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出门之后相信大家用在社交网络上的时间自然都多了起来,但不知道有没有人和天眼妹有一样的心情,就是最近每天一打开微博…

2020是魔幻开年没错,只是让天眼妹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还真是一件比一件匪夷所思。

比如1月31日晚人民日报发布的这条微博,就让双黄连这种常见的中成药一夜间卖断了货,成了当之无愧的“网红产品”。

据网友们的普遍反映,线上的双黄连口服液基本上几分钟就都售空下架了。

甚至一些被用作兽药的“双黄连”也全被抢光了。

如果说一时着急,难免没分清天眼妹倒也勉强理解,可是连双黄莲蓉月饼也被波及,是不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还有不少人在线下药房门前彻夜排起了长队,就是为了能第一时间抢购到这个传说中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双黄连。

不过实际情况则是,多数人不但没买到,还反倒搭进去了一个口罩…唉。

实不相瞒,这药天眼妹小时候生病感冒时常喝,但你要跟我讲它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那天眼妹肯定是不信的。

果然,没多久腾讯医典医学团队、丁香园、百度抗击肺炎频道就相继出来“辟谣”了。

而且就在今天央视新闻也直接发布微博称:不主张没得病的人用双黄连预防。

虽然现在大家都了解了“真相”,但天眼妹还是觉得这事有点…,毕竟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引发出这样的一场抢购闹剧,实在有悖于研究机构的专业性。

于是天眼妹把关注点转向了这次联合发现#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

曾称“洁尔阴”能抗非典,

与保健品公司合作

首先我们来说说这个上海药物所。

其实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发出如此“荒谬”的言论了,早在03年非典时期,上海药物所就曾提出过“洁尔阴”可以治疗非典的妙方。

“洁尔阴”有点类似于“妇炎洁”,据悉当时上海药物所提供了一份临床试验报告,上面显示:纯天然中药制剂“洁尔阴”洗液能有效抑制SARS病毒,对被感染的细胞也有良好的保护效果,而且无毒无副作用。

后来不久,洁尔阴的制药厂就又生产了一个专门对抗肺炎的药物,而且该药投放市场之后也是让厂家赚的盆满钵满。

有趣的是这次的双黄连事件也十分类似。

据悉,在“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流传之前,上海卫健委等官方部门就将双黄连口服液推荐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治产品,一些提前得知到消息的药企都开始大力生成双黄连。

四川省中医院血液科医生刘松山也质疑称,这也许是双黄连生产厂家出钱做的推广、宣传和“发国难财”。

是不是发国难财,天眼妹不好下判断,毕竟目前还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上海药物所有和双黄连生产商有合作关系。

不过上海药物所确实经常和药企合作开发药物。

据报道,此前上海药物所就曾宣布要与拟上市公司前沿生物药业(南京)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研发抗新型冠状病毒药品。

根据协议,前沿生物已取得抗冠状病毒候选新药DC系列在中国大陆地区临床开发、生产、制造及商业化的独家权利。而上海药物所将和前沿生物全力合作,推进该产品的临床研究以及药品上市进程。

除了从事研究工作,上海药物所还投资过多家药物企业。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药物所曾先后投资过多家公司,涉及中药制造、医学咨询、保健产品、生物科技等领域。

图片来源:天眼查

不过目前,其中多家公司处于注销或吊销未注销的状态。

经营状态为存续和在业的公司分别是上海创药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华世天富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药物所的投资比例分别为100%和9.4%。

图片来源:天眼查

图片来源:天眼查

除此之外,上海药物所还曾和备受争议的保健品公司“绿谷”、“无限极”合作。

要知道绿谷集团曾将一款保健品“中华灵芝宝”宣传成“抗癌新药”,并称其药效良好。

可实际上呢?

一名癌症患者花费6万余元服用中华灵芝宝,却最终去世。

患者家属将绿谷集团告上法院,法院判定绿谷集团存在经营欺诈,将保健品宣传成药品,误导消费者。

之后绿谷制药的抗癌产品先后被曝光了近千次,各地都相继查处了其违规医疗广告的行为。

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绿谷制药股东是在2018年6月20日由上海药物所变更为绿谷(集团)有限公司的。

图片来源:天眼查

与上海药物所合作的另一家公司——无极限公司在产品销售中也经常会出现过度宣传、虚假宣传问题。

甚至有人听信无限极宣传,最终致死。

这种种事件真的是让天眼妹大跌眼镜。

最年轻的正厅级

80后女所长

 

接着我们再来看看在这次双黄连事件中,与上海研究所联合发现#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武汉病毒所。

武汉病毒所的来头也不小,在我国属于正厅级单位,级别很高。

目前武汉病毒所的现任所长为王延轶。

天眼妹查阅了下相关资料发现,王延轶出生于1981年,200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后留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获硕士学位。

在北大读本科期间,王延轶与当时任特聘教授的舒红兵教授相识,14岁年龄差并没有阻挡二人之间的感情,王延轶一毕业便嫁给了他。

2005年,舒红兵被调到武汉大学担任生命科学院的院长,第二年他就招收了自己的妻子王延轶来生命科学院读取博士学位。

2010年11月,拿到博士学位的王延轶,被当时担任院长的丈夫聘请为武汉大学生命医学院副教授。

2012年,舒红兵荣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妻子王延轶也被调任到武汉病毒所,开启了6年火箭提拔的历程。

从分子免疫学学科组长到病毒病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接着任所长助理,再一年后便升任到副所长。

2018年10月王延轶出任武汉病毒所所长。

从一个连行政级别都没有的基层研究公职人员,一路走到正厅级(与地级市市长平级),王延轶仅仅用了六年时间。

不仅如此,除了本职工作,王延轶还积极参与社会政治,2018年12月其被录用为武汉市第十三届政协委员。

而此时他的丈夫舒红兵,是全国政协常委(副部级)。

天眼妹从来不会嫉妒一个人年少有为,可是据天眼妹了解,王延轶在国际权威或主流期刊作为通讯作者(拥有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发表的论文一共有11篇;

包括:Immunity1篇,Cell Research2篇,Cell Host & Microbe 2篇,PNAS 2篇, Cytokine Growth Factor Reviews 1篇,Journal of Molecular Cell Biology 1篇,Protein & Cell 2篇等。

但这些论文,很多都是由王延轶和他丈夫舒红兵作为“共同作者”发表的。

难道是迫于这些压力才使得“双黄连可抑制新冠病毒肺炎”的研究横空出世?天眼妹实在是有点难以理解。

网传昨天(3日),北大生命科学院前院长饶毅也致信舒红兵,称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王延轶提出辞职,以免耽误中国科学院。

最后放一张绿谷制药、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之间的关系图。

天眼妹真的想求求相关研究所不要再盲目传播伪科学了,目前预防最好的方式难道不是“少出门、戴口罩”吗?

今天立春,都说立春之所以是最寒冷的一天,是因为古时候的人们渴望走出寒冬,每日在心里期盼着春天,春天就在眼前了。

天眼妹最近也时时在心里期盼,希望我们都能早日走出寒冬。

CDS档案|武汉肺炎