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本文公众号原文被禁止分享

理智告诉我:不要写这篇文章,这将惹上一堆麻烦。情感告诉我:要写这篇文章,如果不写,今晚恐怕是会无法入睡。

最开始,这是一件小事。

2月21日,我收到几则录音。这是1月19日发生在广东省泗安医院院长与该院一名女医生之间的对话。录音并不连贯,而是一次长对话中的辑录版本。它是阅读本文的基础,很重要(但言语激烈异常,点击播放键之前,请先做好心理建设):

医生&院长 对话辑录-来自呦呦鹿鸣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录音中地方口音较重,为了让大家更清晰,我请身边的王同学把它做成视频,加上字幕。因为内容复杂,录音中还涉及不少内容敏感、违反法律法规和传播纪律、不宜公开的内容,不得不处理,花了一天时间,才成为以下合规版本:

(CDT编者按:视频无法下载)

通过广东的朋友,我辗转找到了当事人,这位硕士毕业后在广东省泗安医院工作七年的女医生。以下是她告诉我的故事:

我们医院新装修了诊室,全木板墙体,全木沙发,装修华丽,但是味道很大。2019年12月19日,通知我到新的中医科出诊,第一个上午,眼睛刺辣辣的,而鼻子一直处于麻痹状态,想集中精力看病,又开始有点头晕胸闷。有位妇女带着个瘦弱的小女孩,来看特应性皮炎。才坐下没多久,就看到小妹妹又挠了几下身上,偷偷跟妈妈说一句:妈妈,这里好臭……我们什么时候走?也是,特应性皮炎的小孩本来就容易过敏,一边忍着身上的难受,一边还被装修空气熏,我的内心恻隐了:“唉,小妹妹,我内心何尝不是跟你一样在煎熬着。忍着流眼泪,赶紧看完让小妹妹回家。”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萌发了一个念头,要不借原先的办公室一用?晚上回去,开始头疼恶心的慌,越头疼越想,越想越头痛。第二天待了一上午,又是头晕发作,浑身难受。好多病人一进诊室就捂着鼻子发问,你这里新装修的么?怎么味道这么刺鼻的。这下我内心开始害怕了,毕竟家中还有老母亲要我养,自己也在备孕,不想生个畸形儿,也不想得白血病,更也不想我妈老无所依。在哪里干活不是干活了呢?这么一想,就跑回去原诊室了。

谁知道,门诊领导和医务科科长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下去出诊,说你这是心病,哪有那么快就中毒的?赶紧回去楼下待着,你这就是鼻炎发作了,过敏了,没事出去透透气,习惯了就好了。

院长得知我不肯在新科室待着,还竟敢公然说新科室甲醛超标。雷霆震怒,打电话骂了所有人,听大科室主任郁闷地说,他也被骂了两个钟。同时发话,你必须下去,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你不去那就辞退。

到12月27日,又回到新的诊室。后来被约谈,但我没想到,最后领导处理的结果,就是处理我,而不是治理甲醛。

12月28日,医院方组织了检测,但医生发现这家检测公司是打开门窗检测,并没有按照规则密闭检测,“我一问,他们还没有资质,让我很疑惑”。次日,医生自己找一家有CMA资质的检测公司上门检测,结果,诊室一,二,大厅,都严重超标。于是再向领导反映,又一天,医院再组织了第二家公司上门检测。

新装修的中医科内景

而医生自己,则购买了空气净化器、除甲醛凝胶、除甲醛贴片、次氯酸泡腾片、绿萝,“胸口贴着,桌上摆着。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稍微压一下惊。”

女医生得到的检测报告,由广东爱锝医药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南方医科大学卫生检测中心做出

1月7日,医生被人事告知:年终考核被评定为“基本合格”。这是全院单独一档的评级。“这是一个严重的处分,不仅扣掉全部绩效和年终奖,当年不算工龄,明年没资格评聘(刚好要评聘中级),明年再来一个‘基本合格’就是可以辞退回家了。而且会写到档案里去,终身污点。”(这位医生是事业单位编制,因此,辞退有严格规程。)

根据前面对话内容,“基本合格”的原因是缺勤旷工,即12月20日之后有5天没有到1楼中医科门诊。我查阅了医生工作日志,这些“旷工”时间内,这位医生每天都看了不少病人(系统记录了病人名录和问诊时间),这证实了她继续在二楼原诊室上班。

