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武汉肺炎到底有多严重?官方数据和通报有多少真相?在社交网络上,网友们纷纷质疑,同时各种“”兴起。作家胡泳在其文章《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中引用卡普费雷的话说:“谣言既是社会现象,也是政治现象。……‘官方’来源的概念就是政治性的,它取决于一种共识,这种共识阐明了谁拥有法律上的发言权,即便其缺乏道德上的发言权。谣言是与当局的一种关系:它揭露秘密,提出假设,迫使当局开口说话,同时,又对当局作为唯一权威性消息来源的地位提出异议。谣言在无人邀请的情况下自发地争夺发言的权力。它经常是反对派的发言:官方的辟谣并不能说服它,因为它感觉官方与可靠性并不是相辅而行的。谣言令我们质疑当局,对‘谁有权对什么事发言’提出质疑。谣言提供的信息与官方信息有时是相左的,所以,谣言构成了一种反权力,即对权力的某种制衡。” CDT特收集这几日在网络上流传的有关武汉肺炎的种种“谣言”,以便与官方信息作为比较。

|武汉肺炎

 

————以下为2月4日更新内容——————

 

 

 

————以下为2月3日更新内容——————

 

 

 

 

————以下为1月25日更新内容————

@YaxueCao:财新记者萧辉:阴雨的除夕下午,在病毒源头华南海鲜市场顺手拍了一张照片,立即被四名保安围攻,要求我删照片。一名年轻保安用手指着我说,大声呵斥:“快把照片删了。不许拍。”我让他把手放下去:“谁说不许拍。公众有知情权。”另一个保安过来伸手要抢我手机删照片,“上级要求的。昨天一名日本记者来拍被送到派出所去了。” 本来就是一张无关紧要的照片,但我偏不给,更大声说:“今天是除夕,谁动手我一定还手。”那个保安要拉我去派出所,被一个周边的市民给拦住。其实我还真想去派出所看看怎么说。难道删了照片病毒就消失了?难道病毒只会传给普通百姓,不会传给这些拼命维护见不得光的人?在疫区遇到无数次推脱说上头有规定不能接受采访,我就真被这看不见的“上头”给弄烦了。…拼命维护见不得光的事的人,你们欠所有在不知情状况下无辜染上病毒的人一声道歉,更严重地说法,欠他们一条命。

有当地网友透露,因封城突然,食物口罩均不充足,令人绝望。

据网友传,有医院禁止员工向外界透露疫情信息。

——————————————更新 ———————————————— (以下为1月23日更新内容)

@票圈君:记录一条发出来之后就被删的微博。

一则绝望的网友对话:

传来自国家疾控中心专业人士的言论

疑似患者家属的言论:医院反复不确诊 不收治

有网友提供了真实身份信息的描述:

——————————————更新 ———————————————— (以下为1月22日及以前更新内容)

 

 

 

 

 

 

 

CDS档案|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