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2019年11月进行了区议会选举,泛民主派及支持抗争运动的政治素人得到选民加持,获得压倒性的议席数目。但是,以票数而言,其实大约是64波,难以说成是压倒性胜利。换句话说,这场选举只是新一轮政治抗衡的开始,各政治阵营都难以安枕,抗争长路漫漫。新一届地方议会的代议士在元旦才刚上任,香港警察就在一天之内拘捕了四百人。

香港民主及自由的路途仍然遥远。此时此刻,实名发言成为香港人的奢侈品。不管政治立场如何,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更名,深怕「被抓到」、「连累亲友」,在即时通讯媒体中小心翼翼。一些过去呼吸着自由空气的政治评论及立场,如今成为了禁忌之话。港人心中出现了「一个小警总」,但同时连侬墙盛行,不记名地发表意见及表露心迹;游行时一边以口罩遮脸,一边高叫口号;在商场快闪唱歌,但求不留痕迹地表达诉求。

镜头一转,部份港人已把焦点放在台湾的总统及立委选举之上,一如以往,选战参访团及香港媒体已陆续抵达台湾,了解邻近民主政体的选举过程。,成为了一场跨国盛事。而台湾选民会否关注家园的选情,以选票表态?

这次,芭乐留言板带来16名香港人的留言,诉说着台湾大选,他们对台湾邻居的心声。而这只是开始,不论政见,只要想留言,皆可留下你口罩背后的心底话。


图片来源-Collaction.hk 20191223

普世价值,探索中

「到了言论自由渐被完全剥削的边缘,我才惊觉民主之可贵。」

台湾的朋友,你好。我是一个参与香港雨伞革命及反送中运动的年轻人。在中共的统治下,他们如何打压反对声音,大家有目共睹。自由及人权本应与生俱来,但到了言论自由渐被完全剥削的边缘,我才惊觉民主之可贵。活在一个连一点反对声音的极权体制下,感觉如是命运非自己掌控,而是由一个只在乎权贵及自身利益的既得利益者操控全盘大局。纵使政策损害大众利益及浅踏法治,我们也只可以逆来顺受。姑勿论要极权政承认自身的傲慢及不足,他们只会无所不用其极,镇压提出问题的人,惶论要聆听被欺压一方的诉求。他们最会敷衍发表数次官方声明,然后换取无知小数的同情,最终不了了知。

或许你们觉得政治与你无关,可是政治之影响与你生活是环环相扣。所有关乎民生的政策都是由你们的民选政府和议会代表洽谈,这岂会与你无关。见证香港的倒退,请你们紧记原来自由非必然,而失去自由的代价亦非钱财可偿。

台湾大选将至,请大家善用手握的投票权及自由,给予心宜的竞选人实现你们的理想,守护台湾的独立民主政制。共勉之。

一位香港大学生,22岁。

『「我爱香港」,我以往一直都说不出口。现在我敢了。我爱香港! 』

「我爱香港」,我以往一直都说不出口。也许以往香港人的自由民主来得太轻易,英国人要移交前就开放政制,反共民情主要建基于八九六四远在京城的鲜血。这六个月来,我切身感受到同一土地上的苦难及牺牲,会如何令自誉机灵滑溜的香港人愿意守护家园。台湾的手足啊,请你们不要忘记白色恐怖以来的血泪及恐惧,自由是经济再好也买不回来的。我们正在挨过你们数十年来的奋斗,希望「今日香港,明日台湾」,会是同抵抗极权,共享民主自由的好结果。请好好珍惜前人用血泪争取的选票,我们正努力入场。民主与自由,万世都不朽,台湾人加油!