但她仍给院长发了道歉短信,表示经过反省,恳请院长给自己一个自身检讨的机会,“吸取教训,认真整改,以后遵守纪律,服从安排,做好本职工作”。

可惜,面陈接受批评、提交申述书希望改判之后,还是维持原判,理由仍然是“擅自离岗且时间长达多天”:

于是有了第二次面谈,就是上面那段录音那样的状态了,辱骂,处于暴怒状态的院领导把文件砸到她脸上。前面放的录音显示,领导认为她擅自检测甲醛污染是违规,不到新诊室不听安排,“死定了”。

我问她是什么感受,她说:“患者只想要一个好医生,能够认真地听他内心的烦恼,治好他身上的病痛。而领导却只想要一个听话的兵,溜须拍马,俯首贴耳。可惜,我只会看病,我可以耐心地把枯燥的医学知识,说成简单易懂的文字告诉患者,却说不出领导想听的话。疾病好治,人心难治。社会病了,拿什么当药?

关于新装修房子空气污染的问题,我披露过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污染,披露过北大附中实验学校的污染,披露过链家公司办公楼的污染,披露过租客租了自如公司“甲醛房”得白血病身故的故事,乃至组织了“租房900个故事”,我听说过被送冥币的,被赶到街头的,打官司的,但是,我从未听过因甲醛问题而发生的如此激烈的对话。

何况,这还是在医院。

我在想,这并不是甲醛污染的问题。而是其他问题。

我有每天写作在“每天一千字”里打卡的习惯。就在本文写到这里的时候,医生给我打电话说,现在非常害怕,因为这件事,微博和豆瓣的账号都被封了,而因为院领导现在反而向警方举报医生打了他,同时还涉嫌“滋事造谣”,刚在派出所做笔录。笔录还没完成,就接到卫生厅的电话准备“约谈”她。局面对她以及她身边的人越来越不利。“领导打我的时候,医务科长、人事科长、副院长等人都在现场,也有录音,事实很清楚啊。”

又过了一个小时。帮我整理视频的王同学,注意到广东省泗安医院官网头条的一条链接,发布于2月22日22:43,深夜,内容全文如下(标题应为“辟谣”,他们写错了):

这份声明点出了医生的名字:林悦芹,同时公布了她的检讨书:

声明说,“医院委托广东安标检测科技有限公司等两家专业公司先后进行空气甲醛检测。两家专业公司检测结果均显示上班时间空气甲醛没有超标。林悦芹却在我院委托专业公司检测诊室甲醛之后,未经医院同意和知情的情况下私自找人对中医科诊室进行密闭24小时甲醛检测,在不能判定检测数据是否专业、准确的情形下擅自直接在我院网上的职工群进行公开,造成不良影响。”

在更完整的录音中,院长和林医生的最重要冲突,就是在这一点。

声明同时指责,林悦芹“有预谋的制造了被院长打了一巴掌的录音现场”。

因为声明透露了医生的名字,但没有透露其他人的名字。为了信息平等起见,本文也要公布院长名字:陈君辉。广东省泗安医院是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正处级直属单位和公益一类事业单位,为省立皮肤病医院,成立于1958年3月,2017年7月,陈君辉被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任命为泗安医院院长、党总支书记。

在泗安医院官网“名医荟萃”页面中,林悦芹医生属于本院18位专家之一,简介为:“广东省中医药学会成员,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七年制硕士研究生,曾在南方医科大学及广东省中医院修学深造,师从国医大师禤国维教授。对皮肤科常见病、多发病的中西医诊疗有独特的见解。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急慢性皮肤病,通过结合我科中医外治法,减少湿疹、荨麻疹、带状疱疹后遗症、皮肤瘙痒症等疾病的复发。”

我把这份声明转发给林悦芹医生,没想到,第一个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人竟然是我,而不是她的领导和同事。

