面对自己的错误时不会自我毁灭。相反,我们会从错误中汲取经验,重新塑造自我。认识到“自己会犯错”这一事实可以让我们“兼听则明”。

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力,是很危险的思想。

因为如果我们总是正确的,为什么还有人和我们持不同意见?

第一种常见思维是:他不同意我的说法,是他无知。如果能把我的知识分享给他,他就会赞同我。

而如果持异见者和我们掌握同样的信息量时,我们便有了一个定论:他们是白痴。

如果这些人与我们掌握相同的信息量,并且是个聪明人,我们便会有第三个结论:他们知道真相,却为了自己的利益曲解真相。

我们的自以为是让我们对错误没有防范,让我们互相仇视。

生命的神奇之处,不在于你懂得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而是去理解你不懂之处。

如果你真的想找到想象的力量,就需要离开自我感觉良好的舒适圈。承认错误,拥抱“我错故我在”的人性本质,发自心底地说一声: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