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2020年还有最后几小时,我收到了一份“跨年礼”:来自海淀区法院的民事判决书

(截图来自海淀区人民法院给我的民事判决书)

(运营方: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把我告上了法庭,索赔100万,它的母公司是估值750亿美金的独角兽企业:北京字节跳动科技。起诉的导火索是我写了一篇《,请放过孩子》。(判决书很长,有14页,直接看判决结果吧):

(以上截图来自海淀区人民法院给我的民事判决书)

我,一个中年母亲,成天忙着带娃、写字、读书,做梦也没想过,这辈子会走进法庭,站在被告席上,而和我对簿公堂的,竟是一家估值数百亿美金的独角兽企业。

这也算是一次难得的人生阅历吧!新年第一天,想把整个事件经过和自己对此事的一些想法如实记录下来。也给快微课的读者们和关心我的朋友一个完整的交代。

中国庭审公开网对此案的第二次审理进行了全程直播,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庭审直播: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9079195,长按下图中的二维码也可以看。

(以上截图来自中国庭审公开网)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是事实陈述或基于事实的意见表达,相关事实证据也在杭州互联网取证平台做了证据保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呵呵(苦笑😂),如果键盘侠来访,请手下留情,喷得过分了,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为什么会写《抖音,请放过孩子》?这也是走进法庭后,法官问我的第一个问题。

2018年的春天,带女儿去郊游,看到她的小伙伴在刷抖音,孩子们说,这是现在的小学生最爱玩的一款APP。出于对儿童教育的敏感,我开始关注这个新生事物。自己刷了一段时间,发现这款被众多小学生喜爱的APP却并不适合孩子,看到身边这么多未成年人沉迷其中,作为一个孩子母亲,无比焦虑。出于一个妈妈保护孩子的本能和初心,我写下了那篇《抖音,请放过孩子》。

后来,大家都说这篇文章火了。有多火,我自己都不知道。据今日头条统计,说24小时之内有400多个公众号转载,我不知道在没有开出那么多原创白名单的情况下,这些数据是哪里来的。又是怎么转出去的。

2018年4月8号,快微课突然接到微信后台的投诉,投诉方是北京字节跳动(抖音的母公司)。投诉语非常吓人,说此文对公司的商誉造成了侵害和构陷!对于一个整天在家带娃的中年老母亲来说,算摊上大事了(那时我并不知道后面还有更吓人,更大的事儿等着我)。

问了一些朋友该怎么办?有朋友说:“这种大公司,你惹不起,他们有团队,有手段,你一个整天要管娃的孩子妈,不要和他们硬怼;”

也有朋友说:”你的文章说的没错啊,抖音里的确有很多不适合孩子的内容,他们是该管管了!”

思前想后,虽问心无愧,但是一介弱女子,确实也惹不起这种大公司。一狠心,当晚就把文章删了。谁知,第二天,微信后台给我发来消息,说字节跳动这条投诉审核后,不符合法定处理条件,不予支持。自认为虚惊一场。

(以上截图来自快微课微信公号通知中心侵权投诉后台)

接下来的事情,就开始有些疯魔了:

先是今日头条发表声明《记录美好生活的抖音得罪了谁?》,然后是网上各种公关稿的推送:直指这篇文章是胡乱拼凑的“黑稿”。我的文章被打上巨大的“黑稿”“谣言”等标签。并称“必有幕后推手”

(以上截图来自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文章👉点击可阅读:“记录美好生活”的抖音得罪了谁?

抖音CEO张楠在今日头条上发文点名《抖音,请放过孩子》是“黑稿”、是“愚蠢的公关行为”。还提醒“竞争对手”,“发黑稿,恶意抹黑,算什么本事!!”

我是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成了抖音的“竞争对手”?太抬举人了吧!

(以上截图来自今日头条抖音CEO张楠微头条)

字节跳动总裁张一鸣也回应:长见识了 黑公关”

(以上截图来自今日头条张一鸣微头条)

当时的我,简直觉得莫名其妙、匪夷所思:“黑稿”?“黑公关”?是什么鬼?在这件事之前,我连“黑公关”这个词都没听说过。后来去百度了才知道:

黑公关,是一条邪恶链!要坐牢的!

(以上截图来自百度百科)

可能有的朋友会问,你当时为什么不站出来澄清?