到凌晨0点,我问:“怎么看这个声明?”林回答说:“没有感觉。最痛苦的感觉就是没有感觉吧。可能是心寒了吧。

让我们再看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来自湖北的资深媒体人褚朝新先生:2月9日,湖北省某县人民医院护士小喻发了一条微博:我们严重缺防护物资,我们一个防护服需要穿2天,一个N95口罩里面再加一层普通外科口罩,每次只换里面的外科口罩,一个N95口罩要用三四天,反复消毒使用,有的科室没有隔离衣防护服,姐妹们穿两层工作服。随后公布了医院官方受捐电话、负责联系人等信息。2月12日,医院人事科约谈小喻,“因为你在网上发布的言论影响了医院的形象,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请你自动离职或者被我们辞退”。该院表示,小喻发出微博后,医院“迅速成立了由党委书记负总责,人事、监察、护理、院感等相关科室主要负责人参加的舆情调查处理专班……严肃指出个人随意在网络上乱发不实言论给单位和社会造成的重大危害,要求小喻认识错误、主动删帖、书面检讨。”小喻立即删帖,并写了三次检讨书,被逼着承认“”。

如今,湖北的医院紧缺物资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最近我也在帮助一些医院筹集物资),而小喻所在医院也确实发布了向社会求助、希望爱心捐赠医疗物资的公告,这说明具体到该医院也确实是缺物资的,为什么护士发一个微博说缺物资,就变成了“造谣”了?

这个案例,因为有褚朝新先生的两次披露,小喻的境遇得到一定的改善。我曾与褚朝新先生反复讨论,是否要公开这家医院的名字。褚先生认为,不公布,可能达不到改变小喻境遇的效果;公布了,又担心社会捐赠者再也不捐赠这家医院,导致医护人员物资仍然不足。最后,他决定还是不公布。而他写的两篇文章,也被消失了。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李文亮的训诫书,当时,也是人事、纪检和院领导的约谈。泰山压顶般的压力,能,明白。无论李文亮结局如何,小喻结局如何,都不会影响到当初要惩戒李文亮的医院领导,以及要辞退小喻的院领导。即便媒体披露,也不得不多方顾虑。

医生护士能不能怕死?能不能求救?能不能发出警告?至少,有没有说话的权利?很可惜,疾病好治,人心难治,正如林悦芹医生向我提出的问题:“社会病了,拿什么当药?

又一个医生可能要背上“造谣者”的重压。这正是这次疫情让我最难过的地方。让人讲真话,天塌不下来;不让人讲真话,天就迟早要塌下来。上一次我写了一段话,被消失了,现在重复一遍:“武汉需要很多治疗身体疾病如肺炎的医生,但同时,更需要许多治疗社会疾病如*患的‘医生’。社会医生工作到位了,身体医生的工作就少了。日常烟火的病人难寻,比烈士万千英雄辈出好得多。如果人人都坐等局面走向不可收拾,那就真的会不可收拾。

据说,当地的县领导,已经到县医院安抚在一线工作的小喻。而林悦芹医生和院领导的冲突,却越演越烈,除了医院内部文件,还没有权威部门给予一个结论。所以,我们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会将会走向何方,更不知道林医生前途会怎样。现在,派出所介入,也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契机,有助于澄清真相

故事就先到这里了。有一些资料我没有披露,因为不适合公开。真实的事件不是小说,不是文学,因为我表达能力的局限,各位读者可能无法感觉到事件真相的惊涛骇浪。但是,我想明确地告诉大家: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小于生活;真实的世界,比小说更加魔幻;最好的编剧,想象力也敌不过真相。

额外谈谈正月以来盘旋在我心中的疑惑:

为什么吹哨者总是要历经那么多磨难?

为什么我们有些人总是习惯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问题?

为什么倾听一线门诊医生的声音这么困难,允许一位医生的声音存在于这个世界,为什么又更加困难呢?

为什么我们不能给那些勇敢者更多声援与保护,我们作为一个集体回归常识、说人话、办人事,为什么又是那么困难呢?

以及,到底要牺牲多少,才能让我们这个社会分享公义之美?

 

疫情当头,越来越多我所认识的医生护士朋友志愿奔赴武汉支援,越来越多的各行各行的勇敢者挺身而出,他们感觉到了今日局势对每个普通人的召唤,他们要与时间赛跑,为困境中的同胞尽一份绵薄之力。我以为,这些问题的答案,比给他们捐赠一万套防护服还要重要。

 

识别上图得到呦呦鹿鸣推送

 

了解鹿鸣君:《理想再温和,也是理想

共读长文,做鹿鸣君的好朋友:《洞庭江湖

 

相关阅读:

褚朝新 | 逼着女护士承认“造谣”的县人民医院,你们良心不痛吗?

 

CDS档案 | 吹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