香港人,31岁


图片来源-Collaction.hk 20191227

「如果抹盐可以守住台湾的主权,请下重盐巴。」

一个台湾朋友说:「抱歉,选举的宣传有时候在香港人的伤口抹盐。」 我说:「如果抹盐可以守住台湾的主权,请下重盐巴。」 但其实香港今天被打压的状况,经历过白色恐怖的台湾人应该很理解,我们只是提醒一下可能你们不想记起的过去而已。但作为香港人,更希望台湾人可以走出中共的阴霾,无畏无惧地活出自己的路。从前有一个香港朋友问: 「我们一次又一次因为港府的专权行为而动员,力量逐渐消耗。除了反对政府的暴政,我们到底想争取什么?我们想要的民主自由社会到底是什么? 可以反被动地争取吗?」 眼看新疆西藏香港当下的状况,我们确实会害怕,但勇敢不是感受不到恐惧,而是感受到也要继续做。如果大家带着勇气,带着对社会更多的想像和愿景,我相信台湾不容易被操控,而且会更有自信和活力。

在探索民主自由之路的在台港生,28岁

「少我一票有差吗?绝对有!」

「香港现在怎么样? 」这是近来台湾友人们的疑问。香港不再是台湾新闻的焦点,不是因为香港没有「出大事」,只是因为太「平稳」了,平稳地「每天出大事」:「香港警察」乱抓乱打人;林郑「虚心聆听」市民诉求;蓝丝在想「干嘛不让我好好上班」。市民则是继续用各种方式,在生活中抗争,寻求一丝希望。在台湾的你,可以亲手投票选总统的你,如果不想未来过着如此「平稳」的生活。 1月11日,就是展示你们手中民主力量的机会。 「少我那一票有差吗?」 绝对有!刚过去的香港区议员选举,就有很多差距极少的结果。你不知道对方能动员到多少人,有多少「策略」,所以就要用你的一票,让世界知道台湾的态度。

香港人,31岁。

「投票,是没有权力的人,代价最低的抗争。」

致自由的台湾人:

「50年不变」,骗过香港繁荣两代人。短短20年,奉之弥繁,侵之愈急。请细想: 谁甘愿每场街头抗争,都悲壮如最后决战,苦求当下生存?何以港人泪流满襟,却再不愿溺沉于一夕安寝?常闻道:「今日香港,……」。而我想说的是:”Yesterday you said tomorrow.” 在自由之邦,选举之于民主尚不充分, 但每个公民慎思明辨的抉择,却是神圣而又必要。因为投票,是无权力者代价最低的抗争。

在乎暴力与权威命题的香港人,26岁


图片来源-Collaction.hk 20191227

承诺还是谎言?

「没有中国市场其实死不了,为了迎合中国,放弃了自身的其他可能,才是真正的死亡。」

中英联合声明签署那年,我在香港出生。在成长、读书的那些年当中,常常会有人说,没有中国市场我们会怎样怎样,结果呢,整个城市放弃了面向亚洲、面向世界的地方,于是就更加被边缘化的说辞恐吓。没有中国市场其实死不了,为了迎合中国,放弃了自身的其他可能,才是真正的死亡。

香港人,23岁

「我很骄傲地在国外朋友面前说:我在亚洲文化走最前的国家--受教育。」

我是一名24岁的在台毕业港生,亦是一名社会新鲜人。因为想要在台湾找工作的关系,我非常关注台湾是否一个适合居住的环境,而台湾的文化是令我想在毕业留台的主因。台湾人情味重,又是亚洲自由民主的领头。台湾是亚洲同婚第一国的事实,就已经让我能够很骄傲地在国外朋友面前说:我在亚洲文化走最前的国家受教育。我想和台湾的选民说,不要只看眼前利益,不要妄自菲薄。文化才是一个国家最强的软实力,不要为了经济而出卖了亚洲最好的文化,其实台湾的文化强大足以走上国际舞台。

在台毕业港生,24岁


图片来源-反送中运动文宣图集FB 20190820

「我们不想看到宝岛成为第二个香港。」

谢谢台湾一直以来对香港慨关心和支持,我知道下星期便是台湾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我希望各位台湾选民一定要出来投票,用选票拒绝亲中的候选人,不要让共产党势力入侵台湾,我们不想看到宝岛成为第二个香港,今日香港明日台湾,香港正是一国两制失败的活例子,各位台湾选民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1月11号返郷投票,你的每一票都很重要!

