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编按】:本文为中国自由派法律学者张千帆,在2019年末向中国执政者再次呼吁还自由于人民的声音。

近几年,“强国”又成主流媒体力捧的话语。各种“强国论坛”、“强国社区”层出不穷,“学习强国”成了所有党员乃至一些地方的非党员必须完成的作业。伴随着新一轮强国运动,各种国家主义言说也甚嚣尘上。然而,国何以强?这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就面临的老问题。恰恰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屡次栽了大跟头。梁启超曾说,“少年强则国强”;胡适则说过,“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但是他们的话大都被当时的青年当作耳边风。如果今天不能摆正自由和强国的关系,可以毫无悬念地说,我们将继续栽跟头。

国家要富强,必须有自由。这是近四十年的中国经验一再告诉我们的常识,一切的所谓“中国奇迹”都是建立在国家松绑基础上的。道理很简单——自由是人的天性,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因为扼杀人民的天性、束缚人民的自由而变得富强。国家是由一个个实在的人构成的,强国的基础是“强人”——不是一两个独裁强人,而是要尽可能让所有人都成为强大的人;只有强大的个人才能造就强大的国家,而强大的人必须是自由的人。如果一个人思想不独立、经济不自立、人身不自由,他就是一具死气沉沉的行尸走肉,怎么可能强大呢?如果一个国家充斥着一具具虚伪懦弱、未老先衰的行尸走肉,又怎么可能强大呢?任何一个压制自由的制度都不会带来富强,而是必然会让这个国家衰落。

显而易见,经济增长需要经济自由和私有产权的宪法保障。经济行为就是所有理性自私的个人通过自由交易追逐自我利益的总和,只有自由的宪政制度才能将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发挥到极致。斯密告诉我们,自私人性是创造社会财富的最强大动力。一切国家干预的必要性加起来,都不足以压倒经济自由的必要性,压制自私人性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只能是走向国家衰败的死路。

同样显而易见,一个正常的国家必须尊重人身自由,让人民免于警权滥用的恐惧。如果连基本的人身自由和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肖建华、吴小晖的商业帝国可以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如果随便发个贴就有可能被扣上“寻衅滋事”乃至“煽动颠覆”的罪名,在派出所、看守所受尽屈辱,那么很多人就会因恐惧而变得懦弱。一个令人恐惧的国家貌似强大,但是一个让人民恐惧和懦弱的国家只能是一个弱国。

如果人民没有思想和信仰的自由,那么他们就不可能获得什么经济或人身的自由。如果连隐藏在你脑子里的思想或信仰都掌控在国家手里,国家可以像动外科手术那样对你进行精准洗脑和严密管控,那么在这样的国家还能奢望什么外在的人身或经济自由呢?思想和信仰是人之所以有别于一般动物的能力,也是人类文明秩序得以建构的基础。如果多数人受到思想管控而成为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的僵尸,甚至连动物的血性都没能留下,剩下的一点小聪明都用在尔虞我诈、相互投毒的自我伤害上,这样的民族怎么可能自由或富强呢?如果14亿个创造知识和财富的大脑变成了一个脑袋,那将是对这个国家多么巨大的削弱!

如果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再好的思想也走不出朋友圈。没有思想和信息的自由传播,一个国家既不会有真理,也不会有真相;无知、愚昧、虚伪、懦弱将统治这个国家,逢迎拍马的无耻小人混得风生水起,真知灼见被当作危险异端而四处碰壁。公权滥用肆无忌惮,人民疾苦得不到声张,连统治者自己都“盲人骑瞎马”,既不懂文明世界的大势所趋,也不知自己所处的真实困境,在拍马小人的重重包围下昏招迭出。这样的国家能强大吗?

如果有了全部的自由,唯独没有选举的自由,候选人不能自由竞选,选民不能自由投票,那么几十年改革的成就可能一夜归零。周期性选举是迫使政府对人民负责的唯一方式,也是防止制度倒退、实现德政善治的唯一方式。自由批评固然能让政府一时忌惮,但是对于一个早已习惯了被骂的政府来说犹如隔靴搔痒、无济于事。没有选票政治,便只有恐怖政治,最后连批评的自由也不会剩下。政治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活动,选举会激发最大多数人的政治热情,让尽可能多的人共同参与这个国家的治理,而不是像动物那样被治理。一个没有选票的人必然是弱者,一个没有选举的国家必然是弱国,真正的强国必定也是民主国。

不要和我说什么“东亚模式”——、新加坡。香港人正在争取自己的“真普选”。日本虽然自民党长期“执政”,但是参众两院都有强大的反对党。日本的战后奇迹归根结底是宪政民主的奇迹,其中固然有自民党的执政功劳,但更有反对党制衡监督的功劳;没有后者,前者会和极权国家的执政党一样腐败。即便新加坡也是有选举的,尽管选举体制不完全公正,但人民行动党还是靠选票执政的;选票促使新加坡的执政党积极为选民服务,同时控制了它的腐败。我们学新加坡,不是要学它如何集权——这是它要向我们“学习”的;我们要学的是新加坡的执政党如何竞选,即便有缺陷的真选举也比完美的假选举好。

少一些奢谈吧!如果有人真地想让这个国家强大,那就请把选举权还给人民,尊重人民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财产权等一系列宪法体现的基本权利。当然,自由不是恩赐的,而是要靠人民自己去争取。今天,我们人民至少不应再受蒙蔽,为了强国而放弃自由,而是应该积极为自己争自由。因为,人民的自由就是国家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