其实,我想澄清,也试图去澄清。只是,在那种情况下,面对一家市值几百亿美金企业强悍的公关机器,网上漫天的口诛笔伐,我一介弱女子的声音,有谁会听到?

那些日子,有各种人给我留言:“小心水军人肉你”、“全家不得安生”、“离狗头铡不远了”……例如“狗头铡”这篇文章网上还有:

(以上截图来自腾讯网)

试问,一个孩子妈妈,谁能受得了这些恐吓与网络暴力?

就在那段时间,新闻里还曝出了医生谭秦东吐槽鸿茅药酒被跨省抓捕的事件。更是让自媒体人瑟瑟发抖。

除了闭嘴,装孙子,认怂,我能干什么?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要是有点啥事,谁来照顾女儿?

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2018年5月17日,海淀区法院网案件快报曝出:抖音起诉腾讯,索赔100万。让腾讯提交出我的身份信息。当时,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做了回应。

那段时间,极其焦虑,不知该怎么办。咨询了律师,律师说你也只能等着,看看腾讯或抖音会不会来找你。我就一直等啊等啊等啊。大半年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后来,朋友说,不过是神仙打架,没有人会在意一个人微言轻的老母亲。又恢复了岁月静好的日子,整天忙着带娃做饭,写字、读书……真好!

距离《抖音,请放过孩子》删文17个月以后,以为一切早已经烟消云散的时候,2019年10月8日,海淀区法院的一个电话,将平静的生活彻底打破。(为什么那么长时间才接到起诉?期间的诉讼流程问题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暂且不表)。

就这样,摊上大事:我成了“抖音起诉腾讯”一案中的被告,而且是唯一被告。因为,抖音已经对腾讯做了撤诉。

(以上截图来自海淀区人民法院给我的民事判决书)

从得知自己成为被告,到去北京应诉只有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10月17日,我前往海淀区法院参加第一次开庭;

10月25日,我专程到京前往抖音的公司想和他们公关部的人见一面,澄清自己不是黑公关一事,寻求和解,我天真地认为,如果他们知道我不是黑公关,这么大一家公司,应该不会和我一个孩子妈妈计较吧;

我的确太天真了,公关部没有人来,只有一位在法庭上见过的律师。他说公司拒绝调解。那天在抖音公司楼下,当着对方律师,我嚎啕大哭,哭得狼狈而卑微……

11月19日,海淀区法院就补充证据第二次开庭;

从接到法院电话知道被起诉,直至接到一审判决书,我没有就这件事写过一篇文章。

一是因为有自知之明,知道蚂蚁一定是斗不过大象;

二是因为对法院和法律还是很敬畏。始终觉得案子既然已经到了法院,先听听法院的声音,自己在那里瞎哔哔有无益于问题的解决,更是对法院的不尊重、不信任。

但是,字节跳动的副总裁李亮比我更着急一些。

开庭后,“传媒见闻”公众号根据法院公告等披露的信息,对这个案子做了一个陈述客观事实的报道👇👇:

因撰文“抖音,请放过孩子”,一自媒体人被抖音起诉索赔100万

文章发出后,11月21日,  今日头条副总裁李亮在头条账号上发文辱骂快微课,在公共平台说我是“误人子弟”、和“传媒见闻”是“一丘之貉”这样的贬损性语言。骂得莫名其妙,那些辱骂用词甚至和案件毫无关系。

(以上截图来自今日头条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微头条)

至此,《抖音请,放过孩子》这篇文章,彻底疯魔了。

谁曾想到,2018年轰轰烈烈的“头腾大战”,竟是我一个弱不禁风孩子妈妈倒下。

“黑幕”到底是什么?

“黑公关”到底有没有?是谁?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口口声声说的“有组织地恶意散播”,

这个恶意散播者,到底是谁?

答案也许永远在风中飘。

现在,案子一审判决了。我输了,输的挺窝囊。法院认为我“严重诋毁”了抖音。(知道判决书里这段文字抖音一定会划重点的,先帮你们划出了。)

(以上截图来自海淀区法院给我的民事判决书)

判决下来了,我很想和抖音谈谈,也请你们放下大公司的骄傲,听听一个孩子妈妈的心声:

《抖音,请放过孩子》这篇文章有问题吗?有!