今年18岁的香港中六学生 [注:高三]

「选出能够让台湾继续保持民主、自由、开放的总统。」

台湾的朋友逐家好!我和朋友们都很羡慕你们有一个健全的民主体制,1月11号,是体现你们国家民主精神,还有彰显你们自由意志的一天。所以请务必回国的回国,回老家的回老家,把握你们手中的神圣的选票,选出能够让台湾继续保持民主、自由、开放的总统。最近月份我们这边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但愿台湾朋友2020年国泰民安,新年快乐!

P.S. 看了你们的总统问答,那个卖菜的果然是很ㄎㄧㄤ,他应该要去办脱口秀哈哈。

香港大学生,22岁。


图片来源-香港独立媒体网20190926

我未成年

「好好珍惜你们有的民主自由。」

台湾的选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珍惜你们有的民主自由,选出一个真正为台湾人民服务的总统, 并且坚守台湾防线,切忌让中共慢慢渗透台湾,保护自己拥有的权益。
台湾人 加油

香港中学生,17岁

「守住台湾!」

「今日香港,明日台湾。」2020年1月11日,请台湾朋友务必珍惜手上得来不易的一票,光复香港,守住台湾。

香港中学生,16岁

「你们的命运真真正正的掌握在你们的手上。」
 

我是一个15岁的香港中学生,我相信这6个月的抗争令世界各地很多人都看到没有民主、没有自由的可怕(人民如何为了守护民主和自由而抗争)。抗争六个月举办了900多场的游行和集会,口号由「香港人加油」到「反抗」现在到「报仇」,政府真正回应过市民什么吗?

「五大诉求」其一为「实行双普选」。香港的特首选举是一个小圈子选举,香港的行政首长并不是由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选出来,并没有民意基础。过去、现在的官员和特首毋须对香港市民负责任,他们只是中共的发声机器,背后由中共全权操控。他们只是中共的棋子,只忠心于中共。

六个月内警方发现二千多具尸体,他们大多数是穿着黑色衣服、手脚被绑的年轻人,当中部分已经出现尸班(代表已死去多时)。警方说大多数甚至全部都是自杀,没有可疑。 「自杀」或是「被自杀」,在没有任何侦查的情况下,市民会怎样想?当年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门事件,中共不是向外界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吗?现在的香港政府、警方现时的作法跟当时不都一样吗?

示威者现在常常被人说成是「港独分子 」,可笑的是香港还没有独立,我们已经就被 「军队」开枪, 催泪弹放题式攻击。当中,一名手无寸铁的学生被警察用警棍打至患上创伤后遗症,被逼放弃考试。难怪会有人认为香港独立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中国人眼里,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只有一个主席。波特王在自己的国家叫蔡英文一声总统,中国人的玻璃心已经碎在地上,社交媒体也被骇进。 「亲 民主自由是一样好东西。」一个当选市长数月,百年难得一见的干话政治奇才说要去参选总统。但在大选前夕,却连一份政纲也没有,远在隔岸的我不免心裹吐句: 他在干三小。
那位干话奇才的「真面相」,相信大家一定比我更清楚,一个舔共的机器真的能为自己的人民发声?真的能代表这个地方吗?

谁是孙悟空,谁是猪八戒?

今日香港,明日台湾。

民主自由是人权,是我们本应要拥有的东西。民主正被天狗侵蚀,我们要从它的口中抢回来。

香港人暂时未有选票在手,但你们有。你们的命运真真正正的掌握在你们的手上。香港就是一个好好的例子让大家知道守护民主自由的重要性。

中国就是中国,台湾就是台湾。

大家一定要站出来投票!打败腐政,人人有责(笑) 台湾人加油! !

