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终于引起恐慌了。很正常,今天的局面,阿宝和很多医务人员早就预料到了。太阳底下无新事,所有的中国历史,其实都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30多年前,在那场证明中国很牛逼的大兴安岭火灾中。明明火情已经彻底失控,在上级每小时一个电话询问火情时,我们的一位干部依然一次次向上级保证: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请领导放心。结果如何,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接受教训了吗?没有。18年前,萨斯期间。这样的事情,又重演了一遍。结果如何,大家也都知道了。,看看17日之前的数据:64例,90例,境外3例。中国其他省份零例。这种传播符合正常逻辑吗?在科学上可能吗?难道武汉病毒那么爱国,只传染外国人?然后,武汉肺炎的应对规格突然升级,卫健委亲自挂帅处理。这种突然升级代表什么?代表病毒如专家所说可防可控吗?似乎不是。感染源?不知道。传播方式?不清楚。能否人传人?不确定。会不会变易?不好说。你哪来那么大脸言之凿凿都说可防可控?应对规格的突然升级,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就是和当年那场让中国牛逼的不行的大火一样,疫情已经失控了。那位一直信誓旦旦火情已经得到控制的领导,终于知道自己已经对付不了也瞒不下去了,终于清醒的明白自己必须请上级来支援了。64例肺炎能让武汉这么大一个城市撑不下去吗?显然不能。所以,病例显然不止64例。于是我们看到,在国家卫健委接手两天后,武汉患者数量猛然变成近200例,新增136例中,重症危重症36例,比例26%。重症比例26%!这是什么概念?有人解释说不是瞒报,是新型试剂盒的使用帮助了明确诊断。明确诊断前,至少是疑似吧?疑似你也没报啊?同时,确诊和疑似病例,北京有了,广东有了,浙江有了。一夜之间,遍地开花。无论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防控武汉肺炎的黄金时期,已经无可挽回的错过了。如果疫情初发时,我们能采取更积极的手段。应该不至于此。现在,春运已经开始,几亿人规模大大迁移,为病毒的传播和变异创造了近乎完美的条件。我们,已经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结束这场战役。我们已经无法预测会付出多大的代价。如果过去的这段时间,自媒体不是那么噤若寒蝉,负能量不是那么战战兢兢,也许,会有不同?我不知道。只可惜,病毒不是自媒体,没有办法404。

阿宝

CDS档案|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