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长江日报评“风月同天”: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并不是诗歌本身是残忍的,而是一个写诗的灵魂,要经历他们所曾经历的磨难,去感受那些磨难,让语言经历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