另外,我想多谢一直支持香港的台湾手足!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天灭中共

LY,15岁

「台湾是自由民主国家,我们必须保护她自由民主的价值。

作为香港人,我正在经历一国两制后的隐忧,能受中共加强对我城的控制。我相信你们都不希望香港现在的局势再次出现在台湾。目前,台湾是华人唯一的自由民主国家,我们必须保护她自由民主的价值。您可能还没有感受到来自中共的迫压,但当中共开始政治上向台湾施压,才后悔您当初的选择,已经太晚了。为民主,为自由,请好好利用您手上的选票,投票选出合适的候选人。

香港中学生,13岁


图片来源-香港独立媒体网20190926b

1月11日,是否要表态?你懂的

「如果我有这一票,故事就会不同了。如果我有这一票,我要明志是多么的直截了当。」
最近的区议会选举非建制派大胜,那是我们的制度唯一所有议席都由巿民投票选出,但转眼间,政府便委任落选的建制人士担任公职,狠狠地打了我们一巴,告诉我们政府真的一点也不在意民意,因为现行制度下,我们怎样也无法动摇管治集团。如果我有这一票,故事就会不同了。

家中亲人是公务员,纵然我支持反修例运动,但还是承受不少来自两边的压力。如果我有这一票,我要明志是多么的直截了当。

借中某大陆人士的讲法,真的,如果要票箱前面可以解决的事情,谁要走上街头。现在不只走上街头,还留汗留泪留血。我多渴望有的这一票,台湾的朋友请好好珍惜。

香港人,年龄不详

「务必以你未来想要的台湾作为考虑。」

刚好30岁的我,生于影响世界政治运动的1989。

2019的暑假,在波兰工作时我跟教授边看着我电脑上的直播片段,她向我忆述着她在30年前夏天读着报纸、看着报导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 「你知不知道其实全世界都受着这件事的影响,包括我们」,她说,「那年夏天的一切,让我们难过同时觉醒。看着你们这些画面的我就如我在回忆以前起义成功以前的日子。」

接着下来的日子,即使在离开了波兰后,我也不时与她联系希望她能以过来人的身份与我分享一些看法及心情。过去半年,香港经历的事震惊着全世界,我们所经历的同时也吓到了我们自己—不敢相信这一切会在自己的城市发生,不敢相信过去半年与友人们讲得最多的是「要平安回家,要平安没事」,同时也不敢相信大家的坚强、毅力及韧性是这么的强!人类很矛盾,可以同时如斯的邪恶,同时善良、美丽的力量却比大家想像中大!

2019的下半年真的很难过。或许,读者这文字的你对我家发生的事看法不与我一致,没关系!你有你的自由,而这就是民主最可爱的地方,它容得下不同频谱上的声音,也欢迎以合理、适合的方式表达出不同的意见及想法。表达的方法有很多种,其中一种是尽自己的公民责任—这因为自由民主赋予你的责任,同时亦因为这权利而令你享有这民主及自由。不论你的选票是为谁奉上,在把选票投进箱里之前,请谨记它背后的意义,而请你务必以你想像中的台湾作为考虑,为自己的家选择最适合的政治生态。

LW,31岁

「这或许就是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对你们文化能够得到保留并继续自由成长,最真诚的希冀。」

去年,我到花莲旅游,刚好碰上海或市集。人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赤着上身喝酒、聊天、听音乐,累了就在刚搭建好的木棚睡觉。入夜以后,人们没有赶忙到处点灯的意思,只让一盏斑驳的灯悠悠亮起。灯只照到离灯最近的女孩的脸,黑暗中的人和狗往更黑处跑,去拿烟、去坐在倾斜的柏油路上吃大锅饭。回到朋友家里,朋友妈妈向我展示她在山间捡到的动物头骨,上面盖着按头型缝制的花布套,和我说着亚泥事件,说着他们和山的连结。那个夏天,台湾冲破了吴明益、侯孝贤、杨德昌,把最真实的浪漫放在我面前。你们有着一套纯真、甚至看起来有点天真的生活方式。我为看见有人如此生活着而深受感动,尽管那种模式并不属于我。这或许就是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对你们文化能够得到保留并继续自由成长,最真诚的希冀。加油。

香港人,23岁

「条路自己拣,仆街唔好喊。」

我唯一想说的是:

「条路自己拣,仆街唔好喊。」(tiao lu ziji jian ,pujie enhao han; 路是自己选,仆街也别哭)

关注中港关系和香港殖民经验的香港人,26岁

 

CDS档案 | 香港反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