作为一个女人,一旦成为母亲,本能的母性使然,变得敏感脆弱,想竭尽所能的保护孩子,对所有这些可能会对孩子造成伤害的因素会飞蛾扑火般地不顾一切去阻止,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诱因!这种写作心态也造成文章存在不严谨、有瑕疵的地方。第一次走进法庭,我就为此向原告律师说了道歉的话。

但是,李亮副总裁、张楠CEO反复提及的“恶意”两个字,我担不起。

试问,我一个孩子妈妈,一个小小的作者,有什么资格去对一家独角兽公司心存“恶意”?

《抖音,请放过孩子》推出之后没多久,抖音短视频就上线了青少年模式和防沉迷系统。2018年4月13日,抖音短视频APP微信公众号发出公告称2018年3月1日-3月31日期间处罚了一批低俗、造谣、非法账号。

这个整改也恰恰说明,《抖音,请放过孩子》里提到的低俗内容,在文章问世之前(2018年4月2日),的的确确是存在于平台上的;青少年模式没有上线前,内容并未做分级,未成年人是可以看见的。我对孩子的焦虑和担忧是有事实依据的。

(以上截图来自海淀区法院给我的民事判决书涉案文章部分内容)

阳光再炽烈,也有照不到的地方。一家企业也许可以整改,可以完善。但我们孩子恐怕等不起,他们的成长转瞬即逝,无法回放,不能重来

法律,是底线,商誉,是企业底线。但是,对于我们做父母的来说,孩子也是我们的底线。

如果孩子的成长都不能保护,我们这些孩子家长还有什么“美好生活”?

我的好朋友乐爸,一位小学生爸爸,是一位亲子教育专家。在看过本案的庭审直播后,跟我说了这么一段话:“一家做平台的企业没有监管好平台的能力,就不应该开发这个产品,或者至少要接受别人的批评,既不能批评,又没有这个能力,这样的逻辑是什么逻辑??我看不懂!!”

事实上,许多行业乱象,恰恰是有良知的作者、媒体、自媒体的勇敢曝光,最终才因为舆论压力换来了让良性发展的结局。

作为自媒体人,我希望,我的文字,能影响一些人,推动一些事。但是,在强大的资本面前,“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的豪情”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我的初心是,呼吁抖音这样的短视频平台重视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到头来,连我自己都保护不了,何其悲哀!

非常感谢我的法律援助人:北京德恒杭州律师事务所的朱剑文律师、郑佳慧律师,我不会忘记,在法庭上,当对方律师拿出一个未成年人和着成人化的音乐节奏扭来扭去的视频,指责我的文章故意歪曲诽谤的时候,郑律师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样的视频本来就是不是一个四五岁孩子该有的状态!

明知这是一场势力悬殊“战争”中,明知败诉可能性很大,但他们凭着自己出色的专业素养、一个法律工作者的良知和正义,在法庭替我上仗义执言。

郑律师虽然是个九零后的年轻女孩,却是她在法庭上给了我这个中年母亲莫大的勇气,让我后来不再退缩和害怕,让一只小蚂蚁也敢于在法庭上去勇敢面对世界级的独角兽公司。

另一位被某企业起诉名誉侵权的媒体人金微,他的辩护人赵律师前不久在封案日记里写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

谁在执笔正言?谁在恶意抹黑?今天不一定会有明确的答案。

资深媒体人罗昌平接受采访时说过这么一句话:“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如果你致力于公共言论,关注公共事件,那就不能避免网络侵权。这更多在于被批评者或关注者的容忍程度。”

感谢海淀区法院和抖音为我上了一堂自媒体人法律意识高级研修班!涨了见识,丰富了人生阅历,终身受益!

当然,对于法院的判决我依然心存敬畏!

而作为一位母亲,写下《抖音,请放过孩子》,即使这篇文章让我站在被告席上,付出赔偿,忍受屈辱,但我仍然问心无愧,从未后悔!

抖音,已经是一款国民级APP,我衷心地祝愿他2020年日进斗金,财源滚滚的同时,别忘记作为一款国民级应用应该肩负的社会责任!

 

以下视频是我在第二次庭审中的发言,完整庭审视频已经公开在中国庭审公开网: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以观看本案的完整庭审直播回放:

庭审直播回放

 

CDS档